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青年节感想50字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闲情赋(节录)陶渊明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於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於华妆。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於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於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於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於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而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雪儿,对不起,我怎麽会让你遭遇到那种危险呢?」水儿缓缓的叹了一口气,连管辖区的事情都还没告诉她,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只是她那种对於山的熟悉感消失了,这是怎麽一回事?难道是换山不换景致?意识到这这点的水儿急忙奔去一棵枯树下开始徒手挖掘。「真的是换山不换景致。」已经没有任何樱花瓣了。

「回去再问问月老好了!」反正换山不换景致对於她来说影响并不大,她只是想找回以前那些被她遗忘的回忆而已。

走到木屋前,她轻轻的推开木屋的门,再推开一扇门进入雪儿的房间。「哇!真不愧是雪。」竟然能把房间整理得如此乾净,不像她是乱中有序。

当水儿走到书桌前时,一个东西吸引了她。「咦?这是谁?」那是一幅画,画中的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又想不起来,会是谁呢?

正当她努力思考却想不出半点东西时,凉箫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身後。「想什麽想这麽入神?」要是是想他就好了。

吓死人了!水儿拍拍胸口。「你是……呃凉箫?」他什麽时候进来的呀?自己也太迟钝了,居然没有发现。

凉箫的眼里染上欣喜。「你记得我?」所以她真的是在想他?

「呃……我们认识吗?」又是那种熟悉感,而且还让人感到怀念,看来她得好好的问问他。

凉箫的眼里的欣喜马上转为失落。「你不记得我是谁了?」也是,他太小看孟婆汤了。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你可以全部告诉我吗?」水儿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就伤到他。

「……好。」这样会让她记起他吗?

但是,他又有些迟疑,他害怕结局,一个遥不可知的结局。

如果她没记起他怎麽办?

※※※

人界

御箫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街上的一切事物都与他无关,他只想赶快找到那清丽的身影,但天不从人愿,已经好几天了,他却还是找不着,这让他十分丧气。

直到他走进一间茶馆,这家茶馆闹中取静,十分特别。

一抹身影吸引住他的目光,这一刻他原本慌乱的心静了下来,眼前这个人和雪儿的气质如此相像,应该是不会认错了。

他在离了她几步之远的地方停下,唤了一声雪儿。

因为他不是普通人,凡人是听不到他的声音的,但他相信,就算雪儿真的已转为人,她还是能够听到,只因她是雪儿啊!那个带给他温暖的雪儿。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那名女子原本喝茶的动作因他这麽一唤,几不可见的停了一下,然後缓缓转过头来。

但就在她转过来的那一瞬,御箫失望了,不是她,那她为何能听到他的声音呢?

「你在找雪儿?」女子的声音很冷,如冰一般。

御箫的眼里有着疑惑。「你是谁?」这人肯定不是凡人。

这事肯定不寻常。「我是白衣,死神大人怎麽在找雪儿?」

「她不见了,你认识雪儿?」似乎多了个帮手呢!

「不见?你是说不见对吧?」白衣蓦地站起,连茶杯里的茶都洒出来了,但茶馆里的任何人却都没有半点反应,继续吃喝说笑。

御箫抚额。「是,你到底是雪儿的谁?」依这情况看来,她似乎和雪儿很要好。

「我跟雪儿还有水儿的感情好到不行,是生命握在对方手中也很信任的那种!」白衣重新坐下,袖一挥,桌上的狼狈已不复见。

恢复一贯的优雅,刚才的事好像从没发生过。「说说,她是怎麽不见的?」

「她因为受了重伤,所以喝了我一滴血,之後她就消失了。」御箫的语气有着落寞以及懊恼,现在的他只想赶快找到她而已。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等等,你先是说她不见,现在又说消失,到底是哪一个?」不见跟消失,这两个意思差很多的。

御箫想了一下。「正确来说是,消失不见。」

「……」消失不见?亏他想得出来,但情况应该就是这样了。

那,她会去那儿了呢?该不会……白衣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那是事实,虽不会引起轩然大波,但至少也有好戏看了。

※※※

当雪儿醒来时,那儿完全是暗的,她长袖一挥,房间里的蜡烛顿时被点亮。

那是一间很别致的房,很符合她的风格,根本就像是依她所创的。

掀开白如雪的帘子,後面是窗户,推开时,她忽然觉得一切都好熟悉,熟悉到她都掉下泪来,像是……回到故居,回到许久不曾回来的地方一样。

这房间只有一扇门,跟她在雪山上的一模一样,她毫不犹豫的推开。

而外面只有澄澈却毫无边际的水,她缓缓走进水里,水的沁凉让她暂时忘记一切。再走回房里,她的衣服没有半点湿,但她的眼里有着疑惑,还有着……泪,她的泪就这样无法控制的掉下来,连她自己都吓到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麽哭。

她倚在门旁,就任由泪不停的滴下,忽然一道人影从水中走来,直至她面前,她的泪停了。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谁?」她警觉的退後一步,她只想到逃,但她能逃到哪?

来者微微一笑。「是我,雪,别担心。」她回来了。

那个人叫她雪!虽然感觉不太像坏人,但她并没有放下丝毫戒心。「你是谁?」

但当她一看到对方的长相时便惊愕了,因为对方是名奇装异服,却有着与她相同面容的女子!

「我是与夜,你不记得我也是正常。」她一点也不介意的笑笑。

与夜……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谢谢你在还没被贬为凡人之前一直帮我照顾一个人。」

与夜轻轻的抱住雪儿,可是在她抱住雪儿的那一瞬间便如烟一般消失了,这让雪儿感到有些错愕。

忽然,一个声音自雪儿背後想起。「雪儿!」真好,她来了!等了这麽久,就只为了这一刻的到来。

雪儿转过身。「你是谁?等等,我有见过你,你是那个当初带我们的使者。」她笑了。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平时那副玩笑样。「我叫遗魂。」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遗忘之魂?」雪儿脑海中浮现这四个字,就不自觉得讲出来。

遗魂一听到她这样说,马上露出很开心的笑容。「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我们先进去吧!」

雪儿不作答,不过她真的有很多疑问,包括,她现在在哪里。

两人进去时,遗魂将门带上,把水阻隔在外面。虽然打开时,水也不会流进一滴。

雪儿坐在床上,遗魂也跟着坐在床边,虽然如此靠近,雪儿却没有半点不适。

「你饿了吗?要吃什麽东西?」遗魂非常贴心,让雪儿心中有一股暖流流过。

「不了,我不饿。」雪儿甜甜一笑,让遗魂怔住了。

遗魂随即回神。「这儿其实是,镜湖的下面。」他看着她的表情变化,觉得有些有趣。

雪儿瞪大眼。「所以意思是,我还在雪山罗?」她的语气有着雀跃。

「嗯。」遗魂淡淡笑了,看到她笑真好,虽然等了这麽久,却很值得,但感觉好奇怪,好像有什麽东西跟什麽重叠了。

「为什麽你会在这里?」似乎在这边很久了。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遗魂思考颇久,最後才开口回答。「曾经,有个女子住在这儿,我们两个非常幸福。但不知原因为何,有天那名女子叫我一定要等她回来,但从那天起,她却再也没有出现了,我就一直等到现在。」遗魂说完不禁掉泪,脸上却挂着笑,让雪儿有些动容。

「那我为什麽在这里?」没有理由呀!她只记得她喝了御箫一滴血,之後都不记得了。

遗魂十分笃定的说。「因为,你就是那名女子。」

雪儿愣到说不出话。「……你、你说什麽?」她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没听错,你就是那名女子。」遗魂重复说道,没有丝毫怀疑。

雪儿安静下来,直直望进他眼里。

「怎麽了?」遗魂有些担忧的望着她。

她想起刚刚那名神秘的女子,雪儿微微的摇了摇头。「没事儿。」

「你会……留下来吗?」遗魂讲到最後,眼神中有着期待。

他并不期望她会留下来,只是,他真的太想她了!

雪儿望向那扇门,接着走过去打开,她把手伸出去,用指尖碰触水,还是一样的沁凉。

爱上你是我的错小说_叶月儿

她想起那名女子抱住她时说的话。「请先再代替我好好照顾他。」

遗魂跟着站起来,她的样子让他十分担心。「雪儿……?」

眼前这名男子所述说的女子应该是刚刚那名奇装异服的女子,只是他把她们混淆了。

忽然,雪儿回过头,对他灿烂一笑。「会。」

一瞬间,遗魂彷佛看到阳光从水透出来,异常耀眼,他不禁也笑得灿然。

如此等待,值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