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兵王 叶10大好玩手游云幻

宁嫣小手被压在身下,紧紧攥着床单,紧张得小身子都发颤,“唔、唔唔……”

蒋平晏食指轻轻点在小洞处,她就浑身一颤,眼眶红红就要落下泪来。

男人指尖在那处缓缓打着转,手指沾染了血迹,要进不进的。

他把宁嫣的腿扯开按在床上,用自己的腿压住,空出的手就去捉那藏在粉肉间的小小阴蒂。

揉开包裹住的嫩肉,那细细一粒小豆就被人捏在指间狠狠搓揉,又拉扯着往前。

宁嫣低声呜咽,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刺激,眼泪顺着眼角一颗颗往下滴,嫩白的小身子全都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

蒋平晏眼底欲色更重,声音越发嘶哑,“幼幼底下老是流血流不干净,哥哥帮你掏出来好不好,嗯?”

“唔唔!”宁嫣小脑袋使劲地摇,朦胧的泪眼哀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小肚子一抽一抽的绞痛让她面庞都有些发白。

一世兵王 叶云幻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啊。”蒋平晏手指按在小洞处,用力的揉,只把那紧紧闭住的小孔揉得更开。

另两指掐着已经肿大的阴蒂,趁着小洞处又缓缓涌出的血流,就着润滑食指就塞了进去。

不过进入了半个指节,身下的小丫头奋力挣扎起来。

蒋平晏直接扯着她两腿往上拉,扯过她嘴里的睡衣绑在一起,整个屁股朝天的把她一叠,自己大腿往上面一压,底下的人便再也动弹不起来。

“哥哥疼……哥哥幼嫣疼!”嘴里刚能说话,宁嫣使劲扭动腰腹,刚刚塞进去的指节又被挤出一小半。

蒋平晏牢牢压住她身子,大掌对着她雪白的小屁股就是狠狠的几巴掌,直打得臀上红肿一片,全是大掌的指印。

宁嫣痛得呜咽直叫,眼里含着泪花,“不打!哥哥不打了……”

女孩终于被乖乖制住,蒋平晏就着刚刚那半个指节又用力往里一送,已经完完全全塞了一个指节进去。

一世兵王 叶云幻

宁嫣后臀本就火辣辣的疼,这一个指节塞进去更是痛得她冷汗都冒了出来,连脚趾都死死蜷缩在了一起。

蒋平晏也不贪心,进了一个指节后就没在往里塞了,湿热的嫩肉四面八方朝他的手指挤来,他微微转动手指,顺着洞口扣挖里边的嫩肉。

宁嫣浑身发颤,更是软得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只能任由男人摆布。

女孩雪白一团瘫软在床上,两条纤细的小腿向上大张着,完全裸露出腿间美妙风光。有细细一缕血流顺着股沟往下,连带那布满褶皱的粉色小菊穴处也浸上了淡淡的鲜红。

蒋平晏看着她胸前被挤压隆起的两团嫩肉,径直俯身凑了上去,牙齿扣住细细一点的奶尖,舌头顶住使劲吸咬,齿峰时不时划过顶端的敏感处,激得女孩一阵又一阵的颤栗。

“幼幼的小奶子香喷喷的,多喂哥哥吃了,好不好?”

他一边凶狠地啃咬女孩胸前的两团,一边手指微屈来回扣弄底下的小洞,不住的血液顺着他手指的进去滑落出来,他“啵”的一声又拔出指节,连带里边的嫣红嫩肉也被吸着翻出来些,小洞浅浅张开一个小口。

一世兵王 叶云幻

宁嫣嘴里包着哭声不敢乱动,小肚子乱绞一般的痛一阵一阵的往上传,她额角冒着冷汗,连眼尾也泛着一种妖异的媚红。

她轻声哭着,“哥哥……好疼……肚子很疼……”

床单上浸染的血迹越来越多,淡淡的血腥味让蒋平晏更加兴奋了,眼底眸色浓黑一片,像翻涌着极沉重的雾气,挽着一抹猩红,茫茫深色不见底。

女孩软声软气的哭叫激得他底下越涨越大,硬邦邦的发疼。

他索性一把扯下女孩高翘起的双腿,翻了个身牢牢压在自己身下,巨大的凶器就着禁紧闭拢的腿缝插了进去。

他粗硬的毛发狠狠蹭着女孩娇嫩的腿间,滚烫的阳具磨得人生疼。

抽出的肿胀上也沾了女孩鲜红的血迹,蒋平晏两眼发红,一边入一边甩手重重抽打女孩的臀部,直打得人呜咽连连。

“小骚货,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拿来给哥哥操的!是不是!嗯?”他嘶哑着嗓音低吼。

一世兵王 叶云幻

宁嫣小腹腿间都疼得厉害,身上又冷又热的,难受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咬着唇哀哀啜泣。

蒋平晏并不放过她,大掌落在屁股上的力道更重了,非要逼得她说话出来,“问你是不是!嗯?快说!”

宁嫣忍着哭声,声音有气无力,“是……”

“是什么?说出来!”蒋平晏手用力揉捏着红肿的臀肉,食指按着紧紧闭合的菊穴,按压着扣了一下。

宁嫣立马像被捉住七寸的小蛇,声音凄厉地叫了一声,连小腿都痉挛抽搐了一下,连忙哑着声音回答:“我是……每一个地方都是给哥哥……操的……”

蒋平晏听见这话更加兴奋,汗水顺着他的鬓角缓缓淌落,他按着女孩纤弱的背脊,大手往前一抓狠狠拿住一团小奶,死力地捏揉,指间夹住奶尖使劲拉扯,直扯成一条直线。

“小骚货,哥哥的骚幼幼,生下来就是给哥哥操的!”他说罢狠狠一口咬在宁嫣玲珑的肩头。

宁嫣简直疼得说不出话来,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只盼着这场折磨快点结束。

一世兵王 叶云幻

眼泪落在床单上晕成一团,宁嫣手死死攥住底下的布料,脑子甚至晕晕乎乎地想,

如果……如果一开始妈妈就没有来这里,是不是她就不会遭这样的罪?

眼底的泪越聚越多,又啪嗒啪嗒一滴一滴落下,男人依旧疯狂地在女孩腿间进出着,粗砺的大掌一下又一下扇打在女孩已经红肿的臀上,留下一个又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女孩的背上胸前,也已全是青紫的瘀痕。

宁嫣无力地趴在床上,眼底茫茫一片,无尽悲哀。

——

另,之前幼幼的年龄我改成高三了,总不能让哥哥等太久了是吧︿( ̄︶ ̄)︿

一世兵王 叶云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