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 捏 吮 最新策略单机游戏厨房: 吮奶文

有时候,你以为自己终於遇到自己爱情中的「对的人」时,老天总喜欢在这个时候捅你一刀。

要怪老天吗?只怕,怪了也没用吧。

这就是命呀。

「搞清楚了?」廖凯杰跑到我旁边问。

今天,杨欣怡没有来。

不知道是还没来?还是请假。

「嗯,她说,她只想体验恋爱的感受。」我轻轻点头,说。

廖凯杰苦笑了一下,开口「抱歉,我应该早一点告诉你的……」

我轻轻地笑了,我不怪他。

还要谢谢他点醒了我。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接着,我们彼此没有再说话。

过了许久,当廖凯杰要再开口时,後头传来了我们无比熟悉的声音「廖凯杰!」

我朝门口看去,果真是杨欣怡!

看到她,我的嘴角不自觉的笑了。

很奇怪,只要看到她,我的坏心情都会被笑容取代。

「你怎麽霸占我的位置!我晚来也不能这样……呃……你们在聊什麽?」杨欣怡原本是吼着廖凯杰,而後,又迟疑的问。

廖凯杰无奈的看了看我。

杨欣怡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她惊讶的用食指指着我,说「什麽?你又被……不是还没一个月?」她嘴巴越张越开。

我还真担心她的下巴会不会去落到。

我无奈的说「你以为我想吗?」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杨欣怡把廖凯杰推到一旁,在我旁边坐了下来,问「这次又是什麽情况?」

而被杨欣怡推到一旁的廖凯杰,现在正用「屎脸」瞪着杨欣怡,当然,杨欣怡选择无视。

「是廖凯杰先提醒我的,我才去问她,她说,她只想体验恋爱的感受。」我说。

杨欣怡听完後,翻了一个白眼。

相信我,她等等一定会说「这女人真机车」之类的话。

「这女人有病啊!」看吧。

虽然「有病啊」跟「真机车」念法不同,但意思上差不多。

我耸了耸肩,不予置评。

反正,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

「没有关系没了关系回到待确认的邀请你动态上的真心都变成很心狠狠把我删去」在一旁被我们忘记很久的廖凯杰,唱起了「FUN4乐团」的《没有关系》。

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还有心情唱歌了吧……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欸!你们三个!」突然,有人叫住了我们。

我们同时回头,是系上的公关阿纬。

「後天要跟财经系的联谊哦!放学後记得去学校对面那间简餐店哦!」阿纬说。

身体一僵,财经系?不是企管系吗?

「欸?阿纬,原本不是说企管系吗?」杨欣怡先发出了疑惑。

「因为企管系後天已经被日文系预定啦!所以就改财经系罗!」阿纬说完後,便去通知其他人。

静默。

「呃……你就当作不认识她吧!哈哈……」廖凯杰拍着我的背说。

我送给他一张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果然是命吗……?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唉唷!我们都在啦!到时跟我们聊天就好了。」杨欣怡笑着安慰我。

我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

谢谢你,杨欣怡。

「那边有妹!」廖凯杰指着站在门口的长发女生说。

翻了一个白眼给他,果然是要来联谊的光棍男。

「廖凯杰,克制一点好不好?真想当做不认识你……」杨欣怡嫌弃的看着廖凯杰。

在他们又要吵起来的时候,我一个人随意走走。赫然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柜台。

但是那个身影,却是短发。

看着那个背影发呆了好一会儿。

当她转过来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她的脸。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原本的长发,剪成了短发;原本乾净清澈的脸庞,如今,却已经上了妆、画了眼线。

「哦?看来分手,对她的改变还满大的啊!」杨欣怡不知道何时也往我的视线看去。

「妆化的来真浓……某种角度来看,有点恶心。」廖凯杰说。

我知道,他们说的话,只是在帮我出气。

但是,不需要。

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走了。」我对着他们说。

我们三个人,就一起肩并肩走进简餐店。

「游成昊!这边!」阿纬坐在最里面的一桌朝我挥手。

「只有我们?」我们走到阿纬那桌,坐下後,问。

「对啊!其他人还没来。」阿纬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说。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又是一阵沉默。

不是不知道该说什麽,而是,因为这边是跟财经系联谊的地方。

有洪伶谙的地方。

说什麽,好像都不对。

「我快憋不住了!游成昊,你真的洪伶谙在一起过吗?」阿纬突然说。

所以,「快憋不住了」的意思是,他一直很想问这个问题吗?呵,问就问吧,反正,也无所谓了。

「嗯。」我点头。

「呃……这个,其实,洪伶谙不是一个好女人。」阿纬低着头说。

「啊?」我跟杨欣怡和廖凯杰同时发出疑惑。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她是不是有跟你说,她想体验恋爱的感受?她跟每个交往过的人都这样讲,连我也是。所以,游成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被她伤过,放开点吧!」阿纬拍着我的背说。

低头,沉默。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是该放开点。

况且,我身边还有关心我的朋友。

也没有必要为一个人愁眉苦脸。

我对着阿纬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我说。

接着,系上的人陆陆续续都来了。

原本只有四人的座位,也逐间增多。

联谊也慢慢的开始了。

首先,我们男生要先把车钥匙拿出来,给财经系的女生抽。

他们抽到谁的车钥匙,谁就要载谁。

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常见的联谊方式。

「这个,这个是谁的车钥匙?」一个女声响起。

奶 捏 吮 厨房: 吮奶文

而她手上,正是我的机车钥匙。

说真的,我现在没有心情载任何人。

可以拒绝吗?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