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幻一级特黄aa大片爽爽影院:叶云幻

宁嫣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上身缩成一团,双腿因为疼痛无力地张开。

“腿张那么大做什么,你就这么想男人来操你吗?”蒋平晏又是狠狠一鞭落在她胸乳上。

十几岁的小女孩胸部正是发育的时候,平时自己碰一下都痛得不得了,这一鞭下来更是疼得她一阵晕眩。

宁嫣摊在桌上低低抽泣,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气都要没有了,疼得恨不得立马死过去。

哭声一阵一阵的,被女孩刻意地压制住,又细又弱,像小兽的哀鸣。

蒋平晏总算丢了教鞭,他坐在椅子上,沉默地看着胸口急促起伏的宁嫣。

“为什么总是要惹哥哥生气呢?”他声音很低,宁嫣几乎要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她低泣一声,哭音颤抖,嘴里是下意识就泄出一声,“哥哥……”

身上的痛意开始渐渐麻木了,腿心像是被人泼了开水一样,冒着热气地跳动。

宁嫣偏过头,被泪水洗过的一对杏眼清粼粼的,里面盛满了害怕与畏惧。

她手微微一动,像是要朝着男人这边探过来,声音讨好,“抱抱……哥哥抱抱幼嫣……”

里幻:叶云幻

蒋平晏看了她好一会儿,女孩略抬高的双手都在轻轻颤抖着,他心里蓦地觉得有几分讽刺。

良久,等到女孩的双手已经快要无力地垂下,他这才双手往她腋下一掐,直接拎着人搂进怀里。

宁嫣双腿分开悬空坐在男人膝头,伤口被小心避开,整个身子软绵绵地靠在蒋平晏的胸膛和臂弯。

“哥哥……”她抓住男人的衣服领口,小脸埋在他肩头。

蒋平晏一手抱住她,一手来回抚着她背脊,嘴上没出声,却一直等她平静下来。

许是看到男人态度有所软化,宁嫣情绪稍微缓下来了些,心里小小的松出一口气。

她趁机攀住男人肩膀,主动仰头去亲他的下巴,娇怯道:“哥哥,幼嫣好疼。”

蒋平晏手放在她红肿的阴部,掌心包裹着缓缓地揉,垂目注视着她的眼幽深平静,往更深看却是一片寒戾。

宁嫣乖巧地靠在他肩头,胸脯缓慢起伏,紊乱的气息也在渐渐平复。

蒋平晏食指拨开两瓣红肿的阴唇,指腹轻缓地揉,按过嫩软的蚌肉,滑过尿道口,一直浅浅陷进几乎要找不到的小洞口。

里幻:叶云幻

宁嫣一个激灵,下身刺痛。

男人手指卡在那处不动,淡声道:“痛吗?”

往常也会被男人这样浅浅地刺戳过,宁嫣适应一会儿就不怎么感觉到痛了,她小脸蹭蹭蒋平晏的胸膛,乖乖摇头。

“就是不痛你才不长记性。”男人说话声音很轻。

宁嫣还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小洞处的手指猛一用力,已经埋了半根进去。

“唔!”

比常人更加窄小的干涩的甬道挤着这突然闯入的异物,宁嫣疼得周身往上一跃,又被腰间有力的大手按住。

娇软的嫩肉四面八方压挤过来,紧紧裹住手指,蒋平晏浅浅戳弄,手指在小孔处打着转。

还没有被如此开发过的小穴疼得火辣辣的,宁嫣眼里含泪,被男人钳住挣扎不能,小手死死攥住身下人的衣料,不住的发抖。

“疼……”她软软哭叫。

蒋平晏却不再管她,指节开始大力抽动起来,抠挖里面软嫩的穴肉,听着女孩细碎的泣声,又很有分寸的停在那一层薄膜处。

里幻:叶云幻

一阵疼痛慢慢缓过去了,宁嫣腿心发麻,腰身不自觉扭动,一股自花心盘延而上的酥麻一直缠踞到她胸口。

她杏眸微眯,小脸酡红,细细的嘤咛声伴着哭声泄出。

“啊呀呀……”

蒋平晏低眉凝视她绯红的小脸,女孩水光潋滟的杏眼里渐渐涌现出一种惊人的媚意,再也看不到先前的畏惧了。

他眼底寒冰稍稍融化,感受到指尖已有的湿意,他却把手指一下拔出。

轻轻“啵”的一声,宁嫣迷惑地瞪大了眼,愣愣地望着男人神色莫辨的脸庞,不解道:“哥哥……?”

蒋平晏手掐住女孩细腰往上一提,宁嫣屁股落在冰凉的书桌上,她忍不住瑟缩了下。

她下意识唤着眼前的人:“哥哥……”

蒋平晏低应一声,手把住女孩纤细幼滑的小腿,轻轻抚摸,声音暗哑,“幼幼乖,腿再张开一点。”

被抚揉的地方一阵痒意,宁嫣咬紧下唇,还是乖乖听话,两腿大大张开。

里幻:叶云幻

女孩稚嫩的花穴处还是红肿一片,鼓得像只小馒头,几根柔软的浅色细毛微微卷曲,方才被玩弄过的花唇稍微外张,可以看到里面包裹着的粉红色嫩肉。

宁嫣满眼茫然地望着面前的人,几缕润湿的发贴在她脸颊,两条细细白白的腿大张着,向人露出自己最私密的娇嫩。

模样又天真又淫荡。

她看见蒋平晏缓缓解开皮带,拉开拉链,西装裤被浅浅褪下……

独属于成年男子的粗壮阳物赫然弹出,似猛兽出笼,紫红的硕长柱身,看着比她手腕还要粗一圈。

宁嫣呆呆地望着那巨已然炙硬的凶物,昂挺骇人。

蒋平晏像是被她呆愣的样子取悦,眼底有浅浅的笑意,“幼幼不认识它了?”

宁嫣猛然醒神,眼底惊惧,小脸上很快罩上一层惊恐,“哥、哥哥!”

蒋平晏冷漠地看着她,唇角微勾,“还愣着做什么,还要哥哥再教你一次?”

宁嫣雪白的身子微颤,强忍着腿心的痛意从桌上爬下来,赤脚站在男人面前。

蒋平晏淡声道:“跪下。”

里幻:叶云幻

女孩小腿一颤,乖乖跪好。

她抬眼望着眼前泠然注视着她的男人,拼命忍住眼里的泪水,软软叫道:“哥哥……”

男人冷静又魅惑的声音悠悠响起:“幼幼,告诉哥哥,这是什么?”

宁嫣憋着哭音,声音都在发颤:“是、是哥哥的……肉棒……”

“好,是哥哥的肉棒。”蒋平晏继续道,“那幼幼见了哥哥的肉棒应该做什么?”

宁嫣几乎要跪不住了,她身子抖得厉害,眼泪再也忍不住滚滚而下。

她摇着头哭,声音又怯又软,“哥哥……我怕……幼幼害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