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用英语怎么说一个口一个爱口口爱

刘婉秀的花穴里不断分泌出动情的爱液,因为肉棒的摩擦抽送,被打滑成泡沫,棒身上是随处可见的白浊,因为激烈的交合而被带出体外,两个人的结合处已经湿成一片。

李田毅满头大汗,不停地摆胯挺腰,一次次将自己火热肿硬的阳具操进刘婉秀的小穴里,里面湿热紧小,看似不能吞下他巨大的肉棒,可是每次不仅能吃下,还要贪心地吸吮不停,像个不会餍足的淫娃。

花心重重地挨了几十下,刘婉秀受不住地劝他:“轻些……轻些……”她连忙推着男人的腰胯,让李田毅不能肆意地蹂躏。

李田毅却不干了,一抽身把水淋淋的肉棒拔了出来。花径里没有了肉棒,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连心也跟着被抽了个空,刘婉秀张开了眼来,握住男人滚烫粗硬的肉棒:“田毅……进来……”

李田毅低笑着伸手将女人身子拨了拨。刘婉秀便懂得了他的意思,翻爬起来跪在床沿,把白嫩屁股支起来。男人轻笑了一下,扶定了女人的屁股,远远地对着鲜红的肉穴,猛地一耸,“噗”地一声全根撞了进去。力道用得过猛,刘婉秀甚至有些稳不住身子。

李田毅站定了脚跟,双手紧紧地扶着女人的屁股,咬着牙放开抽送起来,小腹撞在女人的白屁股上,“啪啪啪”地疯狂操干。

“嗯啊……呜……”刘婉秀开始呻唤起来,就像是在低低的饮泣。

李田毅最爱的就是女人的这种细吟声,肉棒也被这种销魂的声音逗得格外地坚硬,像根铁棒似的在女人的花径里戳进戳出。

一个口一个爱口口爱

李田毅俯下身,含住刘婉秀的两片红唇轻轻啄吻,刘婉秀毫无保留地回应着,舌尖抵着他的牙关舔弄,柔软灵巧的舌头一瞬间就被李田毅吃到了嘴里,他放肆地吸吮,发出响亮的口水声。

李田毅分开刘婉秀的双腿,好让自己入得更方便也更深,紫红色的肉棒一次次地插入抽出,反复贯穿着刘婉秀的身体,有时候用力过猛了,刘婉秀甚至觉得她要被顶穿了。火热的肉棒脉络明显,上面的血管凸起,火急火燎地擦弄小穴,刘婉秀的甬道一片烫热,让她整个人发烫发热。

李田毅的肉棒尽情挺送着,柔软的小穴经过粗硬的开发,开始贪婪地吸绞,包裹着肉棒不停地按摩挤弄,硕大的阳具被吸弄得极为舒服,无法言喻的快意通过交合处蔓延至两个人全身。

“好爽……婉秀……你的小穴太舒服了,告诉我,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舒服?”李田毅一遍操干一边粗声问着。

“啊……嗯……田毅……我喜欢你这么……干……嗯哈……好粗好烫……可是很舒服……”刘婉秀意乱情迷的话,让李田毅更加卯足了劲操干她,两个人激烈地缠绵,一场性事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刘婉秀的小穴无意识地收缩吸绞,甬道抽搐痉挛,随着肉棒的抽插而跳动,两个人互相交缠紧绞,舍不得有一丝一毫的分离。

刘婉秀快感不停滋生,那根粗长的阳具每次进出都能更加刺激爱液的分泌,快速地抽插所带来的刺激蚀骨销魂,令她酥软不已,嘴上的呻吟一波高过一波,完全忘却了隔壁的儿子儿媳。

李田毅深入浅出地插弄了一会儿,开始将速度变缓,只留龟头在里面,然后再将肉棒狠狠地撞进去,力道凶猛,以致阴囊拍打在会阴处时,发生清脆响亮的啪啪声,如此几次,刘婉秀的阴户就被沈甸甸的囊袋拍得通红。

刘婉秀提着臀下意识挺腰,不断迎合着李田毅的入侵,兴奋地一次次吞下火热的巨物,让李田毅失控地又开始猛插狂顶。女人的双乳因为过激的抽插而前后晃动,李田毅视线火热,一边抓住一个用力地蹂躏,下体使劲地抽插操干,刘婉秀立即哀叫连连,“啊啊啊……要被干穿了……太重了……”

一个口一个爱口口爱

刘婉秀的双腿渐渐挂不住而滑落下来,李田毅放开双乳而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折叠前倾,让私处完全展露出来,李田毅的肉棒蛰伏在毛丛中,犹如狰狞的黑龙插到刘婉秀温热的小穴里,粉嫩的媚肉被他的蛮横抽插给干翻出来,又随着他的插入被强行塞回去,力度凶悍可见一斑。

不一会儿工夫,女人的白屁股上便撞得一片通红。肉缝的边上带出一抹抹白色的泡沫来,那紧绷的穴口开始一松一紧地抽搐,李田毅知道女人要来了,抖擞着精神加大马力快速地抽动起来。

刘婉秀的穴壁狠狠嘬着坚硬的肉棒,李田毅更加凶狠地刺穿,逼出她更多好听的娇吟,刘婉秀被干得四肢绵软,有气无力地求饶:“不行了……嗯哈……田毅……饶了我吧……”

李田毅闻言更是欲火中烧,摆胯挺臀大肆抽插,硕大的龟头不停地撞击子宫口,他在刺激刘婉秀为他敞开,好迎合他即将喷出的精浆。

李田毅的动作果然引得刘婉秀急剧收缩穴壁,不停地绞紧肉棒,李田毅奋力地冲刺,肉体的碰撞声越来越响亮,两个人的交合越来越激烈。

“快了……要来了……啊啊啊……不行了……”刘婉秀凌乱地呻吟着,不知不觉带上了几分哭腔,泪水已经蓄满了她整个眼眶,闪动的睫毛上全是晶莹的水珠。

淫靡的拍打声,淫乱的呻吟声,充斥在整个房间里,李田毅的的囊袋绷得很紧,随时准备释放里面浓黄的子孙浆。

“嗯……婉秀……要射了……”李田毅低吼着,他做着最后的几下冲刺,高速地律动让他憋红了脸,刘婉秀已经完全迷乱,随着李田毅激烈的抽插,发生高亢的尖叫,同时伴随着一股花液泄了出来。

一个口一个爱口口爱

李田毅终于也撑不住了,闷哼一声发起了最后一次猛撞,终于把刘婉秀的子宫口撞开,乌黑的囊袋几次收缩,而他滚烫的热精满满地灌入了她的花房中,连射数股精液的肉棒还在痉挛着跳动……

良久,李田毅将疲软的肉棒从女人的穴里抽出来,一夜的欲望得到了彻底的发泄,这才满足地起身,耳边响起隔壁“吱呀”的开门声,立刻翻身而起,也来不及收拾,把沾着浊液的肉棒塞到亵裤里,对着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刘婉秀说道:“你再躺会儿,我先出去。”

果然,刚出房门就对上了看向自己的儿子,父子俩都默契地红了红脸,却也都心照不宣地不戳破。

都是男人,与自己媳妇儿干这事儿有什么可以避讳的?更何况还是自家的儿子和父亲。但是到底有些个别扭……

————————————————————

这个故事也要接近尾声了,今天比较空,再多更一章吧

别的不说了,走过路过留个言收个藏投个珠吧,爱泥萌~

一个口一个爱口口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