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儿叔叔和我什么辈分:叶云幻

林口别墅,中场休息时间。

「佐霖!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陈凯丽利用几分钟空闲的休息时间,来找唐佐霖谈谈心。

「没有。」

「真的没有?」

「真没有,怎麽了吗?」

「你都没有发现到自己在空档休息的时候,都在发呆吗?」当他经纪人那麽多年以来,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发呆过呢!

她实在很好奇,到底是什麽事情,让从来不发呆的唐佐霖破天荒的发起了呆。

「有吗?」他真的有在发呆吗?他怎麽没有发现?

「佐霖啊!虽然我是你的经纪人,但我们也已经合作那麽久,一起生活那麽久了,我可是把你当成我弟弟看待,你要是真的有什麽心事的话,我这个当姊姊的愿意当你倾诉的对象。」

「我知道!谢谢丽姊关心!」

「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我先出去了!」

幻儿:叶云幻

「嗯!」

待陈凯丽离开後,唐佐霖又再一次陷入沉思。

他到底是怎麽了?为什麽自从和王秘书通过电话之後,就一直心神不宁?

几天以前,他接到了王秘书的来电,王秘书说他爸爸不同意让李萍安出来打工,也因此,李萍安不能当他的英语老师。

王秘书还说,他爸爸很奇怪,自从把李萍安接来台北後,就一直叫她休息,不让她做事,然而这一次,经过这一件事情之後,李萍安隔天就被派到公司工作。

现在李萍安就被他爸爸安排在资料室,做一些简单整理资料或发文的工作。

听完王秘书讲完经过,听起来很合理,爸爸会有这样的举动,纯属自然反应,因为担心,所以直接把李萍安带在身边,是最安全的。

他想,这样也好,只要李萍安有事情做,就不会有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而且有爸爸和王秘书的照顾,不会有问题的。

没想到王秘书事後补上一个秘密,让他感到非常的心痛。

那个秘密就是,爸爸会做这样的决定,是在知道李萍安已经知道他们是父子关系後,才下这道人事命令的。

当下,当他听到王秘书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心情顿时五味杂陈。

幻儿:叶云幻

救命恩人的女儿在爸爸心目中的地位就比他这个亲生儿子,来的重要?

知道救命恩人的女儿要来和他一起工作,他就那麽不屑?

是因为怕救命恩人的女儿被他伤害,所以赶紧让她远离他吗?

他真的是他爸爸吗?为什麽保护起救命恩人的女儿,更胜过他这亲生儿子?

没错!仔细一想!这就是他近来隐藏在心里的「心事」。

丽姊说要是有心事可以找她谈,但这种辛辣的内幕,怎麽找她谈?

「佐霖,导演在叫了!准备拍下一场戏了。」就在唐佐霖沉思的时候,陈凯丽回来叫人了。

「好!我知道了!」被纪经人这样一叫,唐佐霖的思绪顿时从回忆中拉回现实,马上收拾好心情,继续扮演好他演员的角色,暂时忘掉他是唐仲伊的儿子。

**********************************

就如唐佐霖所言,李萍安从那一天起,就被派到资料室去做事,但做几天,唐仲伊又怕让她待在资料室,会让她闷出病来,於是把她派到百货部门来,让她跟在客服部经理的身边当助理,让她接触人群,好让她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

就这样,李萍安在唐仲伊的安排下,就跟在客服部经理的身边做事,每天在百货公司各个楼层察看,每一次巡逻下来都要写一份心得报告,非常的忙碌。

幻儿:叶云幻

而另外一头,唐佐霖这里,也如火如荼的进行拍摄,唐佐霖和李萍安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络,直到有一天……

「天啊!听说今天下午两点,『亲爱的,早安!』的基本演员,要来我们百货公司做宣传耶!」在百货公司内部的员工厕所里,挤了三位员工在那偷闲,而这一次的话题是「偶像要来了!」。

「对啊!对啊!好令人期待喔!」她每个星期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很晚,等她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播完了,所以她只要一放假,就会上网看重播。

「我爱死了男主角唐佐霖!他的眼睛会电人耶!」

「我也是!我也是!」

「我觉得男配角邪克也不错耶!」

「邪克?!你说的是那个英美的混血儿邪克?」

「是啊!他好帅喔!」

「他帅是帅啦!但帅得可怕!他的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邪得可以!」

「那是在戏里啦!他私底下是个很善良又很浪漫的人。」是误解!误解啦!

「你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你怎麽知道他是一个善良又浪漫的人?」

幻儿:叶云幻

「我说是就是!」

「不切实际的女人!」

就这样短短的十分钟,躲在厕所里偷闲的三名员工,你一言我一句,热烈的讨论着她们的偶像,等她们都整理好仪容後,再打打闹闹的离开厕所,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工作。

一群百货公司的女职员,就在厕所里闲话家常,待她们上完厕所,补完妆回工作岗位後,已经是十五分钟後的事情了,确定外头没人了,李萍安才从厕所里走出来。

什麽?唐佐霖今天下午要来百货公司?这是真的吗?她怎麽不知道今天有这项活动?

她不是故意要偷听她们说话的,她真的是因为吃饭时吃坏肚子来厕所拉肚子的,谁知道拉完肚子,正要走出厕所的时候,就听到外头三个女职员在洗手台聊天,厕所是公众的场合,她要不听也难。

听到她们说今天唐佐霖会跟宣传组来这里,她也好期待能见上他一面,希望能当面跟他道个歉。

虽然她心里是这麽想,但实际上,她和唐佐霖是不可能见面的,因为他今天是以大明星的身分出现在大众的面前,而只是一个经理小助理,她是不可能去接触到他的。

李萍安上完厕所,洗完手,然後拍拍自己的脸颊,告诉自己别想那麽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吧!

*********************************

唐朝百货公司,去年年底才刚创立的一家新兴百货公司,平常人群就不少,这下传言「亲爱的,早安!」的男女主角要来宣传,更是涌气大批的人潮来共襄盛举,更是有人早上五点钟就来排队了,就为了想抢到视野最好的位置,一睹偶像的风采。

幻儿:叶云幻

「亲爱的,早安!」宣传活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本来计划褓姆车直接开到後台,让主要演员一下车就直上舞台做宣传,然而人潮比预期的还要多,不只举办活动的广场挤满了人,就连广场周边的道路都被人潮给包围了,没办法只好紧急改变计划。

褓姆车改直接开到百货公司的卸货区,再由保全全程护送他们,走秘密通道抵达活动的舞台後台。

下午一点的宣传活动,在大家的合作之下,顺利的进行,成功的结束。

由於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原本预计两点钟结束的活动,一直举办到二点四十五分才结束。

现在已经三点半了,来看偶像的人潮,仍未完全退去,有些影迷更是在广场上就开起了同乐会,呼朋引伴的,久久不散。

还好,「亲爱的,早安!」主要演员都已经安全退到幕後,所以疯狂的影迷不会直接给他们造成安全上的威胁。

结果如李萍安所预期,举办活动的这一个多小时以来,她完全没有见到唐佐霖一面。

由於人潮太多,问题层出不穷,从中午到现在,她都一直待在服务柜台帮忙照顾和家人走失的小朋友和老人,忙得不可开交。

「经理,发生什麽事情了?为什麽你的脸色看起来那麽凝重?」

「萍安,这是自家人的机密,我小声的告诉你,你可别到处说,知道吗?」

「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会保密的!」

幻儿:叶云幻

「唐佐霖失踪了!」这阵子带着李萍安跑东跑西,处理各种问题,她发现她是个守信用的人,所以她才把这天大的秘密告诉她,因为她知道,萍安绝对会守口如瓶。

「什麽?!」听到唐佐霖不见了,李萍安突然失控的大叫一声。

「小声一点!你是想要全部的人都知道这个秘密是不是?」听到李萍安突然大叫,客服部的杨经理马上伸手即时将她的嘴巴给摀住,把声音给掩盖掉。

「经理,唐佐霖不是有宣传的人员随时跟着吗?怎麽会失踪呢?」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李萍安马上把声音给调小,调到只有她和杨经理听得到的音量。

「听说唐佐霖在上褓姆车前说想要上一下厕所,结果就一去不回,现在整个百货公司的保全和他们的工作人员,都在全力找寻他的踪影。」

「经理,唐佐霖他会不会是被绑架了?」

「没有发现他被绑匪绑架的痕迹,现在只能暂时靠各个摄影机的影像找人。」由於摄影机大部份都装在百货广场的每一个脚落,至於百货公司内部员工办公的地方就没装,所以这事变得非常棘手,现在每个人都快急疯了。

身为客服部的经理的她,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有没有可能是迷路吗?」唐朝百货公司很大,一般的消费者都会迷路了,更别说是长年居住在香港的唐佐霖了。

「不可能!听工作人员说,他们都一直在厕所外守着,没有道理他会迷路。」

「那他失踪前是否有异样?」她试图想找出一点眉目出来,有个大方向或许比较快找到人。

幻儿:叶云幻

「异状?那就不得而知了。」失踪前有何异状,这一点可能要问他们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了。

「那我们现在能帮什麽忙?」她很想要透过广播,请大家帮忙找一找,但这样一来一定会引起大骚动,所以只能作罢。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持镇定,绝对不能露出一丝丝的惊慌,要不然让消费者发现有异状的话,那结果将会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活动已经结束,但各大媒体都还没有离开现场,要是他们知道唐佐霖失踪的消息,他们百货公司就不用作生意了。

「嗯!」

「萍安,我先去三楼保全办公室看看状况,你去五楼办公室帮我拿评监表的资料单下来。」

「好!」

杨经理交待完事情之後,她和萍安各别行动。

**********************************

唐佐霖的失踪,在百货公司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不止宣传团队紧张,就连协办单位「唐朝百货」都上紧发条,加派大批的人力积极的寻人。

仔细看过每一卷摄影机所录到影像後,发现唐佐霖是有意逃脱,自行换装躲过耳目,逃离唐朝百货公司。

陈凯丽得知这个消息时,拼命的打唐佐霖的手机,打到快烧掉了,还是没有人接,急得像烫锅上的蚂蚁,砰砰跳个不停。

幻儿:叶云幻

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了,大家都不敢松懈,继续扩大范围进行搜寻,最担心唐佐霖安危的人,除了身为他经纪人的陈凯丽以外,莫过於李萍安和王晶。

为什麽说担心唐佐霖失踪的人只有李萍安和王晶,而没有唐仲伊呢?

那是因为今天唐仲伊正好到香港出差去,人不在台湾,所以还不知道自己儿子失踪的消息。

也好在唐仲伊出国,暂时不在台湾,李萍安才得以自由的跟着王姊一起寻找唐佐霖。

时间都已经这麽晚了,王晶还开着车载着李萍安,在台北市区的每一条大街找人,便利商店、饭店、公园、加油站等地方都不放过,想的到的地方也一一去寻找。

「王姊,我们想到的地方都已经找过了,都没有找到人,怎麽办?」她们连林口别墅都已经不知道绕过几遍了,找不到人就是找不到人。

找不到人不打紧,问题最严重的是,她们一点线索也没有,只能像只无头苍蝇漫无目的乱找人。

「萍安,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唐家吧!只要一有消息,我一定立刻打电话给你。」她看得出来,萍安的体力已经在透支了,要是他们再继续这样子找下去,萍安会比她先累倒。

「好吧!」李萍安很想拒绝王姊的好意,但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她要是再不休息的话,她会累垮,明天没办法正常上班。

如此一来,她反而会拖累王姊,可能会让王姊再一次被唐伯伯给斥责,所以也只能勉强的接受她的建议。

「人我们会负责找,你不用担心,早点休息。」王姊很尽责的把李萍安送回来唐宅。

幻儿:叶云幻

「我会的,对了,王姊,唐佐霖失踪的事情要不要先让唐伯伯知道啊?」唐佐霖是在自家百货公司失踪的,相信她们不说,唐伯伯明天一回国一定会知道这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

她想,这个消息从她们口中得知,应该会比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杀伤力还要小一点。

「要是董事长有打电话回来,你先不要跟董事长说,我会看着办。」不需要李萍安讲明用意,王晶就知道李萍安的顾虑,马上交待李萍安先不要开口,她会处理的。

董事长明天才会回国,他们还有时间找人,所以不必急着报备。

「好!我知道了!你开车小心!」

「好!早点睡!我先走了!明天公司见!」

「嗯!明天公司见!」

护送王姊离开後,李萍安才转门来到唐家的大门口,拿出唐仲伊给她的备用钥匙,准备开门进屋子里休息。

「啊!」没想到,钥匙才一拿出来,就被一个陌生的男子从背後抱住,并摀住口鼻,当下李萍安吓得大叫!

「别叫!是我!」陌生男子出声了。

「唐……佐……霖?」李萍安一听到陌生男子的声音,马上认出他就是唐佐霖,马上吃惊的转身看着他。

幻儿:叶云幻

让大家找遍整个大台北却毫无所获的人,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别说话!」他现在只想好好的静一静。

忍了一整天的悲伤,在见到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孩後,他的情绪完全崩溃,一把就把李萍安给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

他现在什麽事也不想做,只想静静的抱着她,感受她意外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平静感。

他已经数不清今年是第几年了,他只知道每一年的这一天是他每一年最难熬的一天。

唐佐霖心情愈悲伤,不知不觉手劲就愈大,李萍安感受到了,不但没有反抗,还反过来抱着他,安抚着他低落的心情。

神奇的事发生了,李萍安的安抚发生了作用,原本情绪有稍为激动的唐佐霖,竟在李萍安的安抚下,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唐佐霖虽然放松了下来,但仍依旧抱着李萍安不肯放开她。

李萍安一直被抱着,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这里是家门口耶!他们俩个人就这样子抱着,要是被路过的人看到的话,她要怎麽解释啊!

要是被路人认出他来,那事情就更难解释了!

唐佐霖抱着李萍安,不知过了多久,他终於缓缓的放开了她。

幻儿:叶云幻

「你……」被唐佐霖放开的李萍安,见他放开了自己,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想要问他,他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然而她才一开口,就被他放开她後下一秒的举动给骇住了。

就见唐佐霖放开李萍安後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激动的覆上她的双唇,接着缠绵的吻着李萍安的双唇。

李萍安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得不知所措。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佐霖终於吻够,缓缓放开了李萍安。

「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唐佐霖放开李萍安後,看着还在娇喘着的李萍安,一开口就是霸道的命令她当他的女朋友!

「啊?」要她当他的女朋友?是她听力有问题,还是他疯了?

「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不得有议!」被他看上,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要是拒绝他的爱,给他试试看!

唐佐霖为了让李萍安屈服於他,他再一次覆上她的嫩唇,而这一次的吻不比上一次的吻来的缠绵,而是更带点霸道的吻,他要吻到她满脑子只有他的影子。

~~~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