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丫头 给我好不好: 吸咪咪

林澄枳惊恐地睁眼望向温泉池旁的躺椅,这次只有Isaac。

“别害怕,我对人类可没有,性趣。”

林澄枳皱眉,让自己向下往温泉深处沉了一点,戒备地看着Isaac。

还好这儿的温泉是奶白色,应该看不出点什么。

Isaac笑了笑,对林澄枳的小动作不屑一顾,说:“你和这儿的温泉水倒挺相配。一个叫白汤,一个是白痴。”

林澄枳没忍住翻了个大白眼,语气不善地回击:“你这个完全无法自制,不经允许四处乱蹿的乌龟王八野猴子。”

噗呲,Isaac边笑边说:“你把乌龟和王八放在一起说可不好,他们两听到了会千里万里地追着来咬你的。”

林澄枳无语地抿紧双唇,转身游向离Isaac更远的地方。

月光照耀下,红光微闪,Isaac陡然出现在林澄枳身边的温泉池边一把握住她的双肩,拨开她的长发紧紧地盯着她后颈处,已然变成血红色的蝙蝠图案。

林澄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出现的另一位双胞胎吓得再次大脑当机。

毕竟被牢牢拽住双肩的林澄枳,虽然是背对着Isaac,正面却是胸部以上全裸地对着另一位。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吸咪咪

而另一位,扫视了一下林澄枳,便目不斜视地移开目光走向Isaac。

Isaac砰地一声将林澄枳丢回温泉里,受重力影响,林澄枳猛呛了好几口水,刚恢复神智在温泉里站稳,再一次被拽着肩膀拎了起来。

还是被撩开头发背对,林澄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喷火了,然后,又再一次被丢回温泉里。

林澄枳气鼓鼓地站稳,抹净脸上的水,转过身凶狠地瞪着两人,却被两人望着她,肃穆而又同情的目光,吓得一时脑袋一片空白。

“Israel,这……”

林澄枳大脑飞速运转,琢磨了会儿,问:“我身上有什么?”

这次开口回答林澄枳的,居然是一直冷酷到比高嗣沉更冰冷的,Israel,林澄枳刚刚听到的名字。

“蝙蝠图案,已经是血红色了,而且即将色满。”

林澄枳一头雾水地望着两人,正准备开口发问,整个人却突然被从温泉水里捞起用浴袍迅速裹住,一眨眼就坐在了Isaac刚刚坐过的躺椅上。

“两位兄长似乎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高嗣沉站在林澄枳身前,高挑的身影将林澄枳完全罩住,淡淡地说。

先回答的,是语气永远都是吊儿郎当的Isaac。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吸咪咪

“好弟弟似乎也做了不该做的事,梦孕?人类若因为我们死亡弟弟可是会受罚的。”

梦孕?死亡?林澄枳吓得一激灵。

高嗣沉回头看了林澄枳一眼,回答:“这些事,我们换个地方谈。”

林澄枳陡然站起身,大声说:“就在这说,我也有权利知道,不是吗高嗣沉?”

“看来这个人类还没有蠢到无可救药哦Israel。”

林澄枳向后亦步亦趋地退着,问:“高嗣沉你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的我?”

【找我干嘛?繁衍后代?】自己说过的话突然在脑里回现,林澄枳惨烈地低头笑了,过了几秒才抬头望向面无表情的高嗣沉。

“唉,一无所知果然比无知更让人心酸哦Israel。”

“Ivan,你该让这位小姐出去了,毕竟外面她……”

“闭嘴Israel。”高嗣沉厉声打断,过了一会儿才注视着林澄枳说,“橙汁你先过来,你想知道的一切,我全部都会告诉你。”

高嗣沉抬手伸向林澄枳,林澄枳继续笑着说:“那你先让Israel把他刚才的话说完。”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吸咪咪

“哟,这下你是全场焦点了Israel。”

Israel目光微闪地看了看林澄枳,垂眸对着Isaac说:“我们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瞬间消失。

林澄枳愣了愣,一言不发地裹紧浴袍走回那个金雕玉琢的房间,此刻只像一个黄金鸟笼。

察觉到高嗣沉紧随其后的走进房间后,林澄枳停下脚步背对着高嗣沉,问:“接下来的问题,你能保证对我说的都是实话吗?”

沉默,林澄枳刚扬唇欲心灰意冷,“能。”

几秒后,林澄枳问了第一个问题:“你一开始就是想让我为你生孩子,对吗?”

“对。”

“你现在已经成功让我受孕了,是吗?”

“是。”

“在梦里生了这个孩子我会死?”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吸咪咪

沉默。

林澄枳缓慢地转身看向身后的高嗣沉,高嗣沉低着头寻思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回答:“你不会死,但是,你不一定能生下这个孩子。”

“什么意思?”

高嗣沉顿了几秒才说:“你现在只是受孕,并不稳定,你脖子后的蝙蝠,连血色都没有填满。……梦孕是一件非常难成功的事情。”

“为什么找我?因为我是人类?”

高嗣沉望向满面愤怒的林澄枳,双眸不带任何情绪地摇了摇头,说:“人类女子那么多。”

“那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高嗣沉也是第一次听到林澄枳这么悲凉的语气,怔了神,过了好久才转过身望向窗外的月亮,回答: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个长老告诉我,

血族,是被诅咒的一族,所以四镜万象,我们血族,却被创世神归为了最低等的生物。

任何纯血统的血族都只能是平民,和其他种族结合生下的,才能进入王族。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吸咪咪

而只有和你们人类结合生下的,才能拥有王座。

……

你知道去了其他镜像是会受到惩罚的,但是连惩罚都不一样。

去了兽族的,会变成五感使者,就是你看到的单笙。一切能力和记忆都被抹去,永生永世效忠于血族王族。

去了异族的,会变成无感使者。

而去了人界的,呵,归于无。

……

即便如此,我父亲还是去了。我父亲,是上一届血魔,就是血族之王。

所以拖他的福,我一生下来就注定是血魔。

一个,见不了母亲,永远都没有父亲的血魔。”

狠狠捏着两个奶头折磨: 吸咪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