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部必看经典网络小说:十段老妇老太在线观看视频锦

等待阿昊替我将餐点端上来,所有人也几乎都已经坐定位了。他和可缇等比较好的社员们坐在一桌,而我的身边则是周子鞅和林斯廷。

默默的咬了一口汉堡以後,我才发现周子鞅的面前只有一杯大的玉米浓汤。和林斯廷的两个大汉堡套餐比起来真的是落差太大。

「阿鞅,你吃这样就够了吗?」正常情况之下,男生的胃口应该很大才是,即使没有像旁边林某人那般狼吞虎咽,慢条斯理的也可以吃下不少东西才对吧?

微微一笑,他没有回答我。倒是旁边的林斯廷将剩下的半个汉堡一口塞进去,很快吞进去之後,连嘴都没擦,就靠过来我的旁边。

「看不出来我们阿鞅心情不美丽吗?都是你们家小社员害的。」闷哼了声,眼神还飘了一下不远处的阿昊,林斯廷似乎没有照顾形象的习惯。而且我不得不说,真的很像幼稚的老头子耶!

「不好意思喔,今天阿昊不晓得是怎麽回事,可能态度不是那麽好,请多包涵。只是因为之前我们社团有段时间经常到速食店聚会,他都会很贴心的替埋首在社团事务中的我点餐并送上来给我,这已经是习惯了。他可能是觉得顺手帮我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

不知道为什麽,我就脱口这样向周子鞅解释了起来。在看见他点头表示了解之後,甚至我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既然有感觉到抱歉的话,不如,等等阿鞅要替我们网球队的人设计新的队服,你就帮忙他,看是要去逛逛服装看现成的找灵感,还是要两个人找书本讨论样式都可以,怎麽样?」

这次开口的依然是林斯廷,但是周子鞅似乎是没有要阻止的意思。所以,其实是周子鞅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吗……?

「唐唐,我们几点要回去开会?」不远处的阿昊突然这样朝我喊过来,我感觉到自己陷入了某种窘境。

奇怪了,我不记得我们要开会呀?但是我又该不该答应林斯廷的提议,陪周子鞅一起替他们队伍设计服装呢?

十部必看经典网络小说:十段锦

总觉得他们肯让我们这样观察他们球队,甚至是重新写报告也没有反对的声音,又跟我们一起到速食店躲雨吃午餐,还贴心的照顾我们的女社员,我去陪同设计服装应该没理由拒绝才是,但又感觉很犹豫……

看看林斯廷、看看周子鞅,再转头看看阿昊跟可缇,我不去好像很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但是去了好像又很对不住阿昊跟可缇的样子……怎麽做才好?

「如果你会感觉到困扰的话,不来也没关系。反正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工作,虽然你来了,我会比较开心。」还是那抹温文儒雅的笑,这叫人怎麽拒绝?

我可不可以呐喊?这根本犯规啦!讲这样的话,不就等於没去的是坏人吗?

「呃、没关系,我可以去。开会的部分,我请ROCK主持就好了。」说完,我听见林斯廷的欢呼声。

奇怪了,到底干他什麽事情?

「唐唐,你真的要去吗?」不知不觉,阿昊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点头,但是没有看他。

我突然有点心虚。不晓得该怎麽去面对阿昊。

「那好,我知道了。」语气中,我听出了他的不快。但是,我还是不知道他到底在不高兴什麽?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外头的雨也下乾净了。我向可缇大致交代了一下关於他们若是要开会的话,有什麽内容需要公布或者讨论的,然後再回到周子鞅的身旁。

「都交代好了吗?」他问,我点头。

十部必看经典网络小说:十段锦

林斯廷已经先行离开了,他们的队员也三三两两的各自望不同的方向走。大概是解散了吧。

「不好意思,还让你这样帮忙。」齐步走着,我抬头瞅了他一眼。他走在靠近马路的那一边,雨过的天空很乾净,乌云还没完全散去,所以只有微微的光线,但是洒落在他的身上,却给人一种很清新舒服的感受。

「不会,没关系。」下过雨的街道上还有着一处处的小水洼,行人道上也有些湿滑,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摔倒。

才这样想着,我没有注意到台阶,右脚一个踩空,整个人向前扑倒。

在我怀疑自己会跌个狗吃屎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腰部被从後面揽了回来。是身旁的周子鞅,他伸手搂住了我的腰,向自己的位置收紧,我才不至於真正扑倒在地。

等我重新站稳了步伐,周子鞅才缓缓将手收了回去。「下次要小心一点,不然再多来几次,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在吃豆腐了。」

他还是那抹温柔的笑容,温柔到我觉得自己平时真是太粗暴了……虽然其实我并没有做出什麽粗暴的举动。

「谢谢你。」低下头,我怎麽突然感觉有种燥热感蔓延到耳际?

「别客气,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摔倒吧?」停下脚步,我才发觉我们到了一间书局的门口。他摊手示意要我先走,於是我踏进了书局里。

这是一间很大的书局,里面感觉什麽都有。大到比人更高大的娃娃,小到图钉回纹针,书局里可能会有的东西,彷佛在这里都能够找到。

「我们要找的书在那边,走吧。」将我从呆滞中唤回,他带着我走向了服装设计的书籍区。

十部必看经典网络小说:十段锦

我们翻了一本又一本,终於决定要买哪本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揉了揉犯疼的膝盖,我在礼品区走着、看着,等待先去结帐的他。

看着看着,我伫足在一个小小的饰品前。那是一个银色的发夹,细细长长的底,上层则是有点类似铃铛的坠饰。银色的铃铛并不是真正会响的那种,上头缀着粉橘色的排成小型花朵的水钻,很精致也很可爱。

「你喜欢这个吗?」周子鞅出现在我的旁边,顺手捞起了我盯着看了很久的小发饰。

「是呀,很可爱。我正在考虑我要不要买呢。」继续看着已经被他拿在手上的发饰,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我是很少使用发饰的,从小就比较习惯低调的穿着,所以在我的身上也比较不容易看到一些饰品,但是这个,我真的有冲动想要买下了。

「你慢慢考虑,那边还有很多,这个我先抢走了。」兀自拿了我看上的发饰,然後把手上包好的书塞给我,他就这样又跑去排队付帐了。

回头看看架子,已经没有一样的发饰了。真是的,原来周子鞅也是霸道的类型吗?怎麽这样用抢的嘛……

等他回来,我也不打算再看其他的饰品了。就跟着他走到附近的咖啡厅里坐着。打算先讨论什麽样的样式比较好,顺便讨论看看需不需要专属於他们队伍的图腾。

各自点了杯咖啡,我们选了一个较为角落的位置坐下。

「唐唐,好好休息一下,膝盖很痛吧?」摇摇头表示还好,我拿出了包着书的纸袋,准备将里头的书抽出来。

才撕开了封口的胶带,周子鞅便伸手过来阻止我的动作。

十部必看经典网络小说:十段锦

我看着他,想等他自己解释这动作背後的含意。

「别急着拆嘛,我们已经讨论了好几个小时,先休息一下吧。」在他说完的同时,我们点的咖啡正好都送过来,我也就顺着他的意思,放下手中的纸袋,端起咖啡先啜了一口。

带着肉桂香的热卡布奇诺,我的最爱。

「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我看着他,眨了眨眼。原来周子鞅也是那种会想要问别人隐私的人呀?

「你放心,你绝对有拒绝回答的权利。」然後,我点头。

他在自己的冰咖啡里倒入糖浆,拌了拌,才再次开口。「你跟你们剖析社里的阿昊,是不是正在偷偷交往?」

听完他的问句,我庆幸自己已经把口中的咖啡吞下去,否则这下可能会喷得他满脸了。

「是你自己这样想,还是有人这样跟你说?」不急着否认,我想先弄清楚他这麽问的原因是什麽。不然会显得我心里有鬼。

「没有人这样跟我说,只是因为看他好像很在乎你的样子,而且跟你互动比较频繁的异性社员好像也只有他,才做了这样的猜想。」收起了微笑,我发觉这次他应该是想要很认真的跟我讨论这个话题了。

只是,讨论队服不是才需要认真吗?我跟阿昊的事情这麽认真要做什麽?

「应该只是因为阿昊时常会在社课下课以後,留下来帮忙我跟ROCK,所以变得比较熟吧。也可能因为三个人之中,只有他是男生,所以比较照顾我们而已。」

十部必看经典网络小说:十段锦

也是因为这样,我一直觉得阿昊非常贴心,对他持有一定程度的好感。这个我没说出口,不想招来不必要的误会。

「也就是说,你们并没有在交往罗?」收起微笑以後,我真的发现,本来我觉得很温柔的那双眸子,也变得慑人。

原来不笑的周子鞅,给人的感觉是冷酷?

点过头,我将看着他的视线收回。

我并没有做错什麽事情,也没什麽好害怕的,但是为什麽在这个时候,我却有点坐立难安,好像坐在我对面的不是周子鞅,而是颗不定时炸弹呢?

「那好。」接着我看见的是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小纸袋,是刚才我们一起去的书局的小纸袋。「这个,是你看上眼的饰品,请帮我交给你们的副社长ROCK。」

没有接过纸袋,我呆愣在原地。

交、交给ROCK?他抢走了我喜欢的东西,然後像是质问般的问我有没有跟阿昊在一起之後,叫我亲手把我看上眼的东西送给我的副手ROCK?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问题!?

◎是脑袋太过操劳吗?怎麽我开始感觉雾煞煞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