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之浪货用小孩胳膊摔断多久能好力夹口述哦

亚媖愉快的回到了一片死寂的餐厅里,四个儿子每个都不苟言笑的瞪视着子若,子若则像个小媳妇似的低着头(这些笨儿子,一个个都跟他老爸一样),亚媖在子若身边坐下来,轻拥着她,并抚着她滑顺的秀发…

「我的乖宝贝,你很诚心的在商量事情,并没有做错什麽,不需要像犯了什麽涛天大罪似的。」

亚媖回视了四个儿子,儿子们明白母亲的意思,稍稍收敛了自己的态度。

「娘!不能让她去啦,我不能让我妹妹单独跟个男孩出去这麽多天,就算是仲德也一样。」

「我赞成三哥的说法,这麽做的确不妥,她从不曾独自外宿,何况路途那麽远,我也不放心让她去。」

子楚和子杰都清楚的表明反对的立场,亚媖不置可否,子墨则一直沈默的盯着子若,像是在跟她做心灵沟通似的,子群轻蹙着眉,像是在思考着什麽。

「娘!爹人呢?」

「他刚才接到命令进宫去了。」

「刚才?!」

(大概殿下也去跟皇上提这事了,皇上如果知道是子若应该不会答应!他不是想立子若为妃吗?应该会提防子若跟殿下产生额外的感情吧,就怕他不知道仲德所认识的五公子其实就是子若,唉呀!这事还挺麻烦的,怎麽大哥才出门第一天就丢这麽大的难题给我啊!不管哪个层面看都不能让他们成行,现在就先等爹回来再看看皇上的意思了,万一皇上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唉!再说吧!)机灵的子群果然深思熟虑,不过,他这回可想错了。

「娘!爹不在我们再怎麽讨论也无济於事,还是等爹回来再说吧。」

高H之浪货用力夹口述哦

「说的也是,那吃饱饭的人就离席吧!子墨,你到底还要盯着子若多久啊!」

被娘这麽一问,子墨索性走到子若身边,拉着子若的手就想走…

「小哥!」

「跟我来!」

亚媖又把子若给拉了回来,拨开了子墨的手…

「不行!」

「娘!」

「你们别想再威胁子若,爹回来以前子若就由我保管。」

「娘!」

子墨揪起眉看着亚媖,亚媖轻拍了拍他的头…

「子墨好乖!跟哥哥们去外头玩喔!」

高H之浪货用力夹口述哦

子墨的表情瞬间拧成了一团,子群则在一旁笑(这种话就只有娘才说得出来),他走向子墨拉起他的手…

「走!二哥带你去外头玩。」

「笨蛋!快给我放手。」

「哎呀!怎麽可以駡心爱的二哥是笨蛋呢?」

「谁爱你呀?」

「你明明…就很喜欢跟二哥玩蝴蝶的游戏啊!」

「呃!…」

子群的眼角闪过一道光芒,却让子墨冒了两滴冷汗,像是被二哥的剑刺中心脏一般,他阴沉着脸没再反抗,任凭子群拉着他离开餐厅,这情景可让亚媖十分惊讶!

「吔~!这是什麽情形?子墨怎麽会这麽容易屈服啊!子若,什麽是蝴蝶的游戏啊?」

「嗯…!这个嘛…」

亚媖突然从子若身後抱住她…

高H之浪货用力夹口述哦

「走!到娘房里下棋去,一边下棋再一边教娘怎麽玩。」

「娘你想玩啊!」

「怎麽?娘不能玩吗?」

「不行啦!你不能玩那种游戏啦!」

亚媖这会儿感到加倍的疑惑与好奇了…

「这到底是什麽游戏啊?名字到是挺温和的…」

「才不温和呢?别被二哥骗了,娘不会想玩的啦!别想那个了,我们去娘房里下棋吧,走啦!快点!」

子若拉着亚媖朝她房里去了,亚媖却不肯放弃继续追问着…

「好像很好玩吔!子若,教娘嘛!」

「不行!絶对不行!」

——————————————————————————————————

高H之浪货用力夹口述哦

「皇上!大将军到了。」

「嗯!进来。」

镇远和侍官来到皇上寝宫,皇上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见到镇远便挖苦着…

「是大将军老了还是选了匹短腿马?亦或是趁我不注意时大将军府移走了啊?怎麽这短短的一里路要花这麽多时间啊!吼~!该不会是不想来见朕吧?!」

皇上板着脸将锐利的眼神投向镇远,而镇远则一笑置之,更加以反击。

「怎麽会呢?只是微臣真是受竉若惊啊!白天整天守着皇上还不够,就连夜晚都要召微臣到寝宫里来!不知皇上召微臣到寝宫来要做什麽呢?哎哟!不知为何的好紧张啊!皇上的嗜好是什麽时候变的呀?」

皇上忍不住在桌上拍了一下〝碰!〞

「住口!白痴啊你!满口胡言乱语。」

皇上一时激动话就脱口而出了,镇远倒是不以为意,不过一旁的仲德着实被吓了一跳!(父皇跟大将军私下都是这样对话的吗?)他终於忍不住在一旁嗤嗤笑着,镇远这会才发现太子的存在(呃!糟了,原来殿下也在啊!)皇上故做镇定的咳了两声…

「咳!咳!朕这麽晚找你当然是有事要跟你商量,」

「是!不知皇上深夜召微臣进宫所为何事,这麽晚了还急着找我,想必是天大的事吧!一定是危及到国家安全的事吧!」

高H之浪货用力夹口述哦

镇远装出认真的表情,睁大了眼注视着皇上,皇上看着他眯细了眼(这-家-伙!想堵我的嘴是吗?意思是说这事如果没有危及到国家安危,就别说出口是吗?好你个夏镇远,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啊!)这两人的眼神在无声中激烈的交战着,一旁的仲德看了看这两人,赶紧插入其中。

「嗯…大将军,事情是这样的,这件事因我而起,是我央求父皇让我去一趟豫州的,因为今天在学校听子若说小将军去了豫州,想必这事必不单纯,身为凤阳国的太子,我认为我有义务去了解一下情况,不能一直躲在父皇的羽翼下,是该出去见见世面了,不过以太子的身份前去太招摇了,我想最好的身份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所以我邀请子若同行,因为子若是大将军的小儿子,跟我一样从没见过世面,而且他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与我同行了,但不知大将军的意下如何?」

(不知道为什麽这些话从殿下口里说出来,就是特别顺耳,不过…真抱歉!殿下,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镇远正准备开口拒絶,皇上就抢先开了口…

「大将军啊!太子殿下去关心国家的未来,你说这是不是关乎国家安危的事呢?大将军应该不会推辞才是吧!」

皇上饶富兴味的看着镇远,仲德亦等待着他的回应,镇远深吸了一口气。

「皇上说的是,听见殿下如此关心国家的事,实在令微臣十分欣慰,再怎麽说微臣必定会尽全力协助这次的行动,只是…」

「只是…什麽?!」

「只是皇上和殿下都知道,我们子若并不懂得武术,这一路上怕是没帮上忙,还给殿下找了一堆麻烦,那微臣就太过意不去了,不如…让子杰陪你去吧!殿下觉得如何?」

「嗯…子杰吗?这…」

(让子杰跟我去吗?在行动上的确是多了点保障,不过这个组合好像有点怪,没跟同学一道去,却找同学的兄长同行…真的有点怪,而且…其实我很希望同行的人是子若,就算他不会武术也没有关系,他的作用只是在掩饰我的身份罢了,不过大将军一定有他的考量吧!)仲德轻蹙着眉,不好强求,但皇上可耐不住性子。

「不行!没有人比子若更适合了,这个大将军应该心知肚明吧!」

高H之浪货用力夹口述哦

「呃!不!子若他真的不适合。」

皇上沉下脸来,把脸凑近镇远…

「真的不行?」

「是!不方便。」

「好!我知道了。」

皇上沉默的看了镇远一眼,突然转身向仲德…

「仲德!子若真的不方便,因为她其实是个…」

说到这里镇远一时情急,便急着把手绕过皇上的肩膀摀住他的嘴,皇上回瞪了他一眼,仲德除疑惑外更带了几分惊讶(大…大将军他,竟然敢摀住父皇的嘴阻止他说话,还有子若他到底是个什麽呢?)仲德不禁皱起眉来望着他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