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互相美男师傅们放过徒儿吧摸口述_口述尻

子逸与江刺史一行人经过了十数日的赶路终於来到了豫州的州界…

「江刺史,累的话我们可以休息一会儿。」

「不用,我还撑得下去。」

「大人,你可别太勉强自己喔!」

「没事的,走吧!」

正当子逸一行人准备继续前进时,正面迎来了一队人马(身着军服!是军方的人,席格将军派来的吗?)子逸稍微提高了警觉…

「来者何人?」

「卑职是席格将军手下的中部校尉,奉命前来迎接少将军。」

「少将军?还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我呢,正确的说我现在的职衔是代安西将军才对,难道豫州没接到这项通知?」

「呃!不是的…」

子逸见眼下的中部校尉面有难色,便不续追问下去…

两女互相摸口述_口述尻

「也罢!校尉,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这样会比较好称呼。」

「卑职姓时,名雨桐。」

「好名字,很特别的姓氏和有意境的名字,想不记着都难呢,那麽时校尉,接下来就请你带路吧。」

「是!卑职遵命,少将军请随我来。」

时雨桐领着子逸等人返回豫州的都城堎墩…

当子逸等人来到州府前时,席格将军与豫州州令早已等州府大门前了,子逸随即跳下马来。

「夏将军,果然如传说般的年轻啊!真是英雄出少年,下官是豫州州令高振羽,欢迎你来到豫州。」

「谢谢!往後还请多指教。」

子逸礼貎的与州令握了手,州令身边一位身着军服体格壮硕,却明显憔悴的人,想必便是席格将军了,子逸转向席格将军,主动伸出手来…

「想必您就是席将军吧!晚辈夏子逸请多多指教。」

「小将军一路辛苦了,今晚请好好休息,我已命人为你们准备了一落别苑,希望你们会喜欢。」

两女互相摸口述_口述尻

席将军苍白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笑,伴着他脸上的皱纹,让人深刻的感受到他有多麽的为国辛劳。

「谢谢!让您费心了,既然我们来了,接下来的事请将军暂时交给我,您就好好休息吧。」

「别,别急!咳!小将军还是先到别苑休息吧!咳!咳!」

席将军显然身体很不适,他的手微微捧着自己的腹部,一旁的时雨桐则紧紧揪着眉,子逸察觉到了…

「那…就谢谢将军的好意了,我们今天就先到别苑休息。」

「那…雨桐,咳!咳!你…咳!!咳咳!!…呕~…」

子逸一行人同时睁大了双眼(吐血了!!),子逸赶紧伸手想扶住席将军,时雨桐却着急得抢先一步扶住他…

「呃!席将军你还好吧!」

「将军他没事的,他不会有事的,我先送将军回去,州令大人,就麻烦你带少将军他们到别苑去。」

「我没事的雨桐,你先送小将军他们…」

「请您不要再逞强了,将军!拜托你!」

两女互相摸口述_口述尻

时雨桐显得有些激动,看得出来他很担心席将军的身体,另一方面看则是他对席将军的忠心,子逸全看在眼里。

「席将军,你就让时校尉送你回府吧,身体重要,州令大人会为我们安排的。」

「是啊!我会好好接待夏将军的。」

(接待?我们不是来这里接受招待的吧!!)子逸对州令的用词有点意见,不过他没多说什麽,只想让席将军快点回府休息。

「小将军,那老夫就先失礼了。」

「哪里的话,席将军请慢走,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

席将军向子逸点了点头,在时雨桐的搀扶下回府去了,子逸一行人也在州令的安排下,住进了别苑。

这是子逸在豫州的第一个晚上,他斟了杯酒独自坐在院子里,望着月看似沉思着…

「小将军,早点休息吧,赶了这麽久的路,就算是你也应该累了吧!」

「喔!是孙浩啊!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吧!」

「是!」

两女互相摸口述_口述尻

孙浩在子逸的身边坐了下来,子逸帮他斟上一杯酒…

「我来吧,怎麽好意思让小将军倒酒呢!」

「别在意这种小事,孙浩,刚到豫州感觉如何?」

「嗯…这个嘛…基本上人好像还满好相处的,不过席将军看起好苍白,情况比我想像的还糟,这可不好了,看来我们没有一年半载是回不去了。」

子逸长长的吁了口气,放下手上的酒杯…

「我总觉得被当成客人了,但愿只是初见面的关系,不过席将军的状况的确不好,希望他不会有事,否则不止一年半载,恐怕…」

「小将军你别吓我!!」

孙浩激动站起来,子逸看了他一眼轻笑着…

「你这麽激动做什麽?我总得先把状况先想起来啊!」

「…我可不想留在豫州啊!家母年事已高,我不想离家那麽远。」

「真是的,我们的对话对席将军也太不敬了,不过我还满担心他的状况的,明天一早我们先去州府了解一下豫州驻军的状况,之後就上安西将军府去探一下席将军的病情。」

两女互相摸口述_口述尻

「是!」

「大家都累了!今晚好好休息吧!」

「是!小将军也是。」

子逸对孙浩笑了笑起身伸了个懒腰,朝着房间走去…

「你也早点睡吧!孙浩。」

「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