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手指关节痛是什么原因冲喜皇后沁雪: 单沁雪

「你没男友吧?」他发问,眼神盯着我的双眼。

我呆呆的诚实点了点头。不明所以。

接着,他微微勾起嘴角笑笑。

啊……挺帅的嘛。

回过神,我才发现现在的状况挺不妙,我躺在沙发上,而他两手撑在我的两侧,脸庞距离我不到五公分,还有……他刚刚的问话又不太正常!

我尴尬的看像别处,眼神漂移。

「看我。」他命令一般的话语,害我反射性的迅速对上他的眼,这麽近的距离,看着这麽帅的一个人,我的心脏正扑通扑通的急速跳着。

不过,真的超帅的……

冲喜皇后沁雪: 单沁雪

刚进门的时候怎麽都没发现呢……

第一次跟这麽帅的帅哥近距离接触,啊……有些紧张,但却又有点恐惧。

「这个房间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嗯?是在跟我宣示主权?

「我知道,我不会乱动的。」好紧张,眼神再次漂移。

他又笑了笑,「不,我的意思是,包括你。」我的脑袋稍稍的当了机,绕了一圈才大概应该了解他的意思——

太危险了!

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挣脱他,站起身来。

「那、那个齐伯伯叫我放好东西在去找他,我、我先走了!」说完不等他回应,我迳自大步跑离房间。

冲喜皇后沁雪: 单沁雪

「东西根本没拿来嘛。」齐慎微微笑道。

我走在走廊上,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一进房间,齐慎就一直盯着我看,接着请我坐下不知道为什麽就……

然後还说了一堆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真是危险,根本不是齐伯伯所说好人啊!

我要去找齐伯伯跟他退货。

退掉有着危险人物的房间!

冲喜皇后沁雪: 单沁雪

意志坚定的我,朝着前方步去。

没走几步,我严重的发现一件事——

「齐伯伯房间在哪?」悲剧了,而且他刚刚应该是去上班,我现在是在找屁?

这似乎是代表着,要到晚餐时间才能再见到齐伯伯了。

怎麽办,他离开前是叫我跟他儿子先好好认识一下,然後再叫他待我参观参观家里……可是,现在搞成这样……

太无助了,我默默的坐下,在地上。

「我爸出去了吗?」我回过头,是齐慎。

既然如此,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过完一天了。

冲喜皇后沁雪: 单沁雪

「嗯……」我点点头,「现在要干嘛?」把问题丢给他,他应该不会放着客人不管吧。

「参观参观吧。」他伸出他的手,打算将我从地上拉起。

我握住,起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