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女性吃8种食物发春污文小说完结免费阅读:污网文

两人在圣诞节当天又厮混了一天,因为天冷的关系,两人都赖床,正午才肯起来。梳洗之後,又出去吃点东西,林春说想去图书馆,两个傻子绕到图书馆一看,见闭了馆,才想到今天是红假。陈秋笑自己说:「你平时总是说纵欲对身体不好,我看这话倒有一半是真的。看我们两个,竟然傻得连今天是红假也忘记了。」

林春白他一眼,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纵欲,你也不想想是谁的责任。」

「当然是你的责任。第一次做的时候,可是你勾引我,我才有胆做的。昨天也是……」陈秋暧昧一笑,林春别开眼,不自在摆了摆围巾,却也没有反驳陈秋的话。

那晚,林春大展身手,做了四道小菜,两个人都吃撑了。饭後,他们各自做自己的事,林春看书,陈秋玩电视游戏。他们打定主意,要好好玩完这两天红假,所有工作都拖到廿七号才做。刚好廿七号就要回校补课。林春也跟家里说了声,说要廿七号才回家。这次,他也懒得编什麽谎言了,直截了当跟母亲说:「妈,我想在陈秋家住几天,廿七号才回来。衣服我会问陈秋借。你放心,我会好好温习的,看陈秋的课本就好了。」

林母一顿,略有微言:「你真要在他家住几天吗?昨天也是,没头没尾就出去,只给我发了个短讯就算。今天到了下午才打电话回来。」

林春心怯,正思忖着要如何应付,林母竟叫他让陈秋接电话。林春说:「你要他跟你说什麽!我跟你说就可以……」

一旁的陈秋从林春的话听出点意思,就倚在林春身上,从他手中拎起电话,跟林母说:「阿姨,是我,阿秋。真抱歉,昨天我看自己一个在家里过节,有点闷,便叫林春过来陪我。廿七号那天,我们又要回校补课,有一个中文测验,我到现在还有很多概念未理清,便想留林春在我这儿住住,向他请教一下,顺道温温其他科目,毕竟之後的小测愈来愈多。」

陈秋顿住,那方林母好像叮咛了他几句,陈秋起初顿了一会儿,然後又神色如常地回答着「是、是」、「好」之类的话,让林春无从猜想母亲到底跟陈秋说了什麽。好一会儿,陈秋将电话交回林春,林母已爽快地说:「好吧,你就在阿秋家过几天。只要你快乐就行了。」

成人污文小说完结免费阅读:污网文

「嗯,谢谢,妈。」

「你快乐吗,阿春。」

「嗯,很快乐。」林春毫不迟疑。林母笑了几声,声音充满慈爱,说:「那你就去吧。」

挂了电话後,林春感到不安,总觉得母亲的声气有点奇怪,似是知道他跟陈秋的事那般。然而,转念一想,母亲又从未阻止过他跟陈秋接触,甚至多次让他在陈秋家过夜,想必也不反对他们来往,算是默认他们的关系吗?

於是他急急问陈秋:「到底我妈跟你说了什麽?好像说了很多句话。」

陈秋的眼睛机灵灵的转了一溜,又笑弯如水月:「没说什麽重要事,都是客套话,你看我刚才尽是用『好』、『是』之类的话答你妈,就猜到那不是些重要的话。你真的想听吗?」

林春颔首,陈秋的样子果然有点鬼,每当他要骗人时,眼睛就会闪烁起来,笑眯眯的样子,背後藏了许多计谋。陈秋放软身子枕在林春肩上,徐徐说:「你妈问我对你是不是认真的,我说是,然後又问我说『我这儿子的性格一向优柔寡断,是不是很麻烦』,我说『是有点』,她就再说『但你仍然对阿春有那种感情吗』,我说『是』。末了,她静下来,跟我说『好好对阿春,好吗?』,我说『好』,完了。」

林春听完,彷佛像被雷劈中、成了一个石像,那双微细的眼睛竟能睁大两倍,死死地盯着陈秋。陈秋捧腹大笑,林春感到他整个身体都在震动,陈秋擦去眼角的泪花,说:「我骗你而已。你妈只是问我,你在我这里住下来,有没有麻烦到我跟我家人,以及说了些家常话,问我老豆是不是很少回家。除此之外,别的都没说了。」

成人污文小说完结免费阅读:污网文

「真的吗?」林春一脸狐疑。陈秋就像只老狐狸,满脑都是坏点子,说起谎来绘声绘影,害林春总是分不清他是说真还是说假。而且,他隐隐觉得陈秋说的话是真的。

「又要问我,问过了又不相信我。」陈秋很是委屈地瞟他一眼,眼里含着千般风流,林春脸一热,他读懂陈秋那双轻佻又秀丽的眼睛。两个人很自然地靠近,亲热起来,浑然不察觉时间之流逝。

但假期总会完结。到了廿七号,大家又面对现实——高考已经逼近,各科premock都开始杀到来。先是廿七号回去被兔奴轰炸,骂他们对上一次的paper做得太差,简直退回中六水平。於是有人大着胆子说:「我、我们……最近太多测验,一天四五个,大家都累了,而sectionE又是最繁复的一份paper……」

此话一出,大家不语,有些人更乾脆点点头。老实说,大家也开始吃不消了,每天放学就是补课跟测验,不到五点也不能脱身。paper好似怎样也做不完,如同永无终结之日的梦魇。兔奴脸一沉,又叹口气,那张可人的脸现出无限疲惫之色,使她一下子好像老了几年,就是在这时候她才似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而非一个小女孩。

「累,你们说累。但我们这些『打工仔』是没有资格说累的。难道『老细』(注一)叫你做事,你说一句『老细我好累,我要请假,我今天不干了』,就可以脱身了吗?你们之中有些女生常常跷掉体育课,或者一些自己不喜欢上的课,但日後你们上班了,是不可能再随心所欲地请假。你们不可能永远当学生的。你们可以试着熬过去吗?九月的时候,你们说刚升上中七,未适应中七生活,所以一天做两三个test就说累。好了,到了十月、十一月,你们又抱怨说测验太多。到了十二月,你们说圣诞节时玩得太疯,好累,没有精力做test。那你们什麽时候才不累、才有精力去做paper……你们想想王秀明好不好?他多想自己有机会去辛苦、去努力,但他不能。你们现在做paper做得想死,却有机会感受到收成的快乐,而王秀明就……」

说得大家都惭愧地低下头。兔奴就是有这种魔力,她有本事说十分动听的话,时而感动人心,使他们希望走向真理与光明,时而又说得他们自惭形秽,恨不得找个洞躲进去。於是大家沉默地接受兔奴的话,此後不管要做多少份paper,也无人敢有怨言。

此後的几天,几乎天天都要回去补课。中文、世史、文学、还有地理,黑柴人真是豁出去了,连除夕日也叫他们回去做世史premock。大家做完六小时的paper,踏出校门时脚步飘飘的,天已是深蓝色。李旭是修中史、地理跟文学的,这天不需回校。戴志没有修世史,这天恰好回校,便跟林春他们一块儿走了。他多口问了林春一句:「你今天也上秋秋家吗?」

林春也不在意,他跟陈秋的关系,哪有可能瞒得过戴志,他早就知道戴志是个精明的人物。他淡然说:「也许。我妈也不反对我过去。」

成人污文小说完结免费阅读:污网文

「真的吗?」陈秋大喜过望,竟大叫出来,四周的人不禁侧目而视,害得林春尴尬不已,戴志则大笑出来,说:「看你一副急色相,不要榨乾我们书kai子,人家还要留着一条命去考A-Leval,为校争光的。」

「你管我。那你最好也不要榨乾我老哥。」陈秋搭着林春的肩,不忘向戴志还击。

「啧,你怎知道是我榨乾他,而不是他榨乾我。」戴志啐了一声,陈秋嘻嘻笑,说:「你真想听我的原因吗?我不介意在林春面前跟你分享一下……」

「喂喂,免了!」难得戴志也会害羞。经过T市公园,戴志便往另一个方向走,说要乘车到C大找陈心。林春疑惑不已:「这样行吗?戴志又不是C大的人,现在跑去陈心那边过夜……」

「也不是第一次了。」陈秋耸耸肩,说:「大学的宿舍管得不严,反正是同性,那些管宿舍的工友也不会说什麽话。再讲,戴志伟那小子不时过去C大,找陈心补习或是……你明白啦,所以宿舍上上下下的人都几乎认得他了,也就没什麽问题。」

林春想想,还真是服了戴志:「他真主动。难怪陈心也会屈服,这麽高傲的人,居然肯依了戴志伟……」

「什麽?」陈秋又高叫,说:「你刚才说陈心依了戴志伟?」

「有什麽不对的?」林春反问,只见陈秋夸张地笑,腰也弯下来了,他说:「要是跟陈心说了,不气得他吐血就有鬼了。」

成人污文小说完结免费阅读:污网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