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太国内某商场全景女厕偷拍大怎么办:污学长

「什麽我回来了?把医院当我家,不吉利。」挑剔着语病傅楠悠道:「而且还没锁门,真是危险……」

「老师!」苡尚激动的想从床上坐起身,却被柯倪纷握住肩膀,「小心点,别急。」

傅楠悠朝病床方向走来,但略过苡尚,侧头问柯倪纷,「这附近有starbucks吧?」

柯倪纷下床,点头,「有啊,Wantsomecoffee?」他指指门表示可以帮忙跑腿。

「Caff`eAmericano.」傅楠悠递了钱给他。

待柯倪纷关门离开,病房里陷入一阵沉寂,傅楠悠站在床边双眼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把在床上的苡尚当空气。

直到她终於受不了,不满的开口叫他:「老师……」

「我跟你父母说你只是从阶梯上摔了下来,没有大碍,但要住院观察,假也是这麽请的,」他开口打住她:「明天张亭瑞会来探望你,不许提到任何在KTV发生的事,问谁照顾你就说是Finick就对了。」

学长太大怎么办:污学长

「老师,你……」

「在学校大家都对事情有所耳闻但不知道当事人是谁且过度夸大事实,只要照着我教的说就不会有问题。」公式化的说完他转身脱下西装外套。

「老师!」苡尚气恼的喊住他。

他默默将外套摺好放在公事包上,没有回应。

「老……」

「还有什麽问题吗?」他冷淡的回话让她心里一凉。

他是在赌气?是在对她生气吗?

「老师,你有没有受伤?」苡尚垂下眸不敢直视他。

学长太大怎么办:污学长

「没有。」简答毕,他拉了张椅子在门边坐下,和病床隔了约四尺。

「对不起……」她低声道,瞪着紧抓着被角关节泛白的双手。

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傅楠悠出现时她完全不敢想像接下来以一敌众的後果,眼底一热,该死……她又害怕的湿了眼眶。

她好怕他会被她拖累。

「你是该对不起,」他冷哼:「如果你能聪明点观察环境,我就不用冒险了。」

「我是被张亭瑞……」

「感情这麽好,干嘛不手牵手去当同性恋?」他恶毒的评论:「很好,高中少女都妄想白马王子会出现在声色场所,太梦幻了。」

「呜呜……对不起。」苡尚第一次对他恶毒感到万分愧疚。

学长太大怎么办:污学长

傅楠悠叹气,看着床上的人儿快掩面啜泣了,无奈的捂住半边脸,「唉,算了。」

「老师!我下次不会再乱跑了……对不起。」

「嗯。」

「我不会乱参加联谊了。」

「嗯。」

「老师老师,真的很对不起……」

「够了,耳朵要长茧了。」

「老师……」

学长太大怎么办:污学长

「安静!」他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本来想超级勉强的安慰她一句,结果她聒噪起来根本不想理睬了。

正好柯倪纷带了咖啡回来,见两人开始吵吵闹闹忍不住轻笑。

「你的咖啡。」递给傅楠悠一杯咖啡,他在床边椅子坐了下来。

傅楠悠接过咖啡时瞥了他一眼,「谢谢,还有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一副高层打发助理似的。

「Yessir.」正要离开时苡尚伸手拉住他。

「谢谢你。」回头是她忽视傅楠悠视线的笑容,她拉住他的手传来微微温暖。

他也回给她一个笑,露出浅浅酒窝。

「不用谢,晚安,记得打勾勾。」眼里闪过一丝调皮的神情。

学长太大怎么办:污学长

「呃……」闻言苡尚脸颊飞上一片绯红,撇头看向窗外。

「要回家就快点!」莫名焦躁,傅楠悠抱着双臂,讨厌两人在那里眉来眼去的像孤僻老人。

「干嘛凶Finick?」她看着柯倪纷苦笑着离开忍不住袒护。

傅楠悠看了她一眼,「花季少女症候群。」

「花季少女?」

「就是花痴。」

「……」苡尚嘴角抽搐,「算了,老师,你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待着没问题的。」

「我留下来陪你。」这窝心的话傅楠悠却说的平淡无奇。

学长太大怎么办:污学长

苡尚瞪大眼看着他,「咦?」

他抬头用「怀疑啊?」的眼神盯着她直到她会意这是他的体贴。

「……」果然是面恶心善嘛,她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其实老师人真的不错。」

「少废话,睡觉。」一掌压头,他命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