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面口爆精网:被两个男的玩喷水了 口逼网

采桑子塞上咏雪花纳兰性德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後谁能惜,飘泊天涯,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御箫和千雪多次闯镜湖,但都没有一次成功,他们却没有放弃,直到人界四十九年,那位犬妖掌柜来找他们了。

两人一听,神色纷是惊喜。「有方法?那你怎麽不早讲?」

「呃呃……请两位大人静心听我说,我为了你们可是折损了我的功力向白衣大人问到答案呢!很辛苦的啊!因为在旅行很难掌握行踪,追寻了好久才找到的。」也不想想他为他们做了什麽,不过因为这样而得到白衣大人的称赞,他一切就值得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非常非常的感谢你,但请你快点告诉我们吧!」千雪催促着他,犬妖怎麽会这麽多话啊!

「请两位大人先跟我来。」说完他随即转身。

颜面口爆精网: 口逼网

两人有些不安的跟在他身後,等了这麽久总算能见面了,不知雪儿过得好不好?有好多话想跟她说。

过一会儿,掌柜在两条岔路前停了下来,「这两条都可以通往镜湖下,但只有一个人可以走,请问是谁要走呢?」他站到一旁。

千雪慎重的望着御箫。「御箫你去吧!请务必把雪儿带回来,拜托你了!」

御箫点点头,踏上看起来比较顺眼的那条路。「这两条路有差吗?」

「当然有,但这两条之中只有一条可以通往镜湖下,所以这得看死神大人您自己了!」

「那我走了!」

御箫深刻的不安和紧张盘旋在心头,但他依旧很开心即将见到雪儿。

如此多年没见面,雪儿有没有……想他呢?

慢慢的走,心里是期待又怕受伤害,怕他走到的目的地不是镜湖下,但如果真的不是呢?他要怎麽办?

不会的,没事的,雪儿心里肯定有他,每次雪儿只要吹箫,他都能感应到,所以其实早在雪儿吹引箫时,他的心里就开始不安了,但他最後仍没阻止这件事发生。

走到最後,他发现竟然是桃花源,四周的景致他从没看过,如此的宁静与祥和,让他的不安一扫而空。

颜面口爆精网: 口逼网

「雪儿?这里是哪儿?」他四处张望,竟然没有半个人!这实在太奇怪了。

走了一圈,居然也没有出路!

「难道……这里不是镜湖下吗?」看起来很像传说中的桃花源啊!

「死神大人,请您朝这儿走过来。」忽然,那位犬妖掌柜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他朝着声音走,蓦地就被拉进净雪房了。「谢、谢你。」

「没看到她对吧?」

御箫点了点头。「她不想见我吗?」

「她应该已经离开了,您去找她吧!白衣大人也交代您务必要把她找回来,必要时她会协助您的,请不用担心。」说完就带着御箫回到雪山。

「我去找雪儿,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他坚定的看着水儿和千雪。

和他们道别之後,御箫来到村子,他知道的,他知道她在哪的,只要她吹萧他就知道了。

可是过了许久完全没有感应,御箫有些挫败但不放弃,他等了四十九年都没放弃了,怎麽可能才这样一小段时间就放弃?

颜面口爆精网: 口逼网

他随意漫走,再次走进那间茶馆,自然的也没有看到正在和遗魂一起旅行的白衣。

「还在找她?」忽然,白衣从他背後冒出来。

御箫回头。「白衣?呃不对,千瞳,你不是和遗魂去旅行了吗?而且我刚怎麽没有看到你?」

白衣得意的笑了,「齁拜托,为了你们的幸福,我当然要赶回来了,而且我是千瞳耶!哪是这麽容易就可以被你看到的?」

「所以你知道雪儿在哪吗?」他低下头,显得有些落寞。

「别愁眉苦脸的了,我来不就是要告诉你的吗?」唉,雪儿肯定会骂她多事的。

但这两人哪,就是要别人推一下啊!不然犹豫了这麽久还是想不出来的。

御箫眼睛一亮。「真的?那请你赶快告诉我吧!」

「你吹箫吧,她的箫会起共鸣的。」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御箫懊恼的拿出箫。「啊!我怎麽没想到?」真傻。

他看了白衣一眼,吹出了一首轻快却带点忧愁的曲子,这是他现在的心情,他轻快的是快要看到雪儿了,但愁的却是怕雪儿不见他。

颜面口爆精网: 口逼网

感觉到了,其实雪儿就在这间茶馆里!但放眼望去,却没有她……

「雪儿,我等你,你出来吧!」心里一疼,一滴泪居然就这样掉了下来,是血色的。

泪就这麽碰巧的掉进一个桌上的茶杯里,血缓缓散在水里,浮现了雪儿的身影,御箫惊讶的用手摸着自己的脸,低头看着茶杯浮现的身影。

「死神大人,你掉泪了!」白衣诧异的看着他,她居然有幸看到死神掉泪!

御箫再度抬头,看到了一个女子满脸泪痕的看着他,不是茶杯里的雪儿,而是、而是……真的雪儿!

「雪儿!」心理的激动怎麽也抑不住,四十九年了,总算再见到她了!这个令他放不下的女子。

雪儿擦掉他挂在脸上的泪痕。「别哭,我第一次看到你掉泪呢!」

「那也是为你哭的……」他抱住她。「我再也不会让你消失不见了!」他会很害怕。

她抱紧他。「不哭,御箫。」

「雪儿,你有没有想我?」他的声音听来有些闷。

「当然有啊!担心什麽呢?」不在他身边的这些日子,她每天都好想他,也才明白自己没有他真的不行。

颜面口爆精网: 口逼网

她已经想得再清楚不过了,忽然她有些娇羞的低头。「御箫,我爱你。」

御箫一怔,眼里满是笑意。「听到你这样说的感觉真好。」

在茶馆,人声鼎沸,可是他们眼中却只容得下对方……直到永远。

箫声悠悠的回荡在茶馆,曲终才是爱情的开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