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和男友电话穿帮后续述吃

眼看天色已渐渐变得昏暗,仲德一行人却还在回程的半路上,走着走着仲德突然停下脚步…

「不对!」

「仲德,怎麽了?」

「子杰,你不觉得我们走过这里吗?」

「我也搞不清楚,这里除了树就是草,再不然就是石头,看来看去都一样,不过照理说我们早该走出弯曲的山径了。」

「到底是在哪里走错了呢?我们不自觉的在山里绕着了。」

仲德和子杰抬眼望向周围这一成不变的景色,显得有些担忧,子若突然用力从子杰的背後抱住他,说起来子若好像有一段时间都默不作声了。

「子若,怎麽了?」

「四哥,我走不动了,对不起!我真的走不动了,而且我的脚好痛喔。」

子若把脸埋在子杰背上,子杰拉着子若转过身来,见她一脸痛苦的表情,便拉着他朝一旁的大石头去,这才惊觉子若的脚步有些跛。

「子若,你脚怎麽了?快坐下来让我看看。」

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述吃

子若像泄了气般的整个人瘫坐在大石头上,子群示意仲德先留在原地,指挥着手下去探路,仲德亦赶紧靠过来关心子若。子杰帮子若脱下鞋子。

「痛!子杰,轻一点啦!」

「你坐好别乱动!」

果不其然,正如子杰所料子若的脚跟又红又肿的,还磨出了个大水疱(这趟路真难为这个大小姐了,不过子若果然流着大将军的血,肿成这样还努力忍着,真是可爱的妹妹啊!),他盯着它沉默许久,思索着如何处理这个大水疱,让子若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子杰,怎麽了?干嘛不说话?」

「子若!」

「什麽?…呵呵,你别那麽严肃嘛,挺吓人的。」

「你的脚起了个大包。」

「那…会怎麽样吗?」

子若忍不住瞠大了眼,疑惑的贴近子杰和他严肃的对望着,仲德扬起一丝笑意看戏似的靠着一旁的大树,子杰突然大笑道:

「不会怎麽样,只不过我们前进的速度又变慢了,这下可糟了,迷路也就算了,恐怕还得背着你走,唉!我这条命恐怕也得去掉一半呢。」

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述吃

「什麽话,我才不要你背呢,只要让我休息一下,我自己会走。」

「哦?这麽逞强,那你待会可别求我,在那之前我得先帮你处理一下。」

「处理什麽?!」

子若惊疑的盯着子杰,子杰从怀里取出了一把精致的短刀,一把抓住子若那起疱的脚。

「你要做什麽?子杰!」

子若惊张得双手抵着大石头,整个身体僵硬的向後仰,仲德则摀着嘴在一旁偷笑。

「我得帮你把这个水疱戳破,包紮起来,不然你要怎麽穿鞋子。」

「不要,快点放开我,不要你鷄婆,我自己会想办法。」

「我帮你处理掉,总比让它自己磨破的好。」

子若死命挣扎着,却怎麽也抽不回子杰手上那只脚,子杰看了一眼在一旁猛笑的仲德。

「仲德你别光笑,快帮我抓住他呀!」

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述吃

「不要!仲德,我警告你,不准过来。」

虽然子若这麽说,仲德还是一步步的靠过来,让她着实有种待宰羔羊的感觉,再怎麽用力挣扎也没用,仲德一把抱住了她,更紧紧抓着她的双手,被仲德有力的双臂紧抱着,他的呼吸声就近在子若耳边,让子若动弹不得更涨红着脸,子杰举起短刀,一道冰冷的刀光刺进了子若眼里。

「别!臭子杰…不要!呀…」

子若一声惨叫,另一脚更在子杰身上踹了好几下,不过他仍乾净俐落的将水疱处理掉,并撒上了外伤的药後包紮起来,子若紧闭着眼不敢看,却隐隐传来仲德的颤动,她张开一只眼看他…

「噗!…」

仲德终於忍不住噗嗞一声笑出来,松开紧抓着子若的手,仲德和子杰的笑声就在这荒野敞开来。

「喂!你们很过份吔,联合起来欺负我,还敢笑!」

「谁欺负你来着,我们是在救你,不知感恩的家伙。」

子杰在子若的前额敲了一下,仲德继续笑着却遭子若一记白眼。

「慕仲德,你笑什麽?你忘记头发的事了吗?」

受到威胁仲德赶紧克制住笑意(是喔!差点忘了答应过不笑他的)。

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述吃

「没忘!没忘!大将军家的少爷,我会努力憋着的。」

(诶?大将军家的少爷!怎麽觉得好刺耳,可恶!其实他是打从心里笑我的吧!)

「我看,你还是别开口好了。」

子若沮丧的憋着一肚子气,子杰轻笑着。

「让仲德笑一下有什麽关系,我们现在可是苦中作乐呢。」

「什麽叫苦中作乐啊!你们俩个拿我的痛苦来寻开心吗?」

子若额头上爆着青筋,子杰和仲德一听忍不住又一阵笑。

「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傻瓜,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迷路了。」

「迷路!对喔,你刚才说我们迷路了,那怎麽办啊?天都快黑了,难不成我们要在这荒郊野外过夜吗?」

子杰在子若身边坐了下来,随手捻了一朵小野花玩弄着。

「那有什麽办法,天都快黑了,这深山野地的,还是留在原地比较安全,而且这四周还算空旷,有什麽动静也好察觉。」

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述吃

仲德走到大石头的另一端坐下来,和子若背倚着背,仰起头後脑勺轻靠着子若的头。

「抱歉啊子若,都怪我一时不察在哪儿拐错了弯,才会迷路。」

仲德伸手摸了摸身後子若的头。

「辛苦你了,走得脚都起疱了,一句抱怨也没有。」

「哪里,还不是我硬拉着你们来的,怎麽可以抱怨啊!只是我现在又渴又饿的,全身无力呢。」

子杰起身牵着子若的手,把手里的小花递给她…

「你和仲德在这儿等我,我到附近看看,说不定有山泉或野果什麽的。」

子杰一转身子若赶紧抓着他的袖子…

「子杰,别走太远,要小心一点。」

感觉到子若的担心子杰窝心的笑了,从怀里拿出了两颗白石头交给仲德。

「打火石?」

口述上领导吃我奶过程:口述吃

「没错,仲德你会升火吗?」

「我?别把我当夏子若,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

这话听来还真刺耳,子若马上抗议着。

「诶…你这话是什麽意思啊?」

「哈哈!我是说没问题,升火的事就交给我。」

「哼…」

子若一副想咬人似的样子盯着仲德,他则笑着玩弄手里的白石头,发出咔咔的响声,子杰转身朝草丛里去,背着他挥手。

「拜托你了,子若也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