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放充电头前半截断在里面了进去图片_叉b图

搁下了手中的排笔,我往後退了两步细细凝视这张画,大面积的夕阳色瞬间映入眼帘,我歪着脸思考,或许左上角再添些紫色能营造满天晚霞的气氛吧……

我拿起画笔沾上深紫色的颜料,依照我心里所想的把这幅画加上更美的色调。我总是用这种方式思念你,在夕阳色盈满房间的午後,我提笔作画,画一幅我们初见的场景,当我画画的时候,只要闭上眼睛我就能看得见,看得见当时的你和我。

对我来说,思念一直是夕阳色的,从认识你到现在从没有改变过。每当我看见夕阳色,就好像看见了你,看见你对我笑,看见你专注凝视着夕色的样子,就好像你在我身边,跟三年前的那时候一样。

「小南,你喜欢金平糖吗?」

两年前的星期天,我们在街上巧遇,嘴馋难耐的你不停的要求我一起去巷口阿婆开的柑仔店,受不了你百般要求的我心软答应你,并肩走在街上的时候你像是想起什麽似的询问我。

「喜欢阿,最喜欢的糖就是金平糖了。」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我开心的咧嘴笑了出来,「小时候阿婆都会倒一大把在我手上,在阳光下都闪闪发亮的很漂亮欸。我都舍不得吃,因为实在是太漂亮了嘛。」

我嘿嘿傻笑了两声,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就放进去图片_叉b图

「呃小南?金平糖在阳光下不是一下子就融化了吗?」你听到我开心的说着小时候的回忆时错愕了两秒,举手提出你的疑问。

这下子换我错愕不语,说起来小时候好像就曾经发生过金平糖放在手上舍不得吃,结果通通融化黏在手上,然後回家哭着跟妈妈说还被取笑一顿的事件。

「咳嗯,你问我喜不喜欢金平糖干嘛?」轻咳了一声,我把问题丢回去给你,要是被你知道我小时候的糗事就丢脸死了,只好迅速转移话题。

你转脸看我突然得意的笑了,贼忒忒的笑了好几声,「到了再告诉你。」

我转开脸,随着你的安静陷入沉思,自从我知道你的过往之後,和你说话应对也格外小心,就怕一不小心触及了你的伤心往事。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想被问及被触碰的过往,这是小时候住在隔壁的大叔有天语重心长同我说的,以前不明白这句话的道理何在,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渐渐懂了,在自己拥有了故事之後,也能体会了别人不想诉说每件事的心情。

你从来没有主动向我说过的你的往事,你的伤心和你的痛苦,而我也不打算询问到底,对我来说那些通通都是其次,只要现在,你能待在我身边,我能守护在你身边就够了。

真的。

我就放进去图片_叉b图

「到了。」

我们走进巷口的柑仔店,本来穿着花洋装坐在竹椅上吹风的阿婆开心的站起来向我们打招呼,还好客的拿出两只苏打冰棒。

「唉哟,小南阿好久没来给阿婆看看啦,又变漂亮啦。」伸手递给我们两支冰棒,阿婆疼惜的摸着我的脸这麽说。

你侧着脸看我,温柔的微笑始终挂在你的脸庞上。和阿婆打完招呼之後,我们走进店里,大罐的玻璃罐放置在架子上,里头装满了颜色鲜艳的糖果,店里面全是甜甜的空气,每次来到这里,就又回想起了我的小鬼时光,像是又回到过去,一边吃着阿婆的苏打冰棒一边看着糖果流口水的放学後。

充满怀念的轻轻抚摸着糖果罐,我的脸色变的异常柔和,没意料到你在我左边看着我的侧脸出了神,转过脸叫你时被你极为靠近的深邃双眼吓到,停在原地与你相视不语。

互相看了很多秒後,你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自然的牵起我的手去看金平糖。

和以前不一样,金平糖被用小瓶的玻璃罐包装得整整齐齐,不像是以前那样伸手抓一把的样子,我们买了两罐带出店外,像阿婆道别之後走到河堤边,你才又自然的松开了我的手。

「我也喜欢金平糖。」

我就放进去图片_叉b图

你突然开口,我才忆起来的路上你问我的话。

我还来不及问为什麽你就打开小玻璃罐,倒了一把金平糖在我手上,一脸愉悦的盯着我瞧,「你看,很像吧。」

我抬起疑惑的双眼正想表达疑问的时候,晚霞正好映入我的眼帘,夕阳色招摇的大肆扩张,和我手掌心里的金平糖相互辉映。

白色橘色黄色的金平糖在我手里闪闪发亮,而我眼前的夕色正是融合了这几种色彩大放光芒,我看着夕色笑了,笑的无比开怀。

很像,好像,超级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