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在手术室里上我手撕龟头冠状沟粘连:医生h

章之四笨蛋

她不知道,在她离开台湾好多年之後再次回来,她对这个地方还有多少熟悉感。

「嗯,我已经在路上了……不知道耶,如果她不怕我迷路、迟到,然後『意外』把事情搞砸的话……呵!我才不管呢!这本就不是我份内的工作……叫她自己看着办罗!」反正言哥如果怪罪下来也扫不到她啊,她又何需在意这麽多?那个女人敢这麽做就要有承担後果的胆量,是看她好欺负吗?

白白一心二用,双眼注视着火车窗外快速飞逝的景色,倒映在透明玻璃上,带着眼镜的眼瞳里流露出一丝冷然的挑衅,因为上了淡妆而显得比平时更亮丽几分的粉颊上扬起的淡淡笑容里有着事不关己的冷静,如果不是因为小若替那女人拚了命的求情,她是绝不会答应帮忙的。

突然觉得不对劲,白白换手接听,打断小若在电话那头着急又无奈的急切话语。

「你还真是拚命替她求我,怎麽了吗?」印象中小若也很讨厌她的,怎麽会……

电话那头静默了下,伴随着一口叹息,缓缓说出原因,听完小若的话,白白咬了咬唇,虽然心有不甘,却只能去做,并且打算要做到最好。

能不让总是护着她的小若和言哥为难的话,她什麽都可以吞忍的。

医生在手术室里上我:医生h

「好啦!我会尽力,绝不让那女的再有话可说!等我好消息吧!」略顿,「帮我……帮我跟言哥……唔,算了,掰!」

不等小若反应,白白急急结束通话,脸上微微泛红,别扭啊别扭……

言哥啊……想想,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了吧!怎麽突然,好像、似乎,有那麽点想念他呢?

『你看起来好像对什麽事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她是啊,那又怎样呢?

从包包里拿出行事历,白白有些心不在焉的翻阅着,翻到今天的日期,备忘录上的字眼让她的动作蓦地停顿下来,她呼吸不由得窒了窒,让她不知所措的心痛在她微颤的眼睫下不可控制的蔓延开来。

彷佛历历在目。

魏氏啊……

医生在手术室里上我:医生h

走进高耸的魏氏大楼,白白拿出名片,向柜台的小姐说明来意,很快地便按照指示进入接待宾客的会宾室中,白白就安静而沉稳的再次确认前天紧急传真给她的资料,详细的阅读起来。

越看她越生气,忍不住在心里头臭骂那女人千百遍,然而外表却只有如水的明眸略有波动,神情依旧是平淡的。

那个女人。

因为她回来了,所以就迫不急待的要整她是吧?说起来这工作并不在她该做的范围之内,但那又如何呢?那个女人就算明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在乎,不在乎她会不会把这份合约给砸了,最好是把和魏氏的合约砸了,这样一来她才有机会可以动她……而且即使她真的把合约搞定了,功劳也是记在那女人的头上……真的,越想越生气。

谁叫她的职位比自己大,谁叫她正好喜欢言哥,谁叫自己是言哥力保的人,所以她对她是万般的有意见,找到机会就刁难,超级没品。

但是她白罂粟可不会因为这样就认输的,不要太小看她了!

负责接待的主管走进会宾室,白白收敛怒火,优雅的站起身来朝来人微笑,互相寒暄一番之後便开始了这次的合约内容解说和沟通。工作进行的比想像中还要顺利,但她仍是绷紧了心神,不敢有丝毫大意,尽管从她的脸上实在看不出来有这麽一回事。

负责接待的主管是明眼人,虽然和上次洽谈合约是不一样人,但远比之前的负责人还有礼貌,不卑不亢,而且说解条理分明清晰,是个人才。

医生在手术室里上我:医生h

「白小姐,这次和贵公司合作非常愉快,希望彼此的合作能够长久。」

负责主管站起来,满意的微笑着向白白伸出右手,白白微微一滞,而後自然地淡雅一笑,回握住他的手。

「哪里,能与贵公司合作是蔽公司的荣幸。」

成了!这下那个臭婆娘就无话可说了吧!也休想用这点来威胁言哥了!说不定她还要感谢臭婆娘,让她发现她还有这方面的长才咧!

收拾好资料和合约,礼貌地与负责人道别之後,真正走出魏氏大楼,她才偷偷在心底松了一口气,进入魏氏,果然比她所想像得更具压力。

压力啊……

白白微微怔住,然後苦笑起来。

以前面对那个同样姓魏的人时不是这样的,那压力,那份恐惧,都不是他的错。

医生在手术室里上我:医生h

『不要对我太好。』

她曾说过的。

但又或许,是她根本没有坚持过?

揪紧提包,她不要再想下去了。不论一切如何,一切早就在四年前结束了。白白迈开步伐走离魏氏大楼,头也不回的,脚步不曾稍停。

是啊,都结束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