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啊茄子好大进去了小说学校2:污学校

忍把千金酬一笑?

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

邵瑞彭《蝶恋花》

「总裁~」很忍耐的嗓音。「其实我可以自己走……」他一来没残废,二来不是女人~有必要一直揽着他吗?!

「有什麽关系~」温雅的嗓音本该如春风,如今听来却带着说不出的戏谑。「你这麽娇小,我的手伸出去就刚好搭在你肩上啊~不觉得我们这样的姿势很唯美吗?」

娇、娇小?!

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全身忍不住的颤抖—是气得发抖。

w学校2:污学校

这……混、帐……他标准一七八公分的身高,横着看竖着看都不算娇小吧!

这些打篮球的家伙眼睛都长在头顶上~难道不到一百八就不是人吗?!可恶!

忍忍忍~忍到要吐血也要忍!谁叫形势不比人强,地位又不比人高……唉!这就是人生啊~

仙道好笑地看着他捏到泛白的拳头—黑眸里带着兴味,以及~一抹不自觉的……名为温柔的光芒……

他领着他穿过方才会议室後方的一个小门~再转过一个回廊之後,眼前瞬间一片开阔—三百六十度环绕的大片玻璃落地窗,让整个巴黎市的夜景一览无遗—万家灯火在脚下闪耀,宛如地面奔窜的银河~

水户洋平被眼前壮丽的景色震慑,无法克制地发出小小的惊呼。

「这里的夜景是全巴黎最棒的。」仙道带着笑意,停步在铺设好的一张餐桌前,轻轻地推他落座。「吃饭吧~我好饿了。」他向他眨眨眼。

洋平环视四周—整间餐厅空荡荡的,只有他和仙道两个客人,也只有他们的桌上点起了紫色薰香蜡烛。

这间餐厅……不是向来都门庭若市的吗?

许是看出他眼中的疑惑,仙道笑着帮他解答:「我请他们今天休息一天,只招待我们。」

水户洋平皱皱鼻子—有钱人的手法。他略带轻蔑地想。

w学校2:污学校

「对了,」仙道端起餐前酒,啜了一口之後,突然想起今晚的另一个目的。「接下来樱木应该会满常出国拍照的,你们的房子……是租的吧,空在那儿也是浪费~」他沈吟着。

「我在巴黎郊区有栋小屋,平常没人住,你和樱木搬过去吧~」他拿起餐巾拭唇,一举一动皆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就当帮我个忙,偶尔清扫一下就好~」

一席话说得极有技巧—明明是给人好处,却不让人心理上感到压力,更有甚者,还让受了好处的人觉得自己像是帮了他大忙那样~

这男人~社会化的程度比他想像中高出太多太多……洋平咋舌。

而且……还心思缜密地帮樱木考量到未来的事,大方地让出自己的屋子……

「是,总裁。」他乖巧地应允,猫眼却透着浓浓的疑惑。

仙道支着下巴,兴味盎然地看着他。「你想问什麽就问吧,憋着对身体不好~」他那双眼睛…..还真是藏不住情绪啊~

洋平也不罗唆,单刀直入地开口:「你为什麽要这麽做?」仙道~跟花道的交情有好到这种程度吗?怎麽他之前从没察觉~

仙道笑出一口白牙。「因为我对你很有兴趣。」他毫不掩饰。

他不否认—一开始他的确心怀不轨地直想拐他上他的床~毕竟…..至今还没有哪个女人能带给他如同那夜般的感受…….那种不只是身体,连灵魂都一并在燃烧的感觉……令人目眩神迷~

尝过一次之後,便再难罢手……

w学校2:污学校

只是,他今天多了个新发现…….逗弄对方,然後看着那双猫眼闪闪发亮愤怒或是迎战的模样~更让他打从心底感到愉悦……

唔~不过他的分寸得拿捏好一点……如果把小猫气过头~感觉他就是那种会玉石俱焚的刚烈性子—即便他有总裁身份,又紧紧抓着樱木这个护身符…….想必到时小猫也是会一概翻脸不认的~

洋平呆住—他怎麽也料不到会是这种回答!

这人~怎麽这麽爱戏弄他!

剑眉一扬,洋平不甘示弱地漾起笑。「这……真是令人受宠若惊,仙道总裁。」惊吓的惊。他在心里吐槽。「恕我冒昧地请问……不知道总裁还曾经对什麽感兴趣过呢?」带刺的问句。

以这家伙滥情的程度来看,应该对什麽都感兴趣吧~

「唔……」仙道还真的抚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会。「最近的一次……是篮球,然後~就是你了。」他勾起唇,似笑非笑的,一点也不在意对方讥诮的语气。

篮、篮球?!扬起的唇角一阵抽搐—又是个出乎他意料的答案。

这家伙之前对篮球感兴趣,结、果……是成为神奈川县的天才篮球员—现在他对他感兴趣…….那他的下场会怎样?!

水户洋平顿觉一阵恶寒,前途黯淡无光…….他有气无力地拿起刀叉戳着盘中的牛排,胃口尽失。

「小猫~」仙道皱起眉,想提醒他—牛排是拿来吃的,不是拿来当靶的。

w学校2:污学校

「水户洋平。」他抬眼,对仙道笑了笑。

「什麽?」仙道挑眉。

「我叫水户洋平,总裁~」笑容可掬的。「您真是贵人多忘事。」

他的小猫又伸出爪子了。

仙道盯着他,良久良久才重又笑道:「小猫……如果你愿意叫我『彰』,那我就改叫你『洋平』,你觉得如何?」

他不相信他会叫他彰~换句话说,他也不愿改口。

「况且……叫小猫~比较亲切呀……」温和的嗓音掺了些哑。「我们的关系可不比一般~不是吗?那晚,你在床……」

伴随着紮实的「喀」一声,仙道的话尾不自然地中断—

唇畔笑意僵住,他瞪着距离他不到三十公分,在眼前轻轻晃动的牛排刀—刀锋有三分之一嵌入餐桌当中,露在上头的刀柄此刻微微晃动着,连带闪动着冷冷的银光。

「哎呀~真是抱歉,总裁…..」水户洋平优雅地站起身,脸上堆满歉然的微笑。「我的手『不小心』滑了一下。」他俐落地当着仙道的面一把抽出牛排刀,流线型的刀身在他修长优美的指间轮番舞动,然後…….稳稳地落回手掌—媲美职业级的华丽技法。

他、绝、对~是故意的—仙道想起他执刀威胁他的那晚,在心中下了这个结论。

w学校2:污学校

他下定决心—以後跟小猫去吃饭,绝绝对对不挑需要用到刀叉的西餐厅!

水户洋平心满意足地开始吃起他的牛排—复仇的滋味太过於甜美,他得费尽全力才能克制自己不要猖狂地笑出来~毕竟再怎麽说,对方是他顶头上司的上司,凡事还是要低调点……

仙道看着他手起刀落,轻轻松松就将牛排全都切成一模一样的大小,甫下的决心更为坚定—

开玩笑~他还想多活几年享受美好人生哪!

水户洋平端起高脚玻璃杯啜了一口。

「呜~」他摀住嘴,惊讶地盯着杯中宝石红色的液体。

仙道挑眉。「怎麽了?」酒有问题?可是他刚刚喝没感觉什麽不对啊~

洋平吞下口中的液体,猫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杯中酒,脸上是赞叹和狂喜的表情。

「Clos Apalta!」他闭起眼,感受舌尖传来的,葡萄酒独有的香气。「还是05年的!」他睁开眼,猫眼闪闪发亮,像个得到期待已久的礼物的孩子那般。

他的兴奋让仙道牵起唇角。

「你懂酒?」他不无惊讶。

w学校2:污学校

「我之前在酒吧是调酒师。」他晃荡着玻璃杯,着迷地看着那饱满的色泽。「这款酒的评价很高,喝起来也很不错~」他歪着头,没注意到这个动作在仙道眼中看来孩子气得可爱。「不过……我个人还是比较偏好『Le Vieux Donjon』这支酒,虽然它之前的排名都不怎麽样…….」

谈起酒经,他开始滔滔不绝,神采飞扬……真心欢愉的模样一扫方才的牙尖嘴利,屈意顺从~兴奋的猫眼泛着星芒,让盯着他的男人几乎移不开视线……

仙道支着脸颊,耐心地聆听,偶尔提出一两个问题,总引起对方更热切的回应……

他端起酒杯,轻啜一口—入口是淡淡的果香,滑至喉头时是杏仁果和甘草的芬芳,最後则是以淡淡的梅李味收尾…….百转千回,带给饮用者一层又一层,不同的惊喜—正如同眼前的人儿~永远让他有第一次认识他的新鲜感……

笑意漾深,他一口饮尽杯中酒~

又一个新发现……原来~不只是逗弄他…….看他开心,他的心情也会大好……

这一顿饭,出乎意料的,宾主尽欢地吃到了半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