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宫口h甜宠文沁感未知的秘密在线看国语1v1:口h文

正是晌午时候,毒辣的日头打在河上,一片晃眼的波光粼粼。河畔的绿草热得发蔫,这时候,村道上一人也没有。

忽然,平静的河面“哗啦”一声巨响,一个英俊的儿郎探出了水面,身手矫健地朝着自家的乌篷船游去。

一把翻身上了船,李意期抹了把脸上的水,瞧瞧周围只有条吐着舌头的黄狗,便利落地脱下了上衣和外裤,只剩一条亵裤在身上,露出精健的上身和修长有力的小腿。熟练地将衣裤晾在船顶,吹着口哨钻进蓬内。这般炎热的酷暑,他最爱的便是扎个猛子,这河水清凉甘甜,最是宜人。

船儿随着河水微微荡漾,正是百无聊赖的当头,李意期看到小路的尽头走来一个俏丽的身影:一身碎花白裙,长长的袖子遮住了主人的皓腕,只下身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儿,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撑着小洋伞,快步向河边走来。

这不是他家黎秋又能是谁?

李意期是万万没想到这么热的天阿秋还会来寻自己,这娇气的丫头最怕热了,还怕自己被这日头晒黑了去,瞧瞧这不还穿着长袖的裙装嘛。不过啊,他家媳妇儿怎么穿都美,意期笑着想道。

突然意识到自己正赤裸着上身,下身也只一条亵裤……黎秋怕羞,见到自己这副模样还不给吓跑,虽是定下了她,到底没有成婚,还是守礼些吧。

这般想着,李意期捞过船蓬上的衣裤,啧,还是湿的……刚晾上的衣服,便是再毒的日头,一时半会儿也干不了啊。没法子,黎秋马上就到了,麻利地套上裤子,又穿上衣服,站在船头等着他家阿秋。

撞开宫口h甜宠文1v1:口h文

黎秋走到岸边收了伞,看着男人眉眼里抑制不住的喜悦,悄悄抿嘴笑了。李意期看着阳光下的黎秋,白得晃眼,再衬上这似有若无的笑意,美得让人窒息。

“啊——”黎秋一声惊呼,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已经被男人抱到了船上。李意期盯着女孩儿羞红的小脸,手下便是她柔软娇嫩的身躯,他舍不得收回自己的手臂。

“你的衣服怎么是湿的……”

男人闻言立刻收回了手,暗暗埋怨自己的莽撞,把阿秋弄湿了可怎么好,后悔地挠了挠头发,自责道:“阿秋,我忘了……”

黎秋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自己衣裤是湿是干还能忘?还不脱下来,虽是夏天,也不该穿着湿衣服,赶明儿感冒了可怎么好?”

原来他的阿秋不是嫌弃他,是关心自己呢……

“傻笑什么呢,你快脱了吧。”阿秋没好气地拧了一把男人结实的手臂,眼里尽他挺拔的身躯。

“诶。”李意期瞧着黎秋关切又微恼的小脸儿,又麻溜儿地脱了衣裤。因这亵裤也还是湿的,紧紧贴在男人的大腿上,也勾勒出他尚未苏醒但也形状可换的事物。

撞开宫口h甜宠文1v1:口h文

黎秋自然看到了,立刻脸上红晕翻涌,方才只怕他受凉,倒是没想到这个茬,自己一直催他脱衣裤,此时倒是多了一层惹人误会的意思。

“这食盒里是冰镇过的西瓜,是外公托我送来给你的……嗯……你趁着凉快些吃了,我该回去了……”

李意期皱眉打量着黎秋闪躲的眼神和脸上的红云,他这又是做错了什么,话还没说上几句呢就急着走。她第一次为他送东西的喜悦霎时冲减了大半儿:“怎么了阿秋,你知道我见着你有多高兴吗,你怎么就这样急着走。莫不是并不愿见我?”

“不是的,”黎秋脸色更红,有些恼羞成怒,“你这傻瓜,我不与你说了。”话落转身就想上岸。

李意期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也不松开,拉着她往身下探,嘴上闷笑:“我家阿秋不就是怕见这个吗,上回不都含过了吗,嗯?我记着阿秋还说爱吃意期哥哥这里射出来的阳精呢……”

“呜呜~不许说不许说……”黎秋听着李意期的几句调戏,竟生生羞出泪来,小手捂上了男人的嘴,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污言秽语来。

李意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心,女孩儿受惊地收了回去。男人却再也不肯,闷闷开口:“好阿秋,我再不说这些诨话了,但你好歹帮帮我,我想你想得紧。”

男人饱含情欲的黑眸紧紧胶着她如水的眸子,又是生得这般英俊的相貌,似是受蛊惑般,女孩儿的两只嫩手便被男人长着薄茧的大手拉着,攥着他湿漉漉的亵裤缓缓脱了下来。

撞开宫口h甜宠文1v1:口h文

李意期硕大的肉棒就这样暴露在两人的视线下。黎秋慌忙闭上了眼,男人的吻立刻铺天盖地地压了上来,大舌灵活地撬开女孩儿的贝齿,缠上她柔软的香舌。黎秋不受控制地呻吟出声。而这呻吟如春药一般,彻底打破了男人残存的理智。

他一手握着坚挺的肉棒,塞进黎秋手里,女孩儿似乎被烫到般收回了手,颤抖着眼睑微微娇喘,男人的吻不停,舌头还在女孩儿口中肆虐,贪婪地吮吸着她嘴里的香津。大手不容抗拒地拉她的手,圈着他滚烫的阴茎。只是男人的阳具生得太过魁梧,她的小手只能堪堪握住他鹅蛋大的龟头,李意期便这样握着黎秋的柔滑的手儿,前后套弄起来。

“嘶——阿秋,好舒服啊……”男人闭着眼,感受着肉棒上来回套弄的滑腻触感,另一只手隔着黎秋的碎花裙儿摸上了她的乳儿。

“啊……意期哥哥,不要……不要这样……”女孩儿的声音娇得能溢出水来,一副欲迎还拒的音儿,勾得李意期欲火更甚。

他忍不了了,今天无论如何要了她,就在这条他陪伴了大半生的乌篷船上要了她!这念想如魔咒般统治了男人行为,他一把抱起女孩儿,嘴上不停地吻着她,往船蓬里走去。

许久,男人离开了黎秋娇嫩的唇瓣,微微有些红肿:“阿秋,意期哥哥忍不住了,你把身子给意期哥哥好吗?”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却是格外好听。

黎秋双手环上李意期的脖子,水汪汪的双眸含着泪,乖巧地点头:“好。”

男人低头亲了亲她汗湿的额头,“放心,我一定轻轻的。”

撞开宫口h甜宠文1v1:口h文

话音一落,男人就行动起来,轻柔地脱去女孩儿的凉鞋,手里攥着娇小玲珑的玉足,五颗趾头秀气地缩在了一起,李意期知道他的阿秋很紧张,一口吻上了她莹莹的玉足,似是膜拜什么圣物一般仔细舔过每一根趾头。

黎秋压着嗓子娇声娇气地呻吟着,男人却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即便下身的肉棒涨得如同热铁,他只想给女孩儿最好的第一次,也给自己最好的第一次。

男人炽热的吻顺着女孩儿修长细嫩的腿缓缓向上,黎秋实在受不住,娇娇地叫了一声,“啊……意期哥哥……”便浑身颤抖起来。李意期刚掀开女孩儿的裙子,便见那小巧的亵裤湿得不成样子,心下惊喜不已,他的女孩儿竟然这般敏感,都还未碰到她的花穴就泄了身。

李意期隔着黎秋湿漉漉的亵裤对着花径口重重一吻,女孩儿绵长的高潮尚未过去,颤得更厉害了,不禁哭出声了,为这从未体味过的快感,也为花径里前所未有的空虚与酥麻感。

“阿秋不哭,意期哥哥马上就疼你。”

————————————————————

要吃掉了【捂脸

撞开宫口h甜宠文1v1:口h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