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纯肉高H np 伦夜爽

「你们很能唱耶,改天再约吧!」那晚一出KTV,斯文男就发出下一次的邀请,他微笑看着丹娜,金边眼镜亮着不寻常的光。

丹娜摆摆手,「那有什麽问题!」一下就为我们做了决定。我和阿玟互瞧一眼,两人都没有反驳。

一周後,大夥儿相约吃了饭。这顿饭是由光宇──我很快熟悉了阳光男孩的名字──和三人小组公关丹娜所接洽的。那一天,丹娜来到我们寝室,兴致勃勃,「我已经答应了喔,你们再告诉我下礼拜有空的时间。」她说。

「蛤──还要吃饭喔?」阿玟回道,有如和那些男孩见面是在服劳役似的。

「不想唷?你可以看到帅气的拖鞋,是勃、肯、拖耶!」我嘲弄地说。

「那你想去吗,豆豆?」阿玟绕过我的嘲笑询问。

我眨眨眼说,「都好。」阿玟犹豫的神情让我好奇,她之前分明也玩得很疯。

「不管,反正你们要一起出席就对了。」丹娜甩甩秀发,不想聆听阿玟的龟缩,一会儿便翩然离去。

我并不特别期待又一次的相聚,不过在一成不变的日子里能加些调剂也不错,就在我这麽想着时,吃饭这天便很快地来了。

下午五点。

距离相约的六点还有一小时,我如往常般上了BBS填补这段零碎。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Shia:

嘿学妹,你好吗?

「小夏丢我耶!」看到小夏的帐号,我不自觉地大声叫嚷。一转头只见阿玟锁眉的脸,环顾四周,才想起其他二人都去约会了。

「你还要理他喔?」阿玟开口,带着浓浓不解。

「我没办法不理他耶……」我低声道。阿玟叹了口气,回头继续写她的日记,不似以往兴致冲冲,连她都厌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默默想起了丹娜。丹娜如果在此,不知会不会抢走我的键盘对学长开骂呢──但我又有什麽理由、什麽资格骂他?我摇摇头,按下Ctrl+R(回覆键),漆黑萤幕上出现一道反白,等着我打上自己的心情。我揣想了一下,才缓缓键入简短的文字:

Bean:

不错呀!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Shia:

那天没能聊到话,真可惜。

Bean:

在女二楼下遇见的那天?

Shia:

是呀。

Bean:

呃……也不太方便吧。

Shia:

哈哈,说得也是。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实在不愿回想起那夜的心碎,我拿起心爱的猫杯子,起身便去茶水间倒水。回来时,小夏又打了字:

Shia:

好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

Bean:

我们都忙吧。

Shia:

学妹……

Bean:

嗯?

Shia: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你好像……有点不太一样,该怎麽说呢?变得冷淡了。

Bean:

哈,哪有!学长想太多了啦。

我有冷淡吗?难道我要表现火热的态度,逼问小夏的心意,打出「你他妈的到底是要学姊还是要我」这样的字眼吗?小夏学长究竟在想些什麽?

Shia:

好吧。

Bean:

没什麽事的话,我先下线罗,晚上还有约。

Shia: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最近有比较空闲的时间吗?可以一起吃饭什麽的。

一起……吃饭?这是……所谓的邀约吗?我望向弹跳出来的几个字,斟酌着该答应还是该婉拒。答应的话,是不是很对不起学姊?拒绝的话,我会不会後悔?或许生命中某些时刻,错过了,就失去了。所以,我是不是该好好珍惜和学长吃饭的机会?但是,这样越来越靠近的关系,会不会带着我往更痛的地方去?

Bean:

让我想想再告诉你,先这样吧。

Shia:

嗯,等你喔。

「豆豆,别再聊了啦,我们该走了。」阿玟的叫唤将我自恼人的选择题上拉回现实,我感激看了她一眼,暂时把小夏学长和他引动起的心绪搁在电脑前。我拿起黄色小猫杯,饮了几口索然无味的水,然後我放下杯子,想起自己还有大好的晚间时光。

女二舍後面是片斜斜的草坪,草坪边就是环校机车道。那儿没有车棚,理论上不能停车,但许多护花使者为图方便,常常将机车停在车道旁的小径上,让女孩们越过草坪就能轻易攀上机车。以学生的立场而言,这是最迅速有效的方式,可学校为了避免危险,後来以开罚来杜绝这样的情况。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平时总能在那片青绿後看到上下机车的身影,而如今,三辆机车就停在斜坡的尽头。三位清大学生会知道这属於交大人的秘密,是因为勃肯男的前女友来自交大的缘故。

「没想到他有前女友耶!」这是我知道他们要骑到那儿接我们的首先反应,让我评分的话,三人中就属勃肯男最没有魅力了。「没礼貌!」丹娜那时瞪了我一眼。

我们缓步爬过草地,抵达车道。阳光男──後来我都叫他光宇了──笑吟吟朝我们挥手,向我递上一顶红色──和学姊的很像──的安全帽,再转头将自己的戴上。我们一行六人就这样朝着校外出发了。

上一次被这麽载着时,前方是小夏学长膨起的白衬衫,而现在,光宇的黑色夹克遮住了他整个背脊。环校道路仍然窄小,莫名其妙为防止学生飙车的「面包」处处都是,光宇每经过一个,我就感到自己的臀部震动了一下,离开座位轻轻弹起,又轻轻坐下。几个月前在小夏身後,也是这种感觉吗?

我拉了一下外套,只觉得这风较那时凉多了。上头宽广的深紫天空透露出季节的推移,秋末冬初,天总是暗得快。像这样微寒的清爽日子,火锅已不嫌热了。

於是我们到了忠孝路的「趣味一下」,准备来点平价的火锅料理(对当时的学生来说,「168吃到饱」是有致命吸引力的)。店内烟雾缭绕,带来一些暖意。我们依性别划分面对面坐着,我恰好能和光宇对视,又见他送出那无忧虑的可爱微笑。

「豆豆,你今天好像心事重重耶。」他说。

「有吗?」我抬起眉眼,展出一个自以为的甜美表情。

丹娜觉得奇怪,偏头看了看我。阿玟将脸凑近,想越过我和丹娜说话,「今天豆豆喔……」

「快吃饭啦!」我急急打断阿玟,将青菜成堆送进热汤里,我前倾身子、伸出手臂,阻挡她二人的联系。

「什麽?」丹娜压下我的手,故作凝重地说,「阿玟,没关系,回去你再慢慢告诉我。」

喜欢他晚上弄得我很爽: 半夜爽

「这麽神秘,害我也好想知道。」光宇说。

勃肯男看着他夹起的几片肉,以平板的声音回道,「女孩子的事,你管什麽?」我如释重负,忽然有点相信勃肯男谈过恋爱。

光宇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好吧,那你想告诉我时再说吧。」

这个男孩,不过见第二次面,却一副与我熟识的态度。面对这样的热情,我却不感到恼人,不自禁笑出声来,「好。」我说。

火锅聚会就在大家的喧闹中热腾腾落幕了。开朗的光宇和活泼的丹娜一来一往地撑起全场,斯文男孩侃侃而谈,阿玟与勃肯男虽不多话,却也不停散发出愉快的气息。我在吞下最後一口饭时想,不过就是像眼前一样的聚餐罢了,有什麽好犹豫的呢?

答应小夏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