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吃鸡游戏单机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吃乳头

古诗十九首之六《涉江采芙蓉》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遗魂的眼神变得迷蒙,也带着些茫然。「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美艳的妇人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可是那名男孩却有两个灵魂,但却没有人发现这件事,只是觉得这名男孩有时会很怪异。」他停了一下,他看出她有问题要问。

「好奇特,为什麽会有两个灵魂?」雪儿忽然觉得这故事听起来甚是熟悉。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吃乳头

遗魂笑了,在他以前跟她讲同一个故事时,她也是这句话,他们现在在重复以前做过的事。

「其实他们原本是双胞胎,只是因为接生婆的失误而导致另外一名男婴死亡,因为怕被责罚,她暗中请人解决这件事,结果那名她请的人就把那名男婴的灵魂放在他的弟弟身上。」遗魂说得轻松,一副真的是在说故事的口吻。

雪儿没有开口,只是等着他接下去讲。

遗魂笑的灿烂。「後来那个小男孩长大之後,因为意外所以死亡了,可是因为没人知道他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所以就这样直接放进棺材里了。」说到後来,他的表情有点复杂。

雪儿露出惊讶的神情,低下头敛了眼眸。

「不要难过,还有後续呢!」遗魂懂得她现在的思绪。

她抬起头,「嗯……那後来呢?」她真的觉得那不只是故事而已,很像是真实发生的。

遗魂的笑容渐渐消失。「小男孩身体里的那个灵魂,也就是他哥哥的,因此被活活闷死了。」说到後来甚至有点哽咽。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吃乳头

雪儿惊叫。「我的天!」活活闷死……那种感觉很难受。

遗魂被她吓到,没料到她有这麽大的反应,之前跟她讲时,她只是睁大眼睛,可是这次不一样,她似乎多了点感情。

「後来因为天庭可怜他,所以让他当了使者。」遗魂露出感激的微笑。

是的,那是他自己的故事。

雪儿其实早就想起曾经有人她讲过这故事,似乎是那个神秘的黑衣女子,只是没想到这个故事所描述的就是眼前的他。

她的眼眶蓄满了泪,不发一语,她不知道要说什麽,心中充满了难过。

遗魂伸手抱住了她。「不哭。」他是第几次看到她掉泪了?什麽时候她的情感变得这麽丰沛?他似乎错过了她很多。

「我会这麽弱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样。」因为他是从没有力量的凡人转成仙的。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吃乳头

雪儿飘下楼台,从雪地中摘下一朵花殇,再飘上楼台。「吃下去会好很多。」

遗魂以充满眷恋的眼神看着那朵洁白的花,想当初这也是千年以前他曾经送给她的花,所以千年以後她才会选择这朵花当她的花母吧!

遗魂吃下那朵花之後,感觉失去的力气都回来了。

「这个花是……从哪儿来的?」虽然是他送给她的花,她也的确用来当花母了,但如果她所讲的话与千年以前一样,那就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那个身影就是雪儿了!

雪儿没料到他会想问这花的来历,因此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个花是花殇,其实我会选择这个花来当花母是因为当初有个女子要求我用这种花当花母,她说我会遇到你,请我好好照顾你,你知道那名女子是谁吗?」

「其实我一直很想和你谈谈,那名女子和你的关系似乎不寻常,但你却好像……不记得她一般。」雪儿有些迟疑的说着。

遗魂愣愣的听着她说。「那名女子?谁?」所以代表雪儿并不是那个身影?那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就是有名奇装异服的女子,她和我长的一模一样,我想你应该是把我和她搞混了。」彷佛怕伤害到他,雪儿小心翼翼的说着。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吃乳头

一模一样?奇装异服?难道是给他月牙链坠的那名女子?在下面听到他们对话的御箫轻轻跃上楼台。「你们说的应该是与夜吧!」

「与夜?你说的是那个奇装异服的女子吗?」这名字真的好耳熟啊……

御箫点点头。「没错!她虽是狐妖,但因有功因而列为仙班,是狐妖第一个。」她是他和凉箫在流浪时遇见的女子,她给了他月牙链坠,给了他很大的鼓励,所以在当了死神之後,他就想找到那名女子,但她到处流浪,想找到她并不容易,不过人如其名,她在夜晚一定会出没,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她。

「狐妖?所以千雪也认识她吗?」

御箫转头看向雪儿。「当然认识了,而且她们还是朋友呢!」

「等等,与夜不就是白衣吗?」雪儿传递讯息给天庭上的水儿,而水儿一接到消息就马上赶来了。

「怪不得耳熟!但我那时见过与夜也就是白衣,她的脸和我一模一样的。」白衣和她们是好姐妹,但很少听过她用与夜这名字行走江湖,因此才会一时想不起来。

御箫笑道。「与夜的易容术可是一等一的好呢!不过你们所说的白衣是不是有时会在茶馆出现?」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吃乳头

「你怎麽知道,难道你见过?」白衣虽然是狐妖,但跟她们说话绝对是掏心掏肺不骗人。

「之前雪儿不见时,我遇过她,她说她和你们的感情好到不行。」

水儿歪头想着。「的确是,不过这些年很少再遇见她了,感觉她挺忙的呢!这死丫头会易容来见你却没跟我见面,真是过分!」

千雪缓缓的朝大家走了过来。「好了,别再叫她与夜或是白衣了,这些都不是她真正的名字,她真正的名字是……咦你说什麽?」

许久没说话的遗魂开口了。「千瞳,她叫千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