五月色兔网_污抗疫形势与政策论文兔网

「Nathan为什麽留你一个人在家?」

上车後柯倪纷把手贴在苡尚额头,想减轻她不适似的抚摸,他的语气有些不满和担忧。

苡尚想起几个小时前,江薇亦硬是把傅楠悠拉走的情景,回答:「他和我另一位老师一起出门了。」

柯倪纷皱眉,「但你还在不舒服不是吗?」

「呃,嗯……可能只是打字打得太疲劳,肚子有点怪而已。」苡尚支支吾吾,不想让柯倪纷担心。

他看着她低下头完全不擅说谎的模样,压下想傻笑的冲动只是抬起一边好看的眉,「打字?」

「嗯嗯,要参加文学奖。」提到此苡尚又眼睛一亮,但饥饿突来让她胃部一绞,挤出了响亮的咕噜咕噜声。

「你该不会是废寝忘食的打字了吧?」柯倪纷又皱起眉。

「呃,只忘了吃午餐而已。」苡尚红了脸回答,傅楠悠其实趁江薇亦不注意时,放了一个养生便当在冰箱里,很显然的她没去打开冰箱,完全沉浸在文字里猛敲键盘,直到一波症状袭来才发现空腹多麽要命。

「Ivone.」唤了声,柯倪纷心想,傅楠悠这缺德的家伙差不多又和女人打混去了,没照顾好苡尚让他心疼。

「嗯?」苡尚看向他。

五月色兔网_污兔网

「那位和Nathan同行的老师是女人吧?」

「对啊对啊,」苡尚偏头,「怎麽了吗?」

柯倪纷缓缓伸出手,在一阵叹息中抚了抚苡尚有些凹陷的脸颊,这温柔又轻巧的抚触让她倒抽一口气,脸颊滚烫了起来。

「虽然他没义务照顾你,但还是挺让人不放心的啊……」他微笑着,深金色眸子里是满满的关爱。

话只点到为止,他心里小小希望她能听懂,但听不懂也好。

车子驶上前往医院的路,而苡尚撇过头看向车窗。

车窗在暗中映出了一个女孩的脸与她对望,那是她,满脸不确定又羞涩的模样让她感到既陌生又尴尬。

不多想,他们还不到那麽要好,要好到他话中会带着暗示。

「苡尚,矜持!」她对自己低声道。

「Ivone有兄弟姐妹吗?」柯倪纷突然开启话题让苡尚瞬间回神。

「没有,我是独生女。」好险他自动展开话题了,「那Finick有吗?」

五月色兔网_污兔网

柯倪纷笑,「一个妹妹,一个弟弟。」

见他笑了打散不确定的氛围,苡尚也放松下来了,「他们都住在美国?」

「妹妹跟我一起经营甜秘密,」不知怎麽地她知道他指的是之前提过的店小妹,「另外一个弟弟,就是Nathan了。」

「原来都不是亲生的啊。」

「我爸妈讨厌太多孩子围着他们吵,」柯倪纷朝她眨眼,「不过现在提到的两位弟妹都和我很亲,和亲生的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老师和Finick很亲近?」

为什麽她看到的都只是傅楠悠对他冷漠或呼来唤去,感觉不到亲近这回事?

「我们都是从小在美国长大的,不过高中大学他是回来台湾念的,而我都待在美国,」柯倪纷回忆,「直到出社会我才来台湾,因为大学学妹邀请,就是那位店里的小妹啦!反倒是他,大学读完居然跌破大家眼镜赶回美国贡献专业,本来以为我到台湾可以跟他聚聚,没想到他居然选择回美国工作。」

「Finick知道原因吗?」苡尚困惑。

他顿了顿,「……是因为,一个女孩的事。」

「前女友?」

五月色兔网_污兔网

这原因虽然不难想像却难以理解,傅楠悠看起来不是那种会情感用事的人,不过她也不敢断定,毕竟对他了解不深。

「那个女孩在他大学的时候狠狠伤害了他,原本是大家都祝福的一对恋人,好像从高中就在一起了。」

「结果?」

「详细的我也不清楚。」这话又点到为止了,苡尚看着柯倪纷装作若无其事,忍不住瘪嘴。

「真的不清楚吗?」

「嗯哼。」

「算了。」反正傅楠悠的过去她也管不了,即使真的很好奇很好奇还是由本人说比较尊重点吧?

柯倪纷大笑看着她一脸失落,说:「女孩子不要太八卦比较讨喜噢。」

「可是……」

「总之,那个时候我和他聊skype,他告诉我他累了,所以想逃离台湾。」

「是哦……」

五月色兔网_污兔网

望着柯倪纷英俊的侧脸,他似乎不打算说太多他的私事,苡尚有些泄气的靠回座椅。

他侧过视线看了她一下,问:「你很想知道吗?」

「很想。」

「为什麽?」这害他偷偷吃醋了。

「我想知道是什麽原因让他变得这麽冷酷的,又恶毒又冷漠。」苡尚认真道:「老师小时候应该是善良可爱的孩子吧?就和Finick一样是天使,我听说人之初性本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看着苡尚认真的表情,柯倪纷大笑:「很可惜,他从小就聪明狡猾,嘴巴坏的很,老是和我争玩具剑。」几乎和现在情况的发展一样,他暗想。

「唉,老师真是没救啦!」苡尚听完扶额,叹气道。

看来要那个恶魔向善是不可能的事了……哀哉。

「不过谢谢你的称赞。」柯倪纷拍拍苡尚的头。

「什麽?称赞?」

「你说我是天使。」

五月色兔网_污兔网

车子已在医院停车场停下,而他笑得一弯皓齿展现,可爱的酒窝,如星灿的双眼弯起。

甜美的笑容让苡尚无法呼吸,那笑容是给她的,因为她无意间说出了想法,他是天使。

「你一直都是。」苡尚道。

「真的吗?」柯倪纷抬眉,笑容不减。

「嗯。」她点点头。

「Ivone,我很开心,真的太开心了。」

他语毕忍不住拉过她,凑上前在她脸颊上一吻。

一吻。

脸颊越来越沸腾苡尚抚着他刚才亲过的右脸,忍不住心里一阵惊天动地!

这一定是只是友好的意思!她内心疯狂尖叫。

「还等什麽?」站在医院门口,柯倪纷回头看向步履蹒跚的苡尚,「快点看完病吃药,我再请你吃好吃的东西。」

五月色兔网_污兔网

「请我?」现在脑袋钝的连基本语意都不能明白了。

「对,阿呆,」柯倪纷快步走向她,牵起她的手,「走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