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宝贝趴下我要从后面打你屁股都很污的书添下面:污污书

从新鲜激烈的肉体碰触中清醒后,金曼珍理所当然的后悔了,镇日恨不能拿着个枕头挡着脸行走于人世,或者模仿那些猫啊狗啊鸵鸟啊,用一双爪子扒出个沙坑,把脑袋埋进去。小环深觉小姐不对劲,早餐不怎么吃,问她要不要再踹一个鸡蛋放到书包里,曼珍脑子想到蛋,就不是那么正经的蛋了,家里的车子开到半路,曼珍就把水煮蛋掏出来,吧唧一下扔到马路边。午餐小环不晓得她在学校怎么吃的,晚餐躲去房间内吃,要是金先生恰巧在家,她就畏畏缩缩的钻出一只脑袋,两只杏眼直逼空蒙的某一处,谁也不看谁也不瞧,仿佛瞧了谁都会遭到精神上的污染。

金先生同样察觉的女儿行径的匪夷所思,今日特特早早的打电话同女朋友沟通了一下,倒晚间要回家吃顿便饭,女朋友还算通情达理的放他一码。

晚间的花园处,一片绿油油生机勃勃的藤蔓下,下仆搬来桌椅和果盘,又把藤蔓上挂着的电灯打开,许多蚊蚋嗡嗡飞扑着上去。曼珍呆呆的盯着那处,似乎悟出些道理,飞蛾为什么老是往有光线的地方扑,难道那光是可以吃,还是可以喝?灯泡点长了又烫的很,这些小东西扑久了不久烫死了么。这不外物于,它们就是喜欢光,躯体的特殊构造里强烈的渴望亮光,并不计较什么后果。

后来她又想,也并不是这些小东西不计较后果,而是它们没有计较后果的能力。而她作为一尊结结实实的人,有想法有惦念,应该也有能力把后果控制在一定程度范围之内。

想通了这些,她顿悟似的不再拘泥于之前的烦恼,烦还是很烦,烦的是,总有些刺人流鼻血的画面随时随地的扑进脑海。曼珍继续深潜自己的内心,手里捧着花茶,爸爸坐在对面嘴巴一开一合永不停歇,曼珍抽空感叹了一下他挺累的,头脑仍旧继续给自己对话。很快她便得出一个了不起的结论,那种事之所以新鲜,不就在于“新”字嘛,让它不那么新的话,她就无需这样日思夜想不得安宁了!

这办法好,后悔的那根弦叮的一声脆弱扯断,继而变成了明目张胆的渴盼——那本书她研究到第几页了?

全程都很污的书添下面:污污书

金景胜好一阵唠叨,原本他不是个唠叨的人,只是这个家只有他这么一个大男人,一个父亲,他迫得自己变得苦口婆心,不可谓不累。忽然见女儿痴愣的眼中亮起了神采,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石头终于落下来:“那位留洋的博士念的正是关于心理健康的,你愿意去看看,也挺好!”

曼珍没料爸爸会提出这么个新潮的建议,嘤嘤浓浓的挽住爸爸的脖子:“哎呀,我不去啦,可能就是前几天睡觉做了个噩梦,一直没回过神。”

金先生摸摸她的脑袋,心里很爱她,听到这话难免联想到这孩子母亲早逝,母亲又是那么个阴阳怪气的,或许是那么些余留的阴气震住了曼珍吧?

曼珍叫小环翻出一只小巧的电筒,作业潦草解决后,关灯入被,自己呼出热乎乎的气息将脸哄的热辣,她小心翼翼的翻着书,每一页都好像是新世界的大门,无尽的刺激和联想让她几乎日日做着春梦,醒来之后还会闭着眼睛无限回味,濡湿的底裤再不不是羞恼的对象,偶尔的偶尔,她会探索的触摸几下。

全程都很污的书添下面:污污书

一个星期说过就过,到底是如何过的,她没什么概念,直到周六睡了饱饱的一觉,她发现很长时间没见过吴敬颐了。

“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曼珍任小环伺候自己穿衣服,小环给小姐断袖的连衣裙后系钮扣,再在外面套一件雪纱的开衫:“知道呀,一早有人递信过来,说是学校开了个诗社,邀他去参加。”

“诗社?”曼珍不学好,也不学坏,诗这个东西归于好的范围内,让她嗤之以鼻,那些东西叽叽哇哇的伤春悲秋,竟然是他的爱好?

曼珍想去学校,金景胜从外进来,把她堵在家里,身后领着两个青年男子,一个一身长蓝袍,一个穿着廉价西裤和灰马甲。蓝长袍的青年脸色温温,圆脸高鼻驾着一副圆镜框,干净体面。曼珍多看了他两眼,金景胜见她不排斥,呵呵朗笑一声,拉过青年给她介绍,这位叫钱有闻,文理科学业皆好,另外一位稍有点翩翩才子的味道,叫赵越,修习西洋画和书法。

曼珍立时将吴敬颐抛到九霄云外,金景胜将两人带到二楼,二楼靠内院的地方是一处狭长宽敞的客舍,几人坐在一处闲聊了几分钟,金先生把授课内容暂且定下,自己忙去了。两位青年各自试授了一节课,到午饭时间,因为初次拜访也不好留饭,便各自拜别离去。

全程都很污的书添下面:污污书

金先生在饭桌上问她如何如何,曼珍用牙齿叼住筷子尖儿:“钱老师说话慢慢的,但是一点儿都不废话,挺好。”至于那位翩翩的贫穷才子赵越,曼珍先入为主,认为他太多轻浮,不喜欢同他打交道。

饭后曼珍小睡一觉,上了一辆人力黄包车,带小环一起寻去中学高年级的楼内。

他们在一楼二楼找了一番,没看到人影,又去三楼,蓝白的走道里迎面来了人,是为位穿着阴丹士林旗袍装的女老师,二十出头的光景,后脑勺上卡着一枚水钻宽幅的发卡,脖颈上挂着一串圆润的小珍珠,雪白的臂膀下夹着两本书籍。李静华挡住两人的去路:“你们是这里的学生吗,如果是来耍,还是请离开吧。”

李静华自有这个时代高学历女子的自尊骄傲,一般人都是入不了眼,特别是那些娇小姐贵少爷,在她眼里只图吃喝玩乐,是社会不平等之毒瘤。贵少爷还罢了,男女相吸让这份抵触离去。李静华因心系吴敬颐,自觉所有女子跟她一样,会中意于他,娇小姐则天然会对她的爱情产生威胁。

曼珍不傻,第一时间察觉对方身上的敌意,这可就奇了怪了,她自上而下的扫了女老师一圈,又觉这女人并没有女教师应有的风华,配饰有些风骚,到处亮闪闪一片,像是摆给谁看的。

小环愤怒无敌的往前冲,曼珍低唤一声,及时止了狗腿子的行动,小环狠狠的瞪了李静华一眼,曼珍挥挥手哈哈笑:“算啦,我们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

全程都很污的书添下面:污污书

她一笑,果然也觉得有些好玩了,拜别了女老师,竟爬到四楼的拐角处躲了起来,就见那人转身进了一间教室。

ps:各位看官,能说话说话,能留珠留珠,能收藏收藏….俺暗搓搓的想要爬榜哇呜呜呜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