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叔叔有多少种称呼们一个个来好大_呜好大

「咿──」我惊讶的倒抽一口气,哇了声,从床上跌到冰冷的地面。

「你还好吧?」电话另外一头传来断断续续的笑声,我翻了个白眼,盘腿坐在冷冰冰的木制地板上,将手机贴近右耳,另一手摸着左耳的耳环。

「还可以啦。欸,你、真的和白雪公主在一起了喔?」

继母打开门,探头进来看我的情况,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缓缓走到我身边。我低头拉着自己的衣服,呼吸有些杂乱的等着王子回答,抿抿乾涩的薄唇,我的眼神飘向坐在我身旁的继母,她安静的望向窗外,微微蹙起眉,似乎在想着外头快要下雨的事情。

「那是误会,我对她没有任何意思……」他的语气中藏了点心虚的意味,我自顾自的定义起他与白雪公主的关系,冷淡的喔喔喔回覆他。在两个名字之间的空白,我在空中用食指默默画了个爱心,低下头轻轻傻笑着。

「哎呀,就大方承认又没关系!我又不会介意,哈、哈……」不知道为何,这话越说越心酸,最後闭上嘴,用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继母似乎看见我低落的情绪,伸出手来拍拍我的肩膀,我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不是的,那天你看到的事情真的是误会,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吓的往继母那头倒去。我的小小世界瞬间被丢了一颗原子弹,久久无法回过神来,我用力敲敲自己的脑子,逼自己赶快回神。

「谁啊?哪个人这麽幸运?」我忍不住掩嘴偷笑起来,一想到王子喜欢的人可能是个可爱的小萝莉或是身材超级好的大姐姐,我便无法止住不停涌上的笑意。

你们一个个来好大_呜好大

「你真的想要知道?我怕你会很震惊耶。」王子故作神秘的说着,被好奇心冲昏了头的我想都没想便赶紧回答「要」。他在那头偷偷笑了几声,我这时候才发现,原来我现在抱持的期待与好奇中带着一丝丝的失望和难过。

「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他顿了顿,突然和我说声抱歉,在挂掉电话之前朝着他的朋友骂了声干。

「欸欸欸?哭。人家想要听到答案──」

我抓着继母的手,哭丧着脸抱怨。继母温柔的笑了笑,一手揽上我的腰,另一手则摸上我的头发,谁也没想到王子居然会在关键点切掉电话,还对着他朋友飙粗口,我用手指戳戳自己的鼻子,怎麽猜也猜不到王子那边发生了什麽事情。

「看你从失落变成兴奋,怎麽罗?他和你说了什麽吗?」

「没有啦,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我替他感到开心。」我笑着和继母解释方才的事情,她一边听、一边轻轻颌首,摸着我的脸颊,眼神有些担心的开口询问。

「既然替他开心,那为什麽要露出这麽难过的眼神呢?」

我就像是被戳破谎言的小孩子,慌张的想找理由替自己辩解,却发现继母所说的话是千真万确,不可反驳的。为什麽,我要露出难过的眼神呢?我在心中询问自己,左想右想却都想不到一个可以解释的理由。

你们一个个来好大_呜好大

到底是,为什麽呢?

×

做雕刻的恐怖日子还是来临了,我郁闷的趴在桌子上,深怕美术课结束後,我可爱的小手多了数条伤疤,我真不敢想像自己拿着雕刻刀,刻木头的景象。我一定会不小心戳到自己的手,当场血流如注然後送医院,我已经看到医生、护士在向我招手了。

「干麻啊!才第二节课就那麽没精神!」茱丽叶调皮的吐舌,伸手用力捏捏我的脸颊,小白站在一旁,眼神透露的讯息就像是在笑我活该,我大叫了声,抓住茱丽叶的手,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桌面,站起身来望着他们两人。

「等等美术课,如果我发生了什麽意外,一定要帮我叫救护车啊。」我一脸正经的握住茱丽叶的手,诚恳的语气让他们两人笑了出来。茱丽叶哈哈大笑,从後面推了小白一把,两个人憋着笑、眼神交流。

「不要,我们会看你躺在血泊中,指着你大笑,爽!」茱丽叶挥挥手,脸上挂着如阳光般耀眼的笑容,我鼓起双颊,不满的朝着她扑了过去。下一秒,茱丽叶伸出双手,将我抱在她的怀中,低下头、压低音量在我耳边开口。

「你最近没和白雪公主起什麽争执吧?」

我疑惑的眨眨眼,无害的笑脸早已证明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些什麽,她就像是松了口气般再次展露笑颜,拍拍我的背,频频说着「没有就好」。在我的笑脸之下,心中早已开始猜测茱丽叶会问这句话的原因。

你们一个个来好大_呜好大

「哎呀,走啦!我们去美术教室了,罗密欧应该过去了吧?混帐小子,都不等我们。」小白双手握成拳状,呵呵冷笑两声,茱丽叶看着小白的反应掩嘴偷笑。我只能以叹气的方式表达误交损友的下场就是如此悲惨。

「哎呀,看来有人要倒大楣了啊。」茱丽叶拉着我的手,一派轻松的说着。虽然我不是当事人,但这句话还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满地,我尴尬的笑了几声,伸手抓抓褐色的长发,跟在茱丽叶身边往美术教室的方向前进。

充满学生与放闪族的走廊,我眯起双眼,突然觉得眼睛似乎受到什麽强力光线的刺激,牵着手、在公共场所大方亲吻的学妹、学弟。他们不脸红,我看的人都脸红了,我用手拍拍自己的脸颊,叫自己别再去注意那种东西。

我哼着轻快的旋律,与茱丽叶和小白一起走进美术教室,每个人的桌上都摆着一大块木头,木头旁放着一小把银制的雕刻刀,不知怎地,我看到那把雕刻刀,心中突然被恐惧感给填满,我害怕的双手不停发抖,无法拿起任何东西。

怎麽了?为什麽我看到这把小刀会这麽害怕呢。我硬着头皮用颤抖的手拿起小刀,仔细聆听美术老师讲解雕刻的方法、过程,虽然想将注意力集中在讲解上,但是出现在脑海中的记忆片段不断的干扰我。

「你最好离白雪大人远一点!这次就是给你一个警告,哼!她那麽讨厌你,居然还有脸贴上去呀……」那名穿着制服的男孩,手上拿着银色的小刀,站在面前,对我露出厌恶的眼神,鲜血从刀尖滴下,染血的男孩脸上挂着撒旦的笑容。

我瞬间惊醒,流了一身冷汗,放在桌上的小刀没有染上任何人的鲜血。我愣愣的看着旁边已经开始做雕刻的同学们,卷起袖子打算加入他们的行列,一想到方才突然闪过脑海里的记忆片段,我便觉得呼吸困难、整个人都很不舒服。

美术老师坐在台上,翻着最新出版的轻小说,咯咯咯的低声笑着。在我眼里他根本像是个猥亵的大叔,看着什麽奇怪的小说,发出邪恶的笑声,我一边摇头,一边动手开始刻眼前的褐色木头,还不忘念老师为什麽要上雕刻课。

你们一个个来好大_呜好大

「小欧──人家不会刻这个木头啦!帮我一下好不好?拜托!」白雪公主装出娃娃音、双手搭在罗密欧的肩上,她的举动引起我的注意,我放下手中的雕刻刀,眼神停留在他们两人身上。罗密欧露出厌恶的表情,起身走到白雪公主的位子,问她是哪边有问题。

「就这边呀,人家不会刻!」白雪公主指着连动都没有动过的木头,装可怜似的眨了眨眼。

在罗密欧准备下刀的瞬间,我看见白雪公主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伸手不知道想做什麽事情。

我突然想起白雪公主对我说的话,猛然从位子上站起,伸出手、跨出脚步想抓住白雪公主的手。

「不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