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琼花无小朋友的腿怎么才能又长又细恙POPO-叶月怜

洛神赋(节录)曹植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彷佛兮若轻

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

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

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

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

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於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

正值夏日,午後的阳光刺眼却又温暖,薰风吹来醉人,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泥砖瓦墙,一看就知道不是太富裕的村子,但和谐的氛围却让人不禁想要趋近。

村子里闹哄哄的,像是有什麽大事要发生一般,气氛是既紧张却兴奋的。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哇!哇!」两家同时传出婴儿哭声,喜悦在村里蔓延。

这两家是邻居,亦是世交,在生意上更因为如此而能互相帮忙。

村人们围在这两家的门口一边探头探脑一边讨论,让气氛更是热闹。「恭喜恭喜,是男是女啊?」

「恭喜两位夫人,是女娃啊!」两位产婆各抱着一名女娃,又哄又疼惜的。

两家的男主人摸摸胡子,笑得十分开怀,一点也不介意。「呵呵!女的好,女的好!」

「夫人,现在感觉身体如何?」男主人坐在床边握住女人的手,温柔的询问着。

「好很多了!老爷,我们的女儿和隔壁家刚出生的女娃取同个姓,好吗?」床上的人儿看起来有些虚弱,但依旧美丽,更让人心疼。

「姓……他们的姓?」男主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开什麽玩笑!

女人轻轻地拍拍男主人的手。「瞧你吓的,当然不是姓他们的姓,这两个女娃的姓就姓花好吗?」夫人有些央求的看着丈夫。

花,皆不是这两家的姓,只是单纯的代表这两名女娃的人生即将如花般绽放。

两家的交情不是普通的好,因此姓氏这件事情便很快的决定了。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数日後,两家的女主人聚在一起讨论。「嗯……那名字叫什麽好呢?」

「啊!我记得那天原本还是大太阳的,可两名女娃一生出来时,天气忽然骤变,下大雨呢!」提议姓花的女主人突然想到,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另外一名女主人脸上却有着疑惑。「咦?是吗?可是我看到的是飘雪耶!」

但两人马上想到另外一件事。「而且,」两名女主人异口同声说道,还互指着对方。「那天的月亮特别亮!」似乎是满月。

「就这麽决定了!我的女儿叫花水月,而你的…」看见雨的女主人的唇边有着笑。

看见雪的女主人接着说,「就叫花雪月。」两人相视而笑。

头顶上的太阳依旧暖人,全村皆浸在诞下新生儿的喜悦里。

※※※

十八年後。

夏季的早晨,阳光依旧暖人却不刺眼,一切如往常一般。

十八年前的女娃如今已长大成人,变成两位美丽的少女。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两人每天都会去森林里捡枯枝。「雪,走吧!」

「嗯!」花雪月微笑,走向从小时候就在一起的玩伴。

两人并肩走进树林,树林里虫鸣鸟叫,小草清新的味道混着泥土,甚是好闻,一切都是如此的惬意。

花水月忽然朝向对方甜甜一笑。「雪,你知道穿过树林後,就是一个悬崖吗?」

「知道啊!怎麽了?」难不成……

果然,花水月马上用哀求的眼神看她。「我从来没看过海,所以我们去看看好不好?好不好?」

她也没看过海啊!虽明知危险,但花雪月还是答应了。「好吧!但要小心点。」总觉得哪儿怪怪的,从刚才到现在就有一股异样在她心里盘旋,却又说不上来。

她们先穿过树林,打算等会回来时再捡枯枝。

可是她们没想到,这是第一次在人间看海,也是最後一次,她们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早知,她们是怎样也不会去的。

「欸?有只兔子的脚受伤了!」花水月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负伤躲在树下的兔子。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花雪月抱起兔子,从怀里掏出一瓶药膏。「没关系!我有带药膏。」

她动作轻柔的将药膏涂抹在兔子受伤的腿上,然後将牠放下。「好了!可以了!」

可是兔子却跟着她们,丝毫没有要离开的迹象,这让她们觉得有些奇怪。

花雪月弯腰抱起兔子,仔细的端详牠,全身雪白唯独双眼微红,很是讨人喜欢。

两人走到悬崖边时,花水月小心翼翼的走在边缘,头则是往下探。

海很漂亮,蓝的不像是真实存在人世间,那样的蓝彷佛要将人吸进去。

海风吹来很舒服,带着特有的咸味,令人神清气爽。

「水,走吧!」花雪月整理了一下头发,转身欲走。

「啊……」忽然,耳边传来花水月的喊叫,花雪月赶紧回头。

原来是因为悬崖的地质并不稳定,岩石容易崩落,所以没有村人敢接近,而且也严禁外来人靠近,而她们却不听劝告的到这儿。

花雪月赶紧放下怀中的兔子,抓住差点坠落的花水月。「你一定要抓紧!绝对不能放手!」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雪,放手吧!这样我们俩都会死的。」花水月露出笑容,有些凄凉。

花雪月也绽出一抹笑,但眼神却十分坚定。「那可不行。」她摇摇头。

「因为我们约定好啦!」那是她们很久以前就约定好的……

「雪,我们永远都会这样好对不对?」那时年纪还很小的花水月问着她的同伴花雪月。

花雪月嘴角扬起。「我永远都会陪着你,不管何处。」她的眼里毫无波澜,嘴里的话说得笃定。

「天啊!雪,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花水月示意她赶快放手,因为她看到雪跪着的岩石正一点一点的开始裂开。

她的眼里毫无波澜,嘴里的话说得笃定,就如同当年。「我永远都会陪着你,不管何处。」

「雪,拜托你赶快放……啊!」岩石崩解,两人一起掉了下去。

在那一瞬间,花雪月好似看到那只兔子对她眨了一下眼。

掉进海里时,花雪月闭上了眼睛,过了不知多久,她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在海里,而是在一个有着薄雾的地方。

身边并没有水的身影,正当她四下张望时,花水月飘了出来。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雪!太好了!」花水月兴奋的抱住她,喜悦之情难以言喻。

花雪月讶异的看着她。「水……你死了!」

「雪,你跟我一样呀!」花水月笑了起来。

花雪月不禁怔住,难道掉进海里时就……她的嘴角扬起。「我遵守了约定喔!」

「你这笨蛋!都叫你放手了还硬要来送死!」看着对方的笑容,花水月忍不住哽咽,掉下了泪。

雪月将她抱进怀里,轻声的哄着她。「水,别哭了!」

「咳咳!」来者轻咳了两下提醒她们,表情不怒而威。

花雪月疑惑的看向来者。「水,他是?」似是面善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啊!是玉帝,雪,快跪下!」花水月拉着雪的袖子,用眼神示意她。

花雪月虽然不解,但还是跟着花水月诡下了。

玉帝面带微笑,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麽严肃。「因为汝等救了仙兔,特将之升为天界之仙,管理藏书房。」

但琼花无恙POPO-叶月怜

虽然她们原本是爱妻的婢女,但爱妻已提议让她们不要再当婢女,而是当藏书房的管理者,这正合玉帝的心意,也是爱妻的体贴。

花雪月因为完全处於状况外,因此只能愣愣的看向上位的发言者。

「谢玉帝,那小的先告退了!」明白她完全不了解情况,因此花水月硬是拉着花雪月跪拜,然後再缓缓转身离开。

「唉……」玉帝叹了一口气,轻且悠长,眉头的愁缓缓的纾解了。

只望她们能够比以前成熟,不要再粗心犯下以前那种错误。

只是那真的是粗心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