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段锦 爷爷奶奶带大跟父母没有感情寸光:十段锦

纪童听到开门的声音响起来,知道是他进来了。

即使闭着眼睛,她也能够感受站在门口的男人的变化。

他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让她的娇嫩的肌肤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略带着沉重的呼吸,让她幻想到他的唇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这么想着她那埋在深处的欲望给勾了出来。

陆云深下意识的想要落荒而逃,但是在看到她鼓起的脸颊时还是认命的走过去。

只是面对这么香艳的场面,无论是谁都无法忽略的。

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走过去坐在床头上,看着她肿起来的脸颊,视线躲过她的身子,怕自己会忍不住。

十段锦 寸光:十段锦

他轻轻拿了药酒帮她擦拭着她的脸颊,温柔得让纪童想要扭动着身子。

那种挠痒痒的而感觉只会让她越来越想要。

可是她现在是在装睡,如果醒来她不就破坏这么暧昧的氛围了吗?

她只好拼命忍住。

陆云深想自己不看,可是哪里会真的不看?

这么一进距离的看,他看得更加的清楚,睡裙下面那若隐若现的秘密花园,还有那胸口那睡裙衣料顶起来的两点,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着。

小腹处的热流一浪高过一浪,他只觉得自己的男性肿胀得厉害,低头一看,他尴尬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他的裤子已经支起两人一个小帐篷。

十段锦 寸光:十段锦

他呼吸一重,视线扫过她时,见罪魁祸首正睡得一脸香,粉嫩的唇微微张开着,诱人无比。

突然他就魔怔了,想,这样好看的唇是什么味道的?

不由自主的,他弯腰向她伏去,唇在碰到她的时候,身子僵了一下,感觉全身都被通电了一样。

好软的唇,好甜。

纪童感觉到自己的唇上传来柔软温热时,才知道自己被他给吻了,心上一喜,嘤咛一声,假装以为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张开嘴巴咬了一口他的唇。

被她这么一咬,陆云深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她,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的下面更加的硬起来。

就是她的那声嘤咛,让陆云深彻底回过神来,次啊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嚯的一下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熟睡”的纪童,她的面颊泛着粉嫩,被他亲吻过的唇泛着粉嫩的光泽,看起来如同待人采撷的水蜜桃一样。

十段锦 寸光:十段锦

他只当她是被自己亲吻了,呼吸不顺畅才这样的,当下便丢下东西落荒而逃了。

纪童在门关上的一瞬间立即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他拿来的东西,,又摸摸被擦过药水的脸颊。

勾唇一笑,然而很快又隐了下去。

被陆云深这么一撩,她的欲望都被挑起来了。

她毕竟已经在上一个故事中经历过男欢女爱,自然容易动情。

她一定要得到陆云深,该死的。

他为什么不禽兽一点,把自己给办了啊!

搞得她现在特别难受……..

十段锦 寸光:十段锦

陆云深一跑出纪童住的房间,与迎面而来的管家撞到一起。

他急急忙忙扶着管家起来,不敢多留,直接打开隔壁的门走进去,门被狠狠甩上,留下一脸茫然的管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