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互女人把脚张来开让男人桶安全相摸口述: 口述尻

阿阳手心里涂满了沐浴乳,然后轻轻的摸上了我的肩膀。

他的手滑过我的身体,温柔又暖和。

唔,阿阳使坏,滑溜溜的摸着我的小肉茎。

我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是胸部,最可爱最脆弱的地方是小阴蒂,现在他一手摸着我的嫩乳,一手抓着我的小鸡鸡,借着沐浴露的光滑油腻尽情的揉弄。

我娇喘连连,娇小的身体几乎站立不住。

突然,阿阳从背后摸到了我的腰部,然后一路插进了我的臀缝,滑腻的沐浴液被抹在菊花口上。

我剧烈的一阵颤抖。

那里是人家的小穴啊!

身体上最最娇嫩脆弱敏感的地方啊!

不不不……不可以摸那里啊……

不知为什么,自己玩弄菊花和被别人触碰,感觉完全不一样!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我浑身发软,娇乳被轻轻握着揉捏,一阵阵电流源源不断的冲进身体里,下体被粗糙的大手玩弄,快感不停的发出。

而现在,乳房上刚一轻松,敏感的后穴就被戳弄着玩……

唔啊啊啊啊~~~~没力气了啦……

我浑身脱力,但是就在我倒下的时候,阿阳一把抱住了我滑溜溜的娇躯。

“笨蛋……哈啊啊……阿阳……你、你好坏哦……那里不可以那样……玩嘛……”

“老婆大人,舒服吗?”

“唔唔……嗯嗯……”

好舒服……鸡鸡被那样玩弄,被这样抓着撸……人家会受不了的呀……

我靠在了阿阳的肚子上,他的腹肌很发达,八块壮硕的腹肌趴上去很有安全感。

我娇喘连连,嘴里发出不甘心但又舒爽无比的呻吟声。

突然,阿阳爱抚我菊蕾的粗大手指,微微往里捅了捅,进去了一点点。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哇呀!!!阿阳……那里……不可以……”

我试图阻止阿阳往我的体内插入,但是胳膊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收缩着菊蕾。

可是菊蕾被阿阳玩弄的已经酥麻不堪,根本没有多少力度。

于是阿阳把一个指节缓缓插了进来。

在沐浴乳的作用下,我的小菊花非常的润滑。

“老婆!你这里,好紧!我的指头都被吸住了!”

阿阳惊讶道。

“废话!人家是第一次啦!”

“真的吗?”

“唔嗯……不是严格的第一次,以前被插进来过一点点,但是没有做下去,所以现在还算是处女小穴。”

“那个人是谁?”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我爸爸……”

“岳父大人!?你居然和伯父……”

“只是给他口过一次,然后用脚射了几次而已。”

“什么!?你居然口交过?”

“只有一次啦……怎么?生气了?”

阿阳停下了对我的爱抚,我喘了会儿气,站直了身子。

“你……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处女……”

“所以那又怎样?你只是喜欢我的身体吗?!你说过你会爱我的!”

“我……我爱你……但是这……好吧……好吧,我接受,但是你以后做爱只能和我做!!”

“唔嗯……”

阿阳突然扑了过来,把我身上的泡沫冲干净。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然后一把抓住了我。

“阿阳……好痛!干什么嘛?!”

“你的处女,是我的!谁也夺不走你!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阿阳呼吸粗重,仿佛发情的野兽,牢牢的抓住了我纤细的胳膊。

我拼命挣扎,但是他的力气简直是恐怖的,没有半点挣脱的可能。

“阿阳你疯了!?给我滚开!!!”

我情急之下一声大喊。

阿阳似乎被刺激到了,他低声怒吼着:“你这淫贱的骚婊子!我早就想操你了!我要把你的淫水操到狂喷!我要把你的小菊花捅烂!我要把你的丝袜腿舔到骨折!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你!”

说完,阿阳把我摁在了大理石洗手台上,我的双手被他一只手抓住,他的另一手用力抓揉着我的小屁股。

我被他捏的生疼,那里是伪娘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怎么受得了他这么折腾。

不禁痛呼了出来,但是他似乎愈发兴奋,兽性大发,眼睛里没有了对我的爱怜,只有散发着凶狠的淫光。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我感觉我的屁股被他大大的扒开了。

“卧槽!这小屁眼简直是艺术品!太诱人了!我的大鸡巴要受不了了!”

他用手指猛地捅了进来。

我高声痛呼,没有任何润滑,全靠着巨力,粗糙的大手指头尽根没入,在我脆弱的直肠里用力抠挖。

“不要!不要这样子!好痛!!呜呜呜……”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里面一个可爱娇小的白嫩赤裸萝莉正被压在洗手台上,无力反抗身后的巨兽,可怜的萝莉大眼睛里不停的流出泪花,表情痛苦不堪,但是除了哀求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我的脚够不到地面,没有任何支点,整个人趴在洗手台子上。

对着可爱的萝莉施暴,似乎让阿阳无比兴奋,硕大的鸡巴甩在了粉嫩萝莉的小屁股上。

我的小屁股被他的鸡巴打出了一阵阵肉浪,嘴里娇叫连连。

“啊呀!唔呀!嗯……咿呀!……阿阳快停下!不要了,我不要了啦!!呜呜……”

阿阳粗暴的对待我,让我被吓的哭了出来,但是这和更加激起了他的兽性。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他放开了我的双手,我下意识的要逃走,胳膊刚撑在台子上,我感觉我的小屁股被两只大手用力掰开。

然后一个火热滚烫的东西顶在了蜜穴口。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就直冲到了浑身上下没一个角落。

我的可怜的菊穴,被无比粗暴的撑得大大的,然后一个巨大的长长的棒子一路往我的肚子里插了进来。

我疯狂的惨叫着,比爸爸那次还激烈。

镜子里,那白嫩的萝莉此刻满是痛苦的表情,眼睛上翻,口水从嘴边流出,纤细的娇躯剧烈的抽搐,一双美腿拼命踢蹬,胸前雪白的娇乳随着抽搐的身体乱颤不已,身后,一丝丝红艳的鲜血喷出,直接把那根恐怖狰狞的巨大鸡巴染成了血色。

疯狂的剧痛让我几乎晕过去,但随之而来更大的痛苦让我又清醒了过来。

我的肚子!

阿阳的巨根丝毫不停,仗着主人的力量不断深入。

镜子里的娇小萝莉挺起了小腰,肚皮上一个长长的巨大凸起从两腿间一直延长到了小腹,然后继续破开障碍,冲着我的胸腔插来。

我的五脏六腑大幅移位,喉咙里大口大口的白沫往外吐。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我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像是死尸一样趴在台子上,小屁股被抓的巨疼,他的大鸡巴在我的肚子里乱搅。

我感觉他的粗大东西在我的血液润滑下一往无前,一直插到了我的肚脐以上,差一点就到达肋骨了。

肚子被撑的大大的,一个明显的柱状浮现出来。

我才一米四的身高,实际上更娇小一点,而他几乎有两米高,鸡巴有三十厘米长,孩童胳膊那么粗大,龟头更是相当于我把拳头插进了屁眼。

我的身体死鱼一样的不自觉扑腾着,口吐白沫,意识模糊。

我会死的……

我会就这么被操死的啊……

但是紧接着的痛苦让我再次醒来,这不亚于地狱般的酷刑。

他的大手握住我的纤腰,把我当成了飞机杯一样摇动,疯狂的大力抽插起来。

他的大鸡巴拔出到龟头部分,不等我喘口气,又一路直插胃部,我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终于呕吐了出来。

“唔呕呕……”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我说不出话来了,呕吐物随着他的每一次插入而往外吐一口。

我的鸡鸡因为剧痛而软了下来,忽然被磕在了台子上。

我现在变成了飞机杯一样,不是他在动,而是我被抓着套弄他的鸡巴。

鸡鸡和蛋蛋被撞,我疼的浑身发抖,但是似乎让他觉得紧了不少。

于是地狱来临了。

他一手摸到了我的蛋蛋。

但是不像刚才那般温柔。

他狠命的抓紧。

我被这恐怖的剧烈痛楚弄的死去活来,菊花流着血,拼命地收紧,他爽的大口喘息开来。

“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我……我会死的!!”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在某一次插到胃部时,我晕过去了……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但等我醒来时,噩梦没有结束。

我被翻了过来,正面躺在台子上,两腿被大大分开,他摁着我的肩膀,把我一次次摁在大鸡巴上,然后一口气插到底。

我的菊花已经失去知觉了,肚子除了一次次的胀痛,即便是被操的变形,高高的鼓起,也没有了剧痛,而我的鸡鸡我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但是,他发现了我还剩下的敏感点。

我的乳房!

我粉嫩可爱的乳头被他粗暴的捏弄,疼痛让我的菊花一次次收紧。

我的小鸡鸡无力的垂在胯间,我怀疑蛋蛋已经碎了。

“谁来……救救…我啊……”

镜子里,那可怜的粉嫩幼女无力的瘫软着,她的肚子从小腹开始,一直到胃部,隆起了一根粗大无比的巨型柱状物。雪白的肌肤和下体血肉模糊的惨状令人触目惊心。小小的身体和她身下那个强壮的野兽形成鲜明对比。

阿阳疯狂的抽插着,就像一个打桩机,把我操的胡乱抽搐。

终于……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近乎于精神崩溃,大眼睛无神的垂下,仿佛一具尸体般任其折磨。

阿阳发出一声低吼,大鸡巴在我的肚子里一阵乱搅,搞得我又口吐白沫,翻着白眼。

然后海量的精液滚滚而来,我的肚子仿佛气球一样迅速胀大,这火热的乳白色液体一路冲进了我的肠子里,然后逆流而上,进到了胃部。

我感觉强烈的呕吐感根本无法控制,一股腥臭的味道从肚子里冲上嗓子眼,然后大口大口的粘稠精液从嘴里喷出。

他的精液把我填的满满的,菊花出也溢出了精液。我真是上吐下泻……

他终于拔出了那根恐怖的巨物。

我感觉肚子迅速塌陷下去,菊花里的肉脱了出去,菊花大张着,无法合拢。

我躺在了洗手台上,镜子里那个原本活力十足的萌萌萝莉,此刻像是被玩坏的飞机杯一样丢弃,浑身上下的雪白肌肤上,精液到处都是,菊花已经脱肛,精液像是泄洪一样哗啦啦的往出流。

我完全瘫软着,我感觉我的意识正在模糊……

我要死了吗?

两女互相摸口述: 口述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