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在学校寝室被双老肥浪妇龙攻_双性文

李意期当即去村里的老六家买了口棺材,带着黎秋去把李嬷嬷安葬了。

没有喇叭唢呐的吹吹打打,也没有一路上哭哭啼啼的亲眷邻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入土为安。

黎秋觉得,李嬷嬷已经是幸运的了,至少比起尚书府那些无辜的人,比起她的爹娘。他们许是就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尸骨无存……

“走吧……”李意期看着女孩儿纤细的背影,沉声开口。她很坚强,从老郎中那儿出来后,就再没有掉过一滴泪。

“去哪儿?”黎秋下意识地问他,自己已经是无根的浮萍,漂泊无依,还能够走去哪儿?

男人看着她沉默了片刻,一颗心钝钝地发疼,“你忘了吗,我说过要帮你的……你……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先随我回家安顿下来,再作打算。”

黎秋笑了笑,她哪里还有嫌弃的资格,这位大哥也是运道不好,怎么就被她这个麻烦给缠上了呢……

李意期注意到女孩儿脸上的神色,清咳了一声:“嗯……忘了说了,我叫李意期,爹娘早年亡故,家中只有一个弟弟,唤作李怀璟。所以……所以多你一人也不过多了双筷子罢了……你……你不必在意的……”

男人短短的几句话说得磕磕绊绊,黎秋一听就知道这是个忠厚老实的农家汉子,当下也彻彻底底放下了戒心,“李大哥……我姓什么现在还不好透露,单名一个秋……”女孩儿打量着男人的神色,见他没什么波动,但还是下意识解释道,“倒也不是我故意不告诉你,只是,让你知道,对你百害而无一利……我……”

李意期不在意地摆摆手,笑道:“不碍事儿,原也没什么要紧的……”说着,男人抬头望了望已经西沉的红日,心中低叹,今天下午地里的活儿算是彻底耽误了,明儿早些起来吧……

“天色不早了,秋……秋姑娘,咱们回去吧……”男人有些拘谨,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唤她合适,他嘴笨,又没读过什么书,生怕说错话惹人家小姑娘生气。

双性受在学校寝室被双龙攻_双性文

黎秋这才真正仔细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他长得真是高大,相貌倒是坚毅俊朗,尤其是眉毛,又黑又浓。许是常年在地里劳作的关系,皮肤有些黑,但更衬得这双臂膀壮硕有力,此时瞧着这人高马大的男人这副腼腆的模样心下觉得有些滑稽,笑着回道:“唤我秋儿就好……”

“嗯。”男人闷闷应了一声,就埋头朝前走去,麦色的俊脸上难得地泛起红晕。

秋儿,秋儿……李意期在心里不知喃喃念叨了多少遍,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名字,怎么从女孩儿嘴里念出来就那么好听呢……他闭着眼摇摇头,真是魔怔了。

“李大哥,你怎么了?”黎秋见他又低头又摇头的,很是奇怪。

李意期闻言脚步一顿,也不回头:“没……没什么的……”

“哦……”黎秋瞧着男人宽阔的背影,心中有一分踏实,也有一分担忧。他们素不相识,就这样寄住别人家绝非长久之计。说来也奇怪,她竟然就这么听话地跟着一个男人走了?

黎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知道到底有多脏。所以他应该不是因为美色才昏了头收留自己的吧……看来书上说得不错,庄稼人虽见识少,但胜在心地如雪。

女孩儿就这样在男人背后不紧不慢地跟着,李意期也有意无意地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听着身后轻微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李意期家的院子。

“咱们到了。”李意期停下了脚步,侧头看向那堪堪到他胸口的小姑娘。

“嗯……”黎秋下意识地环视了一圈,统共连着三间陈旧的屋子,都不大,院子里种着一架瓜果,她也分不清是什么,平日里只有她吃的份儿,哪里认识那些吃食是从什么地方长出来的……木架下是一窝大大小小的鸡仔儿,叽叽喳喳叫唤个不停,倒是颇有生机。

双性受在学校寝室被双龙攻_双性文

李意期却注意到自家的门敞开着,莫非二弟今日那么早就回来了?

“大哥,你回来了?”李意期正要进门,身后传来了李怀璟的声音。

黎秋听到这温润悦耳的声音也转过了头,眼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儿,与李意期的相貌有七八分相似,轻轻瘦瘦的,比李意期稍矮一些,不过他生得白白净净又毫无娘气,没有丝毫乡下人的样子,一张清朗的俊脸上带着温和笑意,只是那身竹青色的衣裳洗得有些发白,否则便说是京城里哪家的公子她也是信的……

李怀璟此时正挽着袖子,手上还拎着一条刚洗净的鲫鱼,感受到女孩儿不加掩饰的注视,不由狭长的眸子微眯,“怎么,大哥,今日家中有客人?”虽是问话,他却是对着黎秋说的,语气间带着些许敌意。

“哦……这是我在路上遇见的一个小姑娘,刚刚没了祖母,如今无家可归,我看着可怜就带了回来……”李意期半真半假地解释道,顺手接过了弟弟手中的鱼,“正好,这条鱼可以招待招待……”

“哦?”李怀璟哪里是别人三两句就能糊弄过去的种儿,他家大哥平日里和姑娘家半句话都不多说,这闷葫芦的性子才让他都二十八岁了还打着光棍,今日怎么就突然怜悯起一个死了祖母的小姑娘,更难以置信的是还直接带回了家?

李怀璟敛去了嘴角的浅笑,朝黎秋走近了两步,细细打量起来,全身上下脏兮兮的,一双杏眼微红,应该是哭过,小手不自在地交缠着,还真是有几分我见犹怜的意思,“呦……倒是可怜……瞧着不是本乡之人?”

李意期也感觉到了二弟语气中的不善,皱眉把女孩儿护在了身后,“二弟,你别吓到她。”

“吓她?”李怀璟以为自己听错了,错愕地压低声音道,“大哥,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我问几句也不行了吗?”

李意期深深看了弟弟一眼,没有回话。

转身看向垂着双眸的黎秋,温声道:“你累坏了吧,不如先去洗个澡解解乏……换洗的衣裳有吗?”

双性受在学校寝室被双龙攻_双性文

黎秋摸了摸肩头的小包袱,低声道:“有的……”

“那便好,随我来。”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李怀璟面色铁青。这是什么野路子上的女人,是勾了男人的魂吗?才一日不见,大哥就跟变了个人儿似的,半点防备之心也没有!

……

半晌,李意期面无表情地回到院子里,耳根通红。

李怀璟赶忙凑了上去,也没心思关注这点细节:“大哥,那女子究竟怎么回事?”

“不就我说的那么回事吗……”

“大哥!”李怀璟生出了些无奈来,他这哥哥不讲理起来也是让人恼火,“那我问你,你可知道她姓甚名谁,家居何处,家中又还有什么人?”

李意期心虚地偏过头,轻声道:“我只知道她单名一个秋字,爹娘已经不在了,是个孤女……”

“孤女?”李怀璟嘲讽一笑,“大哥,你忘了吗?村头的秦寡妇初来我们村时也是这么说的,引得秦大哥百般怜惜,如今呢?她害死了秦大哥不说,还四处……四处勾搭汉子……绝非是我冷血无情,只是这种路上的女人,你看不过接济接济便也罢了,怎可带回家啊大哥,让村里人怎么看你!”

说起那秦寡妇,还常常穿得花花绿绿地在自家门口转悠,李怀璟知道这不要脸面的女人肖想他的大哥许久了,这破鞋就爱勾搭壮实有劲的庄稼汉……所以,他怕,怕现在家里的那个女人也是什么窑子里出来的,今后会克死自己的大哥,还出去找野汉子……

双性受在学校寝室被双龙攻_双性文

李意期却是倏地冷了脸,沉声道:“她不是这样的人。二弟,不许你胡说!”

“大哥,是你教我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如今你自己却不记得了吗?”

“快去温书吧,做好饭大哥会叫你。”李意期转过身,他不舍得对自己的弟弟说重话,所以索性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大哥,你……”李怀璟握了握拳头,心下有些无力。既然大哥如此倔强,那就由他来试探一番,如若是个正经姑娘,留下倒没什么,如若不是,那就……

“李大哥……”女孩儿轻轻柔柔的嗓音打破了兄弟俩的僵局,二人都寻声望了过去——

只见小姑娘云鬓微湿,娇嫩的俏脸带着沐浴后的潮红,如同一块儿上好的白玉染上浅浅的红晕,毫无夸张地说,真是美得令人窒息……一袭嫩黄的衣裳裹着女孩儿玲珑有致的身子,尤其是身前鼓鼓的那处,模样可观得很……

李意期此刻脑海一片紊乱,全是方才在破旧的木门缝隙里瞥见的白花花的玉体……他家里穷,没什么用来沐浴的地方,自己哥俩倒没事儿,在河里冲洗一番就好,黎秋是个女子,自然要在屋子里洗的。他在门外听着里头断断续续的水声,下意识地回头一瞧,就不可避免地看见了女孩儿赤裸的背部和修长的双腿儿……

如今,他更是震撼的是小姑娘的容貌,说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都是俗气,在他匮乏的词句里竟找不出一个词儿来形容这貌美到了极致的女孩儿。

一旁的李怀璟清咳一声,暗示他家大哥不要这样赤裸裸地盯着人家姑娘瞧,可是李意期跟傻了似的,充耳不闻,只直愣愣地把目光锁在黎秋身上。

“大哥,我先回房温书去了……”李怀璟故意提高了声音,又对黎秋守礼一笑,背着手回了房……

李意期这才艰难地收回了视线,结结巴巴道:“秋……秋姑娘,李大哥先……先去做饭,你……你进屋坐会儿……”

双性受在学校寝室被双龙攻_双性文

说完,逃也似的进了灶房,留下一脸疑惑的黎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本文独家首发自POPO原创市集http://www.popo.tw/books/610675)

————————————————————

码了个肥章~

今天故事告诉我们,像二弟这种谨慎的男人注定孤独终老,而大哥这样的傻黑甜才能抱得美人归。嘿嘿,大哥耳根通红就是因为看见秋儿洗澡了【捂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