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学院: 污粉底bb素颜霜顺序学校

冬季联谊大会是什麽鬼煞,苡尚怀疑上帝爷爷想整死她才让她变得如此命苦。

亭瑞好运在活动结束前就先回家了说是家里有事,留下她和另外几个不同校的女孩子在现场。

待活动结束後,一个看起来神似帅哥FBI的高三夜校男,娇羞的向苡尚要电话而她立刻拒绝。

接着,他一秒变狂派的揪住她衣领说她完蛋了居然敢拒绝他老子大帅哥。

好不容易逃出陷入混乱的包厢又被外头游手好闲的混混们搭讪,本来想拔腿就跑免得又被捉住,结果被强行逮住堵到厕所去,她的逃躲引起了他们的玩兴。

「我没惹到你们为什麽要这样对我?」想挣脱他们的压制却徒劳,她不干的抗议着,尖叫。

「因为你长得一副清纯欠欺负,联谊大会是个名义你们这些只会读书的笨蛋,向往啥高中联谊?」带头的猥琐男笑着,「还好你走得晚,很久没出现像你这样的货色了,蠢货。」乖乖就范不会弄痛你。他露出垂涎的坏笑。

男生都是爱乱发情的恐怖东西。

w学院: 污学校

此时被压制在地上的苡尚心里恨骂,眼泪不争气的快滚落但她憋着,制服衬衫被扯破,男人们叫嚣着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她也不敢想像他们会怎麽对她只觉得绝望。

根本不该答应亭瑞来这鬼地方的。

看着男人们怪笑着怂恿猥琐男扯开她的衣物,还有他们下流的贪婪眼神她就直想呕吐。

谁来救我?

她闭上眼听着自己心跳和血液直冲的声音撞击她的耳膜轰隆,眼泪无声滑落她却无法抬手拭去,四肢都被限制住了根本无法动弹。

好可怕,好可怕……根本不该变成这样!

就在猥琐男发出恶心的贼笑声并粗鲁的解开她裙扣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突然中止所有的骚动。

「不准碰她。」他的语气听起来淡淡的但却酝酿着些什麽,濒临一触即发。

w学院: 污学校

「谁?」几个喽罗出声问,口气很冲。

这个意外的插曲让苡尚霍地睁眼,慌乱的搜寻四周这正义人士……事实上她很担心他,因为她认得他的声音而她意外之余,也不希望他卷入。

「老师!」她发出乾涩的呼喊,勉力抬起头看向,那站在人群外的高大男人。

「哼,老师?」猥琐男不屑的瞪着他,「不会是说她是你女人吧都说老师了?这与你无关,老子就要这个女人!」

「……她不是我女人,不过,」傅楠悠双手垂在身侧,满不在乎的歪头,看起来慵懒却危险性十足,「你们这群没脑子只知道发情的

公狗我看了就难过,高中辍学就在这里学大人玩帮派,你们学得也太不三不四了。」

完全被他加码的恶毒给激怒了,一个喽罗叫嚣回应:「干!出一张嘴,不信我们帮就是了,打爆你的脸看你怎麽嚣张?」

「我奉陪,不过,要知道你们的敌人不会只有我,」他冷然,「你们听过F吧。」

w学院: 污学校

「老师,不要再说了快去报警!」苡尚大叫着,害怕他打算嘴炮他们直到他们恼怒爆了他的头为止,太危险了。

「你闭嘴。」

没想到倒楣的居然是她,其中一个男人粗暴的拉扯她的长发,往後拖然後用力往一旁墙面撞去,苡尚一阵痛呼,瞬间晕眩恶心感震荡。

排山倒海而来的剧痛瞬间淹没了她,使她缓缓的陷入双眼失焦。

傅楠悠看着她昏厥过去,再抬头看向人群,除了带头的猥琐男还很盛气凌人之外,其他喽罗在听清楚他刚才说的某个英文字母後,都吓愣在原地,不再有人敢出声附和老大。

他露出了微笑。

「笑三小?要耍酷也只有现在,」猥琐男凶恶的啐了声,「赏你三秒交代遗言!管你啥ABCDE的!」

「老大……我们撤退……」旁边一个男人拉扯他的衣角眼神恐惧。

w学院: 污学校

「蛤?」猥琐男瞪着他额冒青筋「就凭一个讲话ABC长相ABC的人就以为很屌了是不是?我管他ABCDE都一样!」

「可是可是可是……」

「看来英文字母背得很熟,夜校辍学的程度不错。」傅楠悠语气有笑脸色却是暴风雪般狂寒,「可惜你们刚出来都是菜鸟,知识明显不足啊。」

人群中只剩猥琐男敢大小声了,「你是在那边吠啥小的?」这家伙怎麽看怎麽不像黑道人怎麽敢说大话!他心里无限暴怒。

「没什麽,」他好整以暇的微笑,「来,让我们一起认识F这个字母的意义。」

我会好好教导你们的。他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