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倒文快穿之我需要你的爱H:污的文

林春在放学後拨了通电话给林母,说:「妈,我今晚想在陈秋家过。他今天生日,他父亲又不能回来陪他……」

「你想怎样做就怎样做吧!」林母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她又说:「可是你还是先回家一趟吧,我等会儿将一个红包压在饭桌上,你就拿了,然後给阿秋,代我跟他说声生日快乐。人家阿秋常常关照你,又请你吃晚饭,多少也要给人家回礼。」

林春便答应了,先带陈秋上他家,拿过红包,再回独秀居下面的超市买菜。林春上到陈秋家,正卷起毛衣袖子,准备做菜,陈秋却拉着他的手,说:「先别急,我不是说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做吗?现在也快七点了,天都黑了,也是时候。」

「到底是……什麽事?」林春有点忐忑,陈秋忍俊不及,说:「很简单的事,反正不是你现在想像的事。」说完,又在林春耳边吹了一口气,那种难耐的酥麻使他浑身一震,慌忙捂住赤红的耳朵,陈秋心一动,又凑近林春的脸,在他唇上轻吻一下。

林春半带着怨气地回视陈秋,惹得他哈哈大笑。他说要回房间换衣服,叫林春先在客厅等着。不过是十分钟的光景,陈秋就出来了,他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长袖衬衣,解开了两颗钮扣,锁骨半露,下身套着黑色牛仔裤,头发用定型剂抓了抓,有点凌乱,配着陈秋那总是不太正经的气息,没地有点邪。

他把一部普通照相机扔给林春,说:「这个给你,一会儿替我拍几张相片。这只是普通的傻瓜机,不是戴志那部专业相机,所以连你这种机器白痴也会懂得用,不用担心。」

林春一时愣了,以至於他忘了反驳自己是机器白痴的事,只是说:「拍照?拍来干嘛?」

晕倒文:污的文

「你们不是常常说我长得像女人吗?女人总是喜欢挑重要的时候去拍些照片留念,比如十八岁、二十岁时……所以我就想拍一下。」

「……哦。」林春也傻傻地应了,气得陈秋哭笑不得:「我只是开玩笑,你怎麽就真的相信了?没啦,这照片是要放上网站去的。」

林春还想追问下去,可陈秋抛了抛手中的一串银匙,便催促着林春出去。他们又去了老地方拍照——T市公园的小桥、人工湖。

这个时候的T市公园还不算静,有一些闲人流连,不是老人,就是不想回家的学生。陈秋也不拘泥於这点事,他兴冲冲跑上桥,带点眷恋地摸摸桥边的石屎围栏,脸上带着安宁的微笑:「我第一次出cosplay,就是在这座桥上拍,那时我不是扮古风美人,而是扮一个普通的日系学生妹,水手服、短裙、长鬈发、大眼睛长睫毛。我就是忽发奇想,幻想要是我扮成女人,那身边的人会怎样看待我呢?

「他们会感到惊异、恶心、还是赞叹呢?很少有男生敢做这些事。因为他们害怕被人标签做『死乸形』、『死基佬』,他们怕被社会与世俗歧视。可我偏偏觉得,被人歧视也胜过做一个透明人。一个人莫名其妙就出生,依着身边人的指示去读书、食饭、生活,而与此同时,世上还有亿万个普通人跟你一起生活着,到死,如无意外大家都只会是一群面目模糊的纸板人。我们的价值有两项,其一是劳动,以供养那些主宰世界的所谓杰出人士,其二就是做一棵衬托鲜花的绿叶。

「你说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达到别人的期许,可是我只想被人正视。做一只唯唯诺诺的狗又如何?无人会记得你。我不想只做一个学生,我不想做一个死读书的乖学生。如果非得要变坏才能让其他人记住我的名字,那我不介意做一个坏透顶的垃圾学生。谁叫人总是记得对方的坏,而不是对方的好?」

林春还不知道陈秋的目的,他捧住照相机,说:「也不一定。我总是喜欢记着别人的好,大家好来好去,不就好了吗?为什麽一定要那麽极端呢?如果大家都肯记住对方好的一面,而能包容对方的缺点,世界就变得美好了。」

晕倒文:污的文

「那你有记得我的好吗?」

林春一阵尴尬,别开脸说:「怎麽突然问我这种事,教我要怎样说。」陈秋的好……都是些难以启齿的事。

「从哪里来,就回那里去。既然事情是在这里开始的,就合该在这里了结。」陈秋说了几句玄妙的话,忽然脱去了上衣,扔在地下,他单手撑住围栏,一跃上去,坐在栏上,笑起来透着一股灵气:「替我拍几张照片,让我放上网站。」

「就这样?」林春惊愕地说:「不用叫戴志伟和其他人来打灯、设布景板吗?还有化妆、cosplay……」

「都不用了,就这样。」陈秋说,仰脸看夜空,是夜没有圆月,只有一弯幼如丝线的弦月,他说:「刚好这夜无月。你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那时的月亮很圆,毕竟是中秋。或许就是月光的魔法,让你觉得当时的我很美。而今晚刚好没有明月,月光的法力也就消失了,看清楚一点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生,没有所谓美与不美。」

「可是你一向cos女人,要是放上你未化妆的相片,还要赤裸上身……」

陈秋拍拍瘦削青白的胸膛,满不在乎地说:「我就是要结束cosplay生涯。老子不干了。早在暑假时,我就有这种想法。我大概不是什麽专一的人,同一样玩意玩多了,难免生厌。当初玩cosplay,我追求的不只是他人的崇拜,单只是一种离经叛道、脱离常轨的快感。怎麽说呢,就好像将头发染成彩色,走在一条人来人往的街上,走过你身边的人莫不带着惊异的眼光望着你,你就觉得飘飘然……」

晕倒文:污的文

「可我却觉得做一颗平凡的小石子更好。我更喜欢做沙滩里面的一颗沙子,没有人会特别注意到一颗细沙,海水拍岸将我卷走,我就随着海水不知飘到哪里去。没人注意我,也没人能捉住我,自由自在的,不是更好吗?」林春恍恍惚惚地说。

陈秋也不与他争辩,只轻笑,催促林春说:「快拍。替我拍几张最好的照片,替我结束这段cosplay生涯。你知道吗?这部相机是我妈当年买回来的。我妈生了我哥,看我哥样子逗趣,便节衣缩食,攒钱买了部便宜的照相机,一有空就替他拍照。看,还要放菲林进去才可以用,并不是数码相机。到我出生後,又为我拍了很多相片。可她也有七、八年没用过了,因为之後有数码相机。但她还是舍不得丢,一直到了之後,还是放在房间里头的书桌,用一个皮制的套装好,过了十多年还能用。」

陈秋脸上泛起柔和的微笑,在黑夜里显得有点模糊,声音却清如泉水声,那双眼很少有的没有妖气与媚意,单只有纯净,他说:「替我拍这照片的人,只能够是你,林春。是你让我看清楚,原来我除了堕落之外,还有更多选择。」

「选择?」林春懵懂反问。

「嗯,选择。我想跟你一起入大学,我想知道你是以何种眼光看这个世界。到了这一刻,我还是在乎别人对我的感想,希望他们能崇拜自己、看到自己,但我发现,就算有再多的人崇拜自己,生活还是不会有任何改变。一关上电脑,还是会感到空虚。可是,你这个奇怪的书獃子却让我发现了更多事。」陈秋闭上眼,默默想了一会儿,舒一口气,那坚定而强势的眼睛紧锁着林春的眼。

一条无形的锁链将这两个性格相反的人扣在一起,但他们感觉不到被束缚的苦楚,却有了一种相知相惜的复杂感情,离不开彼此。

晕倒文:污的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