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鬼攻的最漂亮的夫上司犯中文版和谐生活-厉鬼攻

待到秦雨嘉回来,众人这顿饭吃的都很惬意,竟是丝毫没有发现秦雨嘉的异常,晚间三个美女被安排在内房安睡,而孙老头则和赵义在偏房凑活了一宿。

晚上月明星稀,身边传来林轩儿和叶婉均匀轻巧的呼吸声,秦雨嘉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美丽的眼眸,一遍一遍的想着傍晚在小茅屋里发生的事情。

“太难堪了!”秦雨嘉感受着两双长腿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心想要不是自己掩饰的好,只怕都要被众人看穿了,这次竟然差一点儿失身给一个村里的黑汉子,连一向引以为傲的双乳都被摸过了,可让柳大小姐咽不下这口气。

“哼,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明天本姑娘不去幽潭山了,非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不可!本姑娘还就不信了!”秦雨嘉气鼓鼓在被窝里握着小拳头,绷着一张俊美的俏脸,在心里头做了决定。

第二日清晨,山村里升起了阵阵薄雾,笼罩着内外,再加上几缕袅袅的炊烟,声声鸟鸣,真有一种都市里难得的清静。

林轩儿起的很早,头发很自然的拢在耳后,很随意的扎了一个小结,光着两条大白腿,上身一件梨花白连衣小短裙,满脸笑意的站在屋子后门了望者满山的青翠,呼吸着山村里充满泥土和青草气息的空气,一时有些痴了。

“多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啊!”林轩儿精致的五官在朝阳微光的照耀下,生出一种圣洁的美意,让人不敢直视。

同样起的很早的还有一身肥肉的赵义,他尿急到厕所里解手,尿到一半,就从缝隙里看到林轩儿仙女一样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先不说本就曲线分明,匀称标致的好身材,单单是今天小脚上那双粉红色镂空鱼嘴高跟鞋,几枚温玉一般的脚趾裸露的外面,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再加上贴身的粉白色连衣裙,把林轩儿本就滑如凝脂的肌肤,映衬的更加完美。

赵义的大肉棒直接就硬了,好不容易艰难地尿完,就立刻套弄起来,身子趴在柴门的缝隙处,浑然忘我的意淫起林轩儿来。

林轩儿摘了一朵墙角的紫色牵牛花插在耳边,嫣然一笑,歪着头,小女孩情趣显露无疑,忽然觉得想去方便一下,就向厕所走去。

由于孙老汉是独居,所以家里的厕所就不分男女,只有一间,林轩儿起的很早,根本没想到这时候还有人起来,于是嘴里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就拉开了木门。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厉鬼攻

“啊!赵台长,你!”林轩儿门开到一半,就诧异的看见赵义光着屁股,丑陋的阴茎露在外面,直挺挺的冲着自己,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后退了几步,赶紧背过身去,脸红的就像熟透的樱桃。

赵义这是故意的,他看着林轩儿走过来,不但没有躲,反而把自己的裤子往下脱了几分,他就是要趁机让林轩儿见识一下自己的胯下之物,免得以后生分,于是也故作惊讶的说:“我的林大主持,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啊,我都要被你看光了!”

“呸,谁要看你!你穿好了没有!”林轩儿娇羞的啐了一口,心想谁知道大早上的里面也有人啊,而且谁占谁便宜还不知道呢!

赵义慢悠悠的穿好了裤子,一脸淫笑的凑到林轩儿的跟前,腆着脸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可是把我的隐私处偷窥个精光,你说我吃亏不吃亏!嘿嘿,难道是林大主持对我那里感兴趣?”

林轩儿听到这,气的一脚踢向了赵义,被赵义闪身躲过,双手叉着水蛇腰骄横道:“赵义,你要脸不要?再乱说看姑奶奶我不打死你!上次你摸我大腿的帐我还没跟你算呢!”

赵义看着林大美女动了真火,就怂了起来,陪笑道:“那次是个意外,没注意,没注意!”

“意外个鬼啊!要不是我当场就喊出了声,你摸完我的左腿是不是还想摸右腿啊,你就是个好色的臭流氓!我才不要看你那下流东西!”林轩儿想起上次赵义非礼自己未遂,这次又看到他的那个玩意儿,脸上就像火烧一样,不过,林轩儿在心里偷偷地想着,他的那个家伙,还真的是又大又狰狞啊。

赵义可不想吵醒屋子里的其他人,所以做贼心虚的溜走了,临走还戏弄了一句林轩儿:“谁让林大主持你的大腿又光又滑呢,赵某人也是情非得已啊!”

林轩儿气急,无奈的跺了跺小脚,狠声道:“要摸回家摸你妈去!”

一个小时后,大家都陆续起来了,吃过早餐,便商量着启程去幽潭山,饭桌上林轩儿看着赵义不时投过来的猥琐目光,嘟起了嘴,冷冷的回瞪了回去。

让大家没料到的是,秦雨嘉说自己身体不适,就不想一道去了。叶婉很关切的问了句哪里不舒服,秦雨嘉一时语结,就说是女孩子的不舒服嘛,大家哦了一声,笑作一团,便没有勉强,只说让她好好休息,他们在山顶上的道观里过一夜,看完日出,赶明天就回来。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厉鬼攻

赵义接话道:“秦雨嘉不舒服去不了,那考察景点的任务,就落到林大主持你身上了啊,你可不能辜负组织的重托!”

林轩儿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的嗯了一声,心里早把赵义诅咒了无数遍,考察景点说得清楚,实际上就是把所有景点都跑一遍,还得记下来沿途的风土人情,历史典故,谈何容易,这苦差事就这样落到自己头上了,真是恨死了这个胖子赵台长。

林轩儿生气的小女子摸样,齿若编贝,艳若桃李的姿态,却让赵义的心忍不住的痒起来,心里赞叹道,真是个尤物啊,我见犹怜!

众人收拾好行装,便一齐出发了,这时候天上起了云,遮住了太阳,比平日凉爽很多。

秦雨嘉关好了门,回到屋子里,拿出了一双黑色蕾丝提花边的筒袜优雅的穿在美腿上,脚上也换了双镶了水钻的蝴蝶结小巧高跟鞋,在镜子前面转了几圈,看着镜子里天生丽质的自己,觉得真的是怎么打扮都漂亮,于是便充满了自信的微笑,毅然决然的出了门,她准备直接去隔壁的北关村,把大牛提到的那几家挨个拜访一下,就不信找不到可用的线索,为了保险起见,秦雨嘉还把偷拍用的数码相机带到了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秦雨嘉扭着娇翠欲滴的小蛮腰,渐渐消失在了村子的尽头,张秃头,王麻子,刘老黑,秦雨嘉把这三个名字牢牢刻在了自己心头,暗想着,不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要在本姑娘手下怪怪的束手就擒。

再说叶婉四人,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跋涉后,已经爬到了幽潭山的半山腰,这一路上溪水清澈,九曲八弯,隔上几十米便是一道小瀑布,满山的野花,绿树,藤萝为伴,蜂蝶盘旋,景色确是一等一的好,林轩儿和叶婉两个女儿家尤其的陶醉,都卸下了平日里沉重的工作负担,全身心的投身到大自然的怀抱里,两人挽着手,咯咯咯的笑个不停,让跟在身后背着包的赵义和孙老头看直了眼,对他们来说,风景可没什么吸引力,反倒是这微风撩拨的裙下春光,仙姿玉色的大美女让他们一饱了眼福。

只不过孙老头的注意力一直在叶婉身上,而赵义就很知趣的总是围在林轩儿身边,一路上大献殷勤,送上湿巾递上矿泉水,倒让林轩儿对他的脸色好了不少,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开起玩笑来,渐渐的,就变成了孙老头带着叶婉走在前面,讲解着幽潭山的历史和一些小故事,而林轩儿就被赵义缠在了后头,距离越来越远。

奈何,天公不作美,云层越积越厚,怕是要下大雨了,孙大勇看了看天色,朝着身后林轩儿两人喊道:“要下雨了,你们走快些,我和小岚在前面木桥那头的凉亭等你们!”

“知道了!”赵义也大声应和了一句,便低声道:“林大美女,我刚才讲的笑话好不好笑啊,我看你忍得很辛苦嘛!”

“去你的!别给我讲你们臭男人那些荤笑话,姑奶奶可没兴趣听!哎呀,这是什么东西?”林轩儿没料到赵义一路上跟个狗皮膏药一样,就缠着自己,说一些儿童不宜的粗俗笑话,偏生讲的又极具喜感,让她没了脾气,总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正要借题发挥,骂几声这厚颜无耻的中年胖子,忽然觉得衣服上掉落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黄白夹杂的黏液,好不恶心。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厉鬼攻

“这是鸟屎啊,嘿嘿,估计是小鸟也觉得林大美女你不该恩将仇报,听了笑话不但不感谢还恶语相加,所以惩罚你的!你看,后背上也有哦!嘿嘿!”赵义又趁机挖苦起林轩儿来。

“好脏啊,这怎么办,我可是有洁癖的,你看这好几处都沾上了呢!不行,湿巾越擦越脏了,我可不想带着它继续走,我要去小溪那洗洗去!”林轩儿皱起了蛾眉,看着衣服上的污浊,厌恶道。

“可是快下雨了啊,咱们已经被叶婉他们甩了一大截了,再说,你后背上的怎么洗?”赵义巴不得能和林轩儿多一些独处时间,又想看看林轩儿脱了这裙子后的性感娇躯,就故作难办的问道。

“脱下来洗啊,还能怎么办?你在这儿给我把风,可不准偷看本姑娘,不然,不然要你好看。听到了没有你!”林轩儿娇嗔道。

赵义装着很听话道:“听见了,听见了,保证不看,你去吧!”可是嘴里一套,心里却是另一套,这种好机会,笨蛋才会老老实实的不偷看。

林轩儿走到了溪水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这里有个小水潭,刚好可以用来洗衣,于是左右看了看无人之后,便弯着水蛇腰,脱下了连衣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的好身材就这样展露在天地之间,那乳白的肌肤,真不像是人间之物。

就在林轩儿专心揉洗衣衫的时候,猛然炸响一声惊雷,吓得林轩儿脚下一滑,便落入了水潭中,吓得娇声呼救起来:“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

几乎是同一时刻,大胖子赵义就从不远处的树丛后面钻了出来,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水里,将林轩儿懒腰抱着救回了岸边,这时候天上开始落下了细密的雨点,云层更加浓厚了。

林轩儿受了惊吓还没有缓过来,如同一个小白兔瑟瑟发抖的紧紧楼着赵义的脖颈,发梢湿漉漉的淌着水滴,说不出话来。直到意识到自己还赤裸着身子,只穿着蕾丝的内衣和安全裤,急的莺声婉转道:“你快放我下来啊,我没事了。”

赵义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弹性十足的大腿,意犹未尽的将林轩儿放下,拍着胸脯道:“嘿嘿,林大美女,我赵某人今天可是英雄救美,连命都不要了,你说你是不是得好好谢谢我!”

林轩儿心里暗想,你才不是什么英雄,刚才跑出来的那么快,怕是一直在偷窥本姑娘吧,但是毕竟人家刚才救了自己,就也不说破,任由这个大胖子自我表彰,嘴里道:“好好好,谢谢赵台长救美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回去后请台长大人吃顿好的,地方你挑,这总行了吧?哎呀,我衣服哪去了?”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厉鬼攻

刚才林轩儿落水的时候,衣服也跟着一起掉到溪水里了,这时候早都不知道被冲到哪儿去了,只剩下一双高跟鞋在石头边。

赵义看着眼前大美女的湿身诱惑,一对丰乳在黑色蕾丝胸罩的束缚下,跃跃欲出,露在外面的半颗乳球在水滴的点缀下,更显诱人,看的眼睛都直了,听到林轩儿的抱怨,唯有安慰道:“衣服找不到了,你先把鞋穿起来,咱们赶上叶婉他们,应该有多余的衣服,你先把我这件披上!雨下大了,快走吧!”

“也只有这样了!”林轩儿四处找寻了一番,才不甘心的点了点头,这时候电闪雷鸣,雨势已经很大了,所以并没有发现赵义豺狼似的好色眼神,在自己的美体上来回打量,强忍着递过来衣服上的汗味,披在了身上。

半个小时后,林轩儿踩着高跟鞋,终于和赵义终于走到了孙老头所说的那道木桥边,可是不巧的是,由于雨量过大,木桥已经被流水冲垮了,对面的叶婉一看到林轩儿,就挥舞着双手,不知在说些什么,雨下的实在又急又大,根本听不真切。

“雨太大了,你们先从这条岔路往上走,有个桃源洞,先去躲躲雨,我和小岚先去那边的小木屋休整一下,雨停了咱们再想办法!”孙老头扯着嗓子喊起来,才让林轩儿二人听到。

赵义顺着孙老头指的方向看去,在密集的雨雾中,果然有一条小路,就大声答道:“好咧,雨停了我们在这里找你们!”

说罢,就和林轩儿二人向着小路跑去,而亭子里的孙老头,看着一脸担忧的叶婉,宽慰道:“没啥事的,别担心,山里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前面有个以前守山时废弃的小木屋,可以躲躲雨,顺便找些木板,等雨停了把桥修好!走吧!”

叶婉今天依然是牛仔短裤白上衣,刚才的雨也把她浇了个透心凉,将叶婉丰乳肥臀的身段完完整整的勾勒而出,孙老头没想到,自己的儿媳妇,不仅人长得美,这大奶子,这肥润的圆臀,真是一点儿也不差啊,平日里都遮在里头,今次可现了原形了啊。

孙老头美滋滋的走在前面带着路,叶婉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突然脚下一滑,哎呦一声跌倒在原地。

“怎么了?”孙老头转过身扶起叶婉,关切的问道。

叶婉红着眼睛,丝丝的吸着凉气,哽咽道:“脚扭了!”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厉鬼攻

孙老头脱下了叶婉的鞋袜,看着嫩的能滴出水的小脚,雪白的小脚踝处微微有些红肿,用常年做农活的粗糙大手按了按道:“是这儿么?”

叶婉吃痛,伸长了雪白的脖颈,娇音萦萦的喊了一声:“疼!”

雨水飞溅,山意模糊,叶婉此时的模样,道不尽的千娇百媚,扣人心弦。

孙老头知道这是伤到筋了,当下把背上的包换到了前面,对叶婉说:“小岚,你这脚不能走路了,这雨太大,就让公公背你走吧!”

“那怎么可以!我能走的!啊,好痛!”叶婉不敢劳烦公公,强忍着痛走了两步,又摔倒在了地上。

“别逞能!你看别看公公五十岁的人了,像你这么小体格的姑娘,公公背上三个都没啥问题,快上来吧!”孙老头蹲在了叶婉前面,指了指自己的脊背,示意她赶紧上来。

叶婉看见公公有些生气了,自己也确实走不了路,所以只能顺势趴了上去,双手挽住了孙老头的肩膀。

“抓紧喽,咱们快点走!”孙老头把叶婉结结实实的背了起来,当然手脚上忘不了占些便宜,本来放在腿弯的手,也直接抱到了叶婉的大腿内侧,一边走还一边晃动,感受着叶婉双峰的摩擦,爽的哼哧哼哧的直喘气。

这一切落在叶婉眼里,却变成了公公五十岁的年纪,还得费力的背着自己,看到他双鬓雪白的发丝,不由心里暗暗感慨:“自己不但嫁了一个好老公,还得了一个疼爱自己的好公公,真是说不出的幸福!”

雨幕里,叶婉赤裸着滑腻似酥的莹白右脚,全身挂在孙老头的背上,浑圆如玉的乳球上下颠簸,牢牢地挤压在孙老头的脊背,即使隔着衣物,乳尖在敏感的刺激下,也渐渐的硬了起来,而孙老头粗糙的大手,也在几番调整后,整个包裹在了叶婉两片肥厚的丰臀处,隔着牛仔裤十指紧紧的扣了进去,虽然雨水冰凉,但是叶婉却感到一阵阵的燥热,从小腹传到了全身。

“好一个又肥又弹的大屁股,老汉我的大鸡吧真的受不了了!”孙老头借着地势,晃动着背上的叶婉,胯下的大肉棒都快将裤子顶穿了。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厉鬼攻

“哦,公公,你抱的也实在是太紧了啊!”叶婉心里叫出了声,双嘴却紧紧抿在一处,没有言语,只希望能快些赶到目的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