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网别进了 太大了:口逼网

古相思曲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

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魂随君去终不悔,绵绵相思为君苦。

相思苦,凭谁诉?遥遥不知君何处。

扶门切思君之嘱,登高望断天涯路。

第三天,水儿终於醒来,其实要不是雪儿今天要离开,她还会继续睡下去。「雪……」她一开口就是找她,她要确定她还在才能放心。

「我在,怎麽了?」她放下骨箫。

「还好你还在,你的我在还真是让人安心。」水儿笑着坐起在床上。

口网:口逼网

雪儿疑惑的看着她,「喔?怎麽说?」原来我在这两字会让人安心。

水儿笑得灿烂。「因为,我在就等於是两个人的意思呀,你说是不是?」

「亏你想得出来呢!的确是能这麽说。」我在……可是之後就无法我在了,雪儿想到有些难过。

「你,都准备好了吗?」水儿已经开始不舍了。

雪儿迟疑的点了一下头。「嗯,差不多了。」除了那问题还没解决,其它的事情并不用担心,已经随时可以离开了。

水儿轻轻靠在她肩上。「你打算告诉他吗?抑或者是要直接离开?」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可是我已经决定好了,等到傍晚时,我先吹箫把御箫引到湖边,然後再和他讲一下话,最後再吹一段箫让自己的身影慢慢消失,这样就好了!」雪儿的表情哀戚。

水儿有些惊奇。「箫可以这样弄的吗?」她没这样看过啊!

雪儿点头,脸上转为笑,可还是看得出她的难过。「可以的,我学得这几天发现的,但音必须吹得精细才行。」

「那如果御箫用箫克住呢?」水儿反问,谁也不能保证他不会呀!

雪儿愣住。「这……他应该不会吧?」很不确定哪!

口网:口逼网

水儿提醒她。「那可不一定哟!你连最坏的打算也要做好呀!」

「如果真是那样也没办法了!顺其自然吧!反正时间一到我还是要去的。」她知道这样很自私,却没有办法。

她选择不给答案,也不叫御箫等她,因为是她的就会是她的,不是她的就不会是她的!

「雪,你就要孤寂一人了,难道不会害怕吗?」

房里突然变得安净,没有人说话或接话。

雪儿苦笑。「怎麽突然这麽安静呀?我会带箫去的,不会无聊,你别担心我。」

「我真得好舍不得你。」她闭上眼睛,先让自己做好准备,不然等会肯定会哭的唏哩哗啦。

「别担心,四十九年……很快的,而且这刑罚算轻的了!」

水儿像突然想到什麽,「雪,不过你不好奇那个仙童吗?她怎麽会知道村子的事啊?」

「那是王母娘娘化成的呀!」实在是太明显了,可是她除了看到玉帝很奇怪的笑容满面之外,其他人好像都没有发现。

水儿一听便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什麽?那是王母娘娘!」

口网:口逼网

「是呀!你怎麽会没发现呢?」雪儿笑得灿烂。

「一点都不像好不好,不然你说你是怎麽知道的?」水儿有些不服气。

那真的很明显。「声音呀!」

「咦?被你这麽一说还真有点像呢!」唉呀!她怎麽没有发现呢?

「哪是有点?明明就是啊!」雪儿看她这麽懊恼忍不住笑得更开心。

水儿却突然变得正经。「雪,其实你有点变了,」她打算告诉她这件事。

雪儿收起笑容。「嗯?你说我哪儿变了?」真的吗?她不觉得啊!

「你变得比较有人性,话变多,笑容也变比较多。」

雪儿眼里带着疑惑。「有吗?好像是有这麽一点耶!」她歪着头。

「可是……这样不好吗?」她问了跟千雪一样的问题。

「也没有不好。」水儿回答的也是一样。

口网:口逼网

雪儿眼里带笑。「既然这样那就好了!」

怎麽两人讲话都一模一样呀?真是怪了!

已经中午了,雪儿觉得这三天的时间过的特别快,她越来越不想离开了。

可是不离开不行,为了千雪,这样值得。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自己也喜欢御箫吧?

※※※

等到傍晚时,水儿和雪儿两人互相拥抱。「水,你要等我回来喔!」

水儿毫不犹豫的答应。「这是当然,我不等你等谁?」理所当然的事。

她放开她,叮咛着。「好好去找个心爱的人吧!我看那个凉箫挺不错的。」话说已经好久没看到他了,上次他哥重伤也没见他过来。

水儿突然有些脸红。「嗯……其实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什麽时候?我怎麽不知道?」她怎麽也没跟她说?

口网:口逼网

「在你去镜湖下面的时候,後来我看你烦心也就没说了。」她一想到他,心里就甜蜜蜜的。

雪儿懊恼。「唉呀!真是的,那时我真应该在你旁边的。」

「没关系啦!反正你现在也知道了!」她勾住她的手,很是亲昵。

「好吧!你要幸福啊!走吧!」太好了,水有人照顾就不用担心了!

雪儿坐在湖边,开始吹箫,那是引箫,如果吹不好就会变成是迷惑人的。

引箫是让人在意识清醒之下行动的,有很大的不同,是箫的最高境界。

不久,御箫就出现在镜湖旁,雪儿放下箫,看着他笑容满面的走过来。

「才不过这几天,你的箫吹得越来越好了!」御箫完全是被雪儿的箫声引来这儿的,他自己却不知道,他以为的是因为雪儿吹得太好听了,自己才忍不住走过来称赞一番的。

雪儿在心里松了口气,幸好御箫看起来并不知道那是引箫。

「御箫,我有话……想对你说。」看着他,雪儿心里有些酸楚。

「什麽话?」御箫心里的不安开始扩大了。

口网:口逼网

雪儿沉默了一下。「我想说,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不管是什麽都一起度过了,谢谢。」

「雪儿,你怎麽突然讲这些话?」御箫皱着眉,这些话听起来像是要分别一般。

雪儿面带微笑,她不打算在这时刻掉泪。「让我把话说完吧!御箫,有你在我身旁陪着的感觉真的很好,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受伤了,还有,换你……要等我回来了!」说完,她开始吹起箫,也可以说是「消」,她的身影逐渐消失。

御箫两人见状急忙向前,可是却被雪儿的结界挡在外面进不来。「雪儿!不要这样!你又要消失去那儿了?」他看着她的身影几近透明。

「对不起……」她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了余音。

「不要说对不起啊……」回来……

终究,她还是离开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