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缘浅小说:叶月三根普被怎么读儿

长干行李白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灩澦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人界天还没亮,在天界的水儿就已经开始大声嚷嚷了。

「月老!月老!」水儿到处找不到月老,只好大声叫喊。

月老无奈的叹气一声,扰人清梦啊!「咳……咳……水儿,你喊这麽大声做什麽?」

水儿看起来很是开心。「月老,现在去找雪可好?」

「找雪儿?」月老还是一脸惺忪,怎麽这麽突然?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水儿眼睛睁得大大的,拚命点头。「对呀!我要告诉她管辖区的好消息,顺便去看看她,我挺想她的。」说到後面,神情还有些落寞。

月老於心不忍。「你哪时想去看就去吧!」

「谢谢您,就知道您最疼我了!」水儿欢呼,一转身人就消失了。

「唉!孽缘啊孽缘!」月老叹了口气,却没发现叹完气之後的嘴角,是上扬的。

人生无常,爱情不就是捉摸不定的吗?

雪山

「你在做什麽?」御箫看到雪儿坐在镜湖旁边,一动也不动。

「……嗯……」雪儿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不好奇吗?为什麽镜湖的水能够如此清澈?」

御箫也突然觉得好奇。「不是因为你吗?」

「不太可能,我下凡那段期间,可是都无法照顾到的啊!」雪儿摇摇头,眼里有着疑惑。

御箫点头同意,「也是。」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两人皆沉默不语,突然……

「雪!雪!」水儿人未到音先到,一滴水珠滴下,水儿蓦地出现。

「水。」雪儿很开心的迎过去,感觉很久没见到她了啊!

水儿绽出一朵笑花。「咦?你就是御箫吧?」

但御箫可不领情,他的防备心顿时升起,这女子是何人?为何知道他的名字?

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你……是谁?」

水儿丝毫没有察觉他的防备,仍是笑的开心。「我是水儿。」

「水儿?」他的眼里瞬间变冷。「你知道妈?在我的故乡,曾经有个荡妇就叫水儿,她居然勾引我爹,还差点成功了,因为这件事,我的娘十分的伤心,我一直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心也是冷的。

雪儿和水儿的笑容早已消失,而雪儿还有不太好的预感,就像即将发生什麽大事一样。

水儿继续问。「你可以怎样?」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杀了她,那我一定会去做!」御箫的笑也很冷,冷得彻骨且心寒。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只是一瞬间,御箫的匕首就朝水儿刺过去了。

「水──」雪儿完全无法判断,就直接扑过去挡住水儿。

「雪──」「雪儿──」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皆含着不可置信。

雪儿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下来,幸亏御箫反应快,及时接住了她。

御箫悔恨的看着雪儿,也看着插在她肩上的匕首。

「看不出来你那麽冲动,别担心,是刺到肩,不是胸口……」雪儿话还没说完,头已赶到一阵晕眩。

御箫冷汗滴下。「不是,匕首上有抹剧毒,就算是神仙也可能魂飞魄散。」该怎麽办?为什麽会刺到她?为什麽?

「……雪……你怎麽这麽笨啊!为什麽要帮我挡?无论如何你都一定要撑下去!」水儿努力挤出笑容。

雪儿也露出了笑容,但里面却掺杂了痛苦。「因为我有说过,我要保护你的啊!幸好不是刺到你。」

御箫看得胆颤心惊,剧毒已慢慢扩散,伤口附近泛黑了。

「御箫……可不可以让我喝你一滴血?」雪儿突然莫名其妙的提出这麽一个请求。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听完,两人都不禁一惊。「雪,你在说什麽?是不是因为剧毒扩散太快了?」水儿一脸担心。

御箫惊是惊,倒是很乾脆的咬破手指头,让一滴暗红色的血滴入雪儿口中。

水儿看着雪儿痛苦的神情逐渐缓和下来,也稍稍放心了。「欸?你确定不会有问题吗?」

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让两人意想不到。

雪儿的身影在两人眼前慢慢消失,匕首掉落在雪地上,两人都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他俩才回过神,雪儿却已不见了,就这样消失在他俩面前……

水儿不敢置信。「雪──不要抛下我!」

御箫突然想起,在他未与娘亲分离之前,娘总是跟他讲同样的话。

「我的孩子,你以後居然会成为…唉!你的血以後有毒啊!就连神仙也难救呢!不过,以後将会有一个女子喝过你的血,真想知道是谁……」他的娘亲眼里尽是悲凉。

「欸,你打算一直坐在这儿不动?不去找雪吗?」水儿有些不满,这人到底会不会想啊!雪都不见了!

「我在想她会去哪里?对了!这件事先别告诉千雪,不然她会暴动的。」御箫嘱咐着,要是让千雪知道这件事,寻找起来搞不好会更困难。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知道了!你怎麽会那麽冲动啊?真不懂雪为什麽要让你住下欸!」水儿没好气的回答,她实在不怎麽想理他。

但御箫似乎没在听她说话,他眼睛忽然一亮。「雪儿会不会去了人界?」

水儿思索着。「这怎麽可能,而且就算如此,我也无法去人界啊!」她的语气中有着懊恼。

「没关系!我可以请我弟弟帮忙,一定可以找到她的。」这件事是因他而起啊!一切都怪他,太冲动了!

「拜托你了!一定要带一个完好如初的她回来喔!」她可不希望雪抛下她,两人可是一起度过许多事的啊!

御箫点头。「我知道。」身影随即消失。

在天界的月老看到这副情景不禁摇头叹了好长一口气。「唉!该来的果然还是要来啊!」

※※※

御箫决定先去冥界,毕竟当人得先投胎,说不定会看到雪儿,虽然那是他不忍见的。

来到冥界,他看到了许多魂魄在飘游,却没有看到雪儿,这让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当他来到奈何桥旁时,他遇见了孟婆。「孟婆,您可有看见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约莫十七、八岁。」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孟婆只看了他一眼便淡淡的开口。「找爱人?」

御箫愣住。「……什麽?」爱人……他爱雪儿吗?

但孟婆看也不看他,彷佛他不回答她也不会再开口了。

御箫低下头,再次抬头时,脸上挂着一抹几不可见的微笑。「是,是爱人。」

「果然!」孟婆忽然变成了凉箫,脸上还带着自信的笑容。

「凉、凉箫?」怎麽回事?那孟婆呢?

一转头,就看到孟婆正从後方缓缓走来,脸上挂着一抹淡笑。「这孩子,就是这麽胡闹。」

「爱人喔!这可是你说的,我会帮你找的啦!别担心。」凉箫感动的快掉下泪来,他的老哥啊!爱神还是眷顾他的。

御箫倒也没生气。「你怎麽会知道这件事?雪儿有在这儿吗?」

「我要去找你们时,刚好看到她消失,很可惜,她没有在这儿。」凉箫一脸抱歉。

御箫眼里有着失望。「这样啊!」只好将希望放在人间了。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不过我说,你旁边那个身穿淡蓝色衣服的女子,是叫做水儿对吧?」凉箫的语气忽然变得小心翼翼。

御箫不觉有他,马上回答。「是啊!怎麽了吗?」

凉箫一听到这回答,眼里马上染上欣喜,看来爱神也是眷顾他的。

「我要先去人界了,你要同我去吗?」御箫突然发现,他一点都不想待在没有雪儿的地方。

雪儿,是他的温暖,那个在无尽黑暗中给他温暖的女子。

「不,我等等再去。」也许他该去会会那名叫做水儿的女子,一个从以前到现在皆令他魂牵梦萦的女子。

「好吧!那我先走了!孟婆,告辞了!」御箫微幅以示礼貌。

来到人界,街上熙来攘往的人是看不到他的,这样刚好也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在这儿,可以看见许多女子,但他却怎样找不着那清丽且淡如雪的女子。

他垂下眼眸,眼里的失落也因而被盖住,在这吵杂的市坊里,他显得特别孤寂。

再次抬头,他只说了一句话,一句让人心碎的话。

情深缘浅小说:叶月儿

雪儿,你到底在哪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