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绝重生异界苏大叔色by随侯珠古风H

肉体响亮的拍打声、女孩甜腻的呻吟和男人的粗喘回荡在昏暗的大厅中。冰凉的冷气吹不散空气中的情欲味道,曲欢在这一刻感觉自己似乎放开了一切束缚和羞涩,沉醉在燃烧的快感之中。

秦寅冷峻的面容再也不复平常的淡然,浓眉狠狠扭在一起,深邃的眼放空飘忽,似乎痛苦又似乎欢愉。白得有些苍白的俊脸带着病态的红晕,汗如雨下,顺着不停上下滑动的喉结流入被扯开的领口之中。

“啊…………嗯……唔……哈、哈……好紧……唔!放松!放松点……唔……”

他痴迷地看着林樾风怀里全身泛红的赤裸女孩,剧烈地律动,操干到温暖湿润的甬道的最深处。手中滑腻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流下一片又一片的痕迹,更加激起男人的施虐欲……

被冷落在一旁的林樾风危险地眯起眼,在曲欢脸上用力咬了一口,满意地听到她的痛呼。一边吻着女孩的眉眼,一边开始动作。

他用有力的长臂搂住曲欢,右手顺着挺翘的臀向下划去。之前他打出的红肿还在,被冰凉的手指按压着,曲欢不禁挣扎起来,小穴也跟着收紧。

人间绝色by随侯珠古风H

“啊……好疼……别……”

“唔……放松……放松!”

秦寅被夹住,只觉得有几百张小嘴同时在吸吮自己的巨物,尾椎骨传来疯狂的痒和爽。他收紧臀部,将自己埋在曲欢身体最深处缓了一会,才强撑过疯狂的射意。喘息了几下,再次开始沉重的抽插。

大概,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任谁都会被激起好胜欲。

林樾风像只孔雀一样高傲地瞥了一眼秦寅,哼了一声,继续揉搓手中吹弹可破的柔软臀肉。暗红的小菊穴在他的动作下渐渐张开了小嘴。

“宝贝……你的小屁眼真漂亮……都张开嘴了,是不是想要吃鸡巴了?嗯?”他试探着把手指往太过紧窄的入口插去。早就被清理过的菊穴漂亮又稚嫩,光是想想里面的紧致包裹就让林樾风爽。

人间绝色by随侯珠古风H

“别……那里……不可以……求你……呜呜……”曲欢还是怕的,试图躲避像蛇一样往里钻的手指,那里怎么能……可是男人根本没把她微弱的反抗放在眼里。

“怎么不可以!你的两张穴都是主人的!主人要操就必须给主人操!”林樾风板起脸,几巴掌狠狠拍在曲欢屁股上。“让不让主人操你的屁眼!?”

“啊!呜呜呜…啊!…好痛!让!让主人操!”曲欢被打得全身颤抖,两条腿崩得直直的,被臀部酸楚的感觉和前穴的快感夹击,眼前一白冲上了高潮。

甜美狂野的快感如同电流袭过全身,花穴之中已经快没有感觉,大腿根又痒又麻,小脚上精致的脚趾蜷缩在一起又张开。身上没有一根肌肉是听话的,曲欢只能溺毙在滚烫的高潮之中。

龟头突然被迎头一股温暖的潮水覆盖,秦寅面上一喜,亲了一下还在高潮中迷迷糊糊的曲欢。“宝贝,你被干喷水了……!”淅淅沥沥的淫水随着粗大肉棒的抽插淋在床单上,两个男人的眼睛都红了。

秦寅更加凶猛,埋头苦干,花穴中大股的淫液被干得四溅。

人间绝色by随侯珠古风H

“啊啊!不要……嗯啊……太快了太快了太快了……我不行了……”曲欢在林樾风怀中剧烈挣扎,拼命摇着头,小嘴都爽得闭不上了。

“少来,明明是被我打得喷水了。我们的小骚奴就喜欢打屁股,是不是?”林樾风不屑地对秦寅说。手上动作不停,继续一下又一下扇打着女孩的小屁股。

“啪!啪!啪!”

“啊……主人别打了……呜呜呜……啊……”

=========================

人间绝色by随侯珠古风H

天哪林哥哥居然还没吃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