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间最平凡感人的话和岳换老 后插岳

我一脸茫然,紧接着才会意过来,刚刚是跟在他的後面。

「我、我才没有!我是因为迷路……所以才跟着同校的走。」我慌张解释,手不断挥着,「我不是什麽跟踪狂!」

他嘴角勾起一个该是微笑的弧度,但却没有笑意,眼睛在我脸上打转几圈,然後转头就走。

现在可不是站在原地发呆的时候,我急忙跟上去,「喂喂,常大为,学校在哪个方向?我不能迟到啊。」

他顿了顿脚步,像是看白痴似的,那眼神超瞧不起我,但却有着一些些疑惑,接着他的眼神移到我衬衫上,我忽然明白他那疑惑为何而来。

「因为你是全校第一名,又是有史以来难得的转学生,所以知道你名字是很正常的事。」我说,间接再次强调自己不是跟踪狂,我跟那些老是聚在走廊想偷看他的女学生才不一样呢!

他没说话,继续往前走,这个人麽这样啦!我再次跟上去拉住他,「喂!常大为,你要跷课是你的事情,可是先告诉我学校在哪,迟到会影响班级成绩,我不能当害群之马啦!」

「……」他冷眼看我,甩开我的手继续往前。

和岳换老 后插岳

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喔!「你告诉我学校在哪就好了嘛!」

结果他走他的,我走我的,只是我依然走在他後面。

没办法啊!我不认得路,唯一认得的就是他,看着手表已经快到打钟时间,我绝望的叹气。

常大为一直往前走,时不时回头看我,周遭的建筑物开始变得零星,他走上一旁的楼梯,我也跟上去,他感觉用眼神责备我要我别跟,却又好像是要我走快一些,到底怎样不说我怎麽会知道。

爬过一旁高墙上的楼梯,翻过去後里面是脚踏车步道与河堤,常大为突然往堤防下走去,我也赶忙跟上,斜坡因为有草皮缓冲,所以不会太陡,但因为河边的风势颇为强大,我的裙子被吹起来好几次。

「喂,常大为!等等我!」我大喊,看着他往天桥下去,明明听见了,却丝毫不理会我。

等我跑到那里时,常大为人已经不见了。

「咦?咦?常大为?人呢?喂!」我喊着,光照不进桥下,在阴影中,与外头的光明世界像是两个空间,一阵没来由的慌张爬上我心头,「我连回去的路都不知道啊!别丢下我!」

和岳换老 后插岳

我在桥下到处狂奔,就是没看见他的身影,这麽大的人在这一望无际的地方,怎麽可能凭空消失!

唯一可能就是,他甩掉我!

我冲出桥下,沿着河堤跑,一边不断叫着他的名字,路旁在运动的阿伯看着我笑,跷课的学生们也看着我笑,连流浪狗都对着我吠。

穿着明星高中的制服却如此狼狈地在河堤奔跑呐喊,而且一脸哭样,不只丢自己脸,也丢学校脸,可恶!那个常大为!我发誓一定和他势不两立!

「喂!」也许他在一旁躲着看良心也不安,又或许是因为我真的哭出来,不管怎样,他总算出现了。

「你太过分了!为什麽丢下我!」一见他我便大骂,鼻涕和泪水全和在一起。

「我不认识你。」

我瞪大眼睛,「我知道你不认识我,但你跟我讲一下学校在哪会怎样!」

和岳换老 后插岳

他没有说话,双手自然垂在两侧,发丝随着风飘动。

「你的粉丝如果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一定会大失所望!」我擤了鼻涕,将卫生纸团丢在书包内。

而他只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喂,告诉我学校在哪个方向。」不想理会这种口是心非的人,男人当然希望越多崇拜者越好。

只见常大为又一次用那看白痴的眼神看我。

「干麽?」我不甘示弱回嘴。

他又用那种看得好远的眼神看着我,悠悠的举起手指着河堤对面,好几栋红磁砖的矮建筑物就在河的对面。

「啊!学校!」我大叫,居然就在对面!

和岳换老 后插岳

我听见背後传来一阵细碎的声响,瞥过头,只见常大为低着头,手插在口袋里。

而他的嘴角,却勾着一抹笑意。

我突然明白,为什麽会一直觉得他穿我们学校的制服很可笑,因为白衬衫和卡其色的长裤,该搭配上的是充满活力的笑容与表情,就像向春日那样。

但常大为一直以来都像是颜面神经麻痹,动作都很轻飘飘,甚至连几句话都吝啬说出口。

不过,现在我却觉得有着笑容的常大为,哪怕只是那麽一点点笑意,都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更加好看。

「喂,常大为,你为什麽要跷课?」

他摇头,指着另一边的桥,那是刚刚我追丢他的那个桥。

桥从这一端连接到那一端,跨过河,就能抵达学校,但这样子……「你这样是绕远路,在一开始的站牌那里搭公车不是比较近吗?」

和岳换老 后插岳

常大为只是耸耸肩,往桥的方向走去,我跟在他後头,看着他的影子在我脚下晃动,我踩着他的影子。

「喂,常大为,我在你隔壁班,我叫……」

「黎莐。」他接话,而我瞪大眼睛。

「对!你好厉害,知道那个字念陈,第一次见面的人都会念成沈耶!」这真是太让我惊讶,制服上都绣有学号及姓名,而常大为的制服还没来得及绣,所以他刚刚才会讶异我知道他的名字。

他没再接话,而我的心情却意外的好得不行,我哼起小曲,蹦蹦跳跳的跟在他的後面。

昨天才在想,不知道他的声音是怎样,今天就听见他的声音。

很普通啊,普通顺耳而已。

当我们走到桥面上,我看着学校的倒影反射在河面上,为什麽刚刚我明明就在河岸边跑,这麽明显的建筑我却没看见,只顾着追逐眼前不见踪影的常大为?

和岳换老 后插岳

是不是人只要眼前有了一个想追寻的目标时,就会对周遭一切事物无所感应?

我看着常大为的背影,忽然觉得,他不再那麽飘渺虚无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