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口四海网 口逼网

采桑子纳兰性德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

吹落娇红,飞入窗间伴懊侬。

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

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天界的仙人再度群聚一堂,场面闹哄哄的。

「诸位,这次有人提出了建议,如果有人找到了雪儿,就可以提早放她出来,诸位认为如何呢?」御帝不怒而威,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为什麽要提早放她出来呢?这样她该受的刑罚不就没罚到了吗?」一个年轻气盛的仙人站出来,可是马上就被好几位较老的仙人拉回去,还被拐杖敲了一下头。

「但其实那些村人是自己自愿的,这吾可管不着。」玉帝摆明了就是要减轻刑罚,所有仙人不敢再吭一声。

影口网 口逼网

玉帝笑容满面。「诸位是否还有任何意见,通通都可以提出来没关系的。」

但依旧没有半个仙人敢说话,就连刚才那名年轻的仙人也没有再说话。

「喔?诸位既然这麽有志一同,那吾等就决定同意了!」顺利到连玉帝都有有些不敢相信。

场面顿时又恢复热闹,没有人发出抗议,只有欢乐的聊天而已。

「玉帝果然厉害。」王母娘娘悄声称赞玉帝。

玉帝更是开心。「呵呵!你过奖了!只是没想到会这麽顺利。」

「那是他们都顺从玉帝您啊!」王母娘娘继续灌迷汤。

「又说甜话了!但其实我也真的很想减轻雪儿的刑罚啊!」祂由衷的说出。

王母娘娘微幅。「诸位也一定明白玉帝的心意,玉帝能做到这样,真的感激不尽了!」这可不是什麽客套话。

「好!你下去吧!」他呵呵笑着,风光满面,可真是满了面子足了里子。

王母娘娘弯腰。「是。」说完便退下了。

影口网 口逼网

这样只要御箫找到雪儿,她就可以提早出来了,王母娘娘心里不禁舒坦。

※※※

御箫坐在树林里闭着眼休息。「雪儿现在会在哪儿呢?」他真的好想知道,但水儿又不肯讲。

忽然,奇怪的声响传来,似乎是受伤的凶猛动物奔跑的声音。

「怎麽回事?」他站起身想要查看。

没想到才刚站起来,一头不明物体便朝他冲来,「糟糕!」他完全反应不及。

他低头一看,发现镰刀竟没有发挥作用,这使得他心头一惊。「我还想见雪儿啊……」这是他最後的想法。

可是他只听见那不明物体的哀嚎声,而他居然安然无事!

那不明物体躺在地上,叫声十分的凄惨,彷佛受到第二次的伤害。

他低头一看,发现挂在腰间的雪花状的玉佩,也就是雪儿送他的居然正在发光。「怎麽……」难道是这块玉佩设下的结界保护他的?

他伸手握住那块玉佩。「谢谢你,雪儿。」幸好有你保护我,你实现了诺言。

影口网 口逼网

可是他却没有!他再度让她消失了!而他还找不到!真是太可笑了!

等等!会不会又在镜湖底下?算了!怎麽可能?事情才没有这麽简单呢!

「不如去问千雪好了。」他没有去管那不明物体到底是什麽,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是千雪现在却陷入疯狂的状态,她抓着凤苍的衣服。「什麽!你说什麽?雪儿代替我受罪?为什麽你不告诉我!为什麽!」她哭了。

「我不想让她的心意白费。」她真的後悔了。

当初没有告诉她到底是错还是对呢?

「为什麽?你、你告诉我为什麽……她能为我做到这样?」她哭得筋疲力竭。

他突然不知道要怎麽回答了。「……因为你们的感情够深。」他只能这样回答。

「就算感情再好、也不能这样呀!替我受罪耶!她根本就没有做错什麽!该罚的人是我啊……」为什麽雪儿对她这麽好?她不过是只狐妖……

其实他有些吓住了,她第一次看到她哭得这麽伤心。「也许她觉得你对她来说十分重要。」

「……」千雪没有回答他,只是转为啜泣。

影口网 口逼网

「别哭。」他抱住她,想安抚她。

千雪也抱住他。「凤苍,谢、谢谢你。」

「没事的,你不哭就没事了。」他轻声哄她。

千雪突然笑了,「这哪门子话呀?」我不哭就没事?

忽然叩门声响起。「凤苍,我是御箫,千雪在你那儿吗?」

凤苍把千雪放开。「在,你进来吧!」想必是为了雪儿的事情而来。

「我就直接说了,千雪,你知道雪儿在哪吗?」开门见山,但他不知道千雪刚哭过。

千雪有些面无表情。「我才刚知道她代我受罪。」

「代你受罪?这……」那是会在哪儿?

这时凤苍开口了。「御箫,你想念她吗?」

御箫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想念了。」不然干什麽急着找她?

影口网 口逼网

「我们死神有一种东西,但那东西极为少见,至今也只有一个人成功过。」他的表情有点严肃。

「那是什麽?」他急迫的想得到答案。

凤苍缓缓的说出五个字。「死神的眼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