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大蝴蝶20p喷水叉女B

-是误会,就化解。是事实,就别雄辩。

我连那帐号都没输入过,每次都拿着那张纸,想放下又舍不得放下,而他却再也没提起过。

如果每一次的爱都能符合自己的预期,那麽是不是就会过得更快乐。

这次,我要比谁都勇敢,於是我输入帐号,点即加入好友。

过了一下看到了"接受好友"的字样,「你是?」感觉他似乎充满着疑惑。

「我是卢百桦,你是赖仕宇吗?」一定不会错的吧?

「是,我是,你怎麽会有我的帐号?雨洁跟你说的?还是班上的谁?」是他忘了吗….?

「呃….是你写了帐号给我要我加你,你要问我事情的…。」

女配: 叉女B

「这样阿,我可能忘了,我在想想吧,时间很晚了我要去睡了。」

「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算了,可能是我想的多了吧…?

反覆、反覆、反覆地想或思考,我想大概不是本人吧,但是我也没有勇气去证实。

放学後,我觉得应该要在去上次遇到他们的地方看看,顶楼。

「你干嘛给他你的帐号、你又想要问他甚麽?」是雨洁的声音。

「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我怎麽会记得?我确实有给他过帐号,怎麽样?」所以,真的不是本人?

「那你到底要问他甚麽!?你不是说你不会再认识任何人了、眼里永远只有我吗?」我有没有听错阿……?只有雨洁吗?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讲道理那这世界要怎麽经营下去?」口气已经开始不好的他,没看过他这麽的生气、这麽的愤怒。

女配: 叉女B

「我…………」

「你还想狡辩什麽?分手吧。你长得好看,和你的个性是两码子事,我受不了了。」愤怒中带点悲伤的他,让我好心疼。

「就你这句话,我倒要看看你下一个交往对象会是谁。」怎麽总是不认命一点,总是要讲这麽冲的话,难怪有人追,追到了就想放手,我终於知道原因了。

「不用了,我就告诉你,我要追卢,百,桦。」…………!!!!!!!!?他!?

「她?"噗"。她哪点好了,个性这麽外向,大家说她活泼可爱我可一点也看不出来,自以为是,以为我有多喜欢她,多想跟她当朋友啊?要不是诗婷和雪慈大家都站在她那边,我可一点都不想跟她当朋友,她都不知道我有多讨厌她,整天黏希希的,恶心死了。」我听到这些话,我呜着嘴,眼泪不停滑落,差点哭出声,我的头一震晕眩……视线好模糊,,,,,,,几乎要看不清楚了…….。

"碰!!!!!"

醒来时,我人已经在医院良久。头还有点晕,我抚摸着头部,坐起身来,发现仕宇在我身旁,似乎待了一晚上了,我抚摸着他的头发。

「阿!你醒来拉?」有点蠢的语气。

女配: 叉女B

「呜……嗯…….」

「对不起,你一定听到了一些雨洁乱说的话,不要放在心上噢,那些都是气话。」

「不用袒护她了,我不是觉得她不重要,而是我看清她了,这把刀子刺痛我痛得乾脆俐落。」

「也是…..抱歉了。」「嗯。」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雨洁在门口,但我也不想见到她。让我心如刀割的人。

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面了。

到家後,我反省了自己,但是我不懂我哪里做错了。

如果,像她说的这麽讨厌我,只要我从此刻安静就好了吧?

女配: 叉女B

这是我认为的解决之道,从今以後,不再随便开口说话了。

我,一如往常的早到学校,见桌上立了张卡片,「只有回不去的过往,没有到不了的明天,对不起。雨洁」我盯着那张卡片,想起她说她有多麽讨厌我,以及我已经决心要做的决定。

我写了回信,「不用道歉,就当作我没听到,没听到你是需要我的朋友,没听到你不需要我的付出,没听到你多需要我朋友的付出,也当作,我没有听到你多麽讨厌我,没有必要。」她大概会很生气吧,哈。我将卡片放置在雨洁桌子的正中央,我认为我的付出始终没感动过她,我认为我的决心,才是她真正想要的宁静。

「好了,别难过了。」他说着。

「害我吓一跳,你怎麽这麽早来?」

「来找你的拉,呵。」该不会是那件事?

「我?怎麽了吗?」有点期待。

「那个,晚上有空吗,在你家附近的公园聊聊吧。」

女配: 叉女B

「行,几点?」

「七点半吧,我七点以後才有空。」「好,要吃些什麽吗?我要去福利社。」

「不了,谢谢。」

我应该要一如往常地对待同学、雨洁、仕宇,还是向我的决定开始做起?

「当然是一如往常!想什麽鬼阿!我也受够雨洁了阿!」诗婷边说着边拍桌。

「哈哈哈….息怒阿大姊,该气的是我阿,那就照你说的吧。」

「当然,不照做,就不教你数学!」诗婷总喜欢开玩笑。

「哈哈哈….。@#!#%!#@$!」边喝水边说话,听不清楚了呢..糟糕。

女配: 叉女B

「讲什麽阿?翻译蒟蒻(#!」又来了!

我"噗"的一声将水往诗婷身上喷去了,我开怀大笑,她呢?「後!!!!!!!衣服湿了!!!!!!陪我去吹啦!」

「好啦。」这,才是所谓的朋友吧,不真心的就不要了吧。

-下章预告,七点的date。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