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_哦大日如来心咒唱诵好深

在和茱丽叶道别後,我从书包中寻找着挂满了猫铃的钥匙。挂猫铃是因为我本身就是位标准的猫奴,所以在钥匙上挂上猫铃就是为了让我可爱的咪咪知道我回家了。

手在书包内翻啊翻的,却没听到任何一声的铃铛声。奇怪,我不是都放在书包里吗?怎麽会没有声音出现呢。脑子中浮现出早上我背起书包的画面。

完蛋,我忘记带钥匙了!

在铁门前来回踱步,脑子中正思考着下一步该怎麽做。好秋和快来都去补习了,他们好像九点才会回家,现在才六点半欸!是要我坐在门前像个乞丐一样玩手机吗?

不,我莫堤才不会干这种事情。童话故事夥伴们的家都住在附近,茱丽叶方才才和我道别,现在再冲上去跟她说「我没带钥匙」,这样是否太蠢。

不要不要,这样根本蠢到极点了啊!双手抱在头上,我不耐烦的抓了抓自己褐色的长发,某日本品牌的手机萤幕上正显示着现在时间六点四十分。

站在铁门前发愣,西下的太阳将我的小脸晒的红通通,流了满身大汗的我,像极了一只等着主人回家的小狗,如此的狼狈,如此的可悲。

这时,一只温暖而厚实的大手搭上我的肩。我一惊,立马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他的脖子上挂了条毛巾,身上流满了青春的汗水,用着略高的嗓音问道:

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_哦好深

「你干麻像只狗一样站在门前啊?不进去吗。」罗密欧挑高眉等着我的回答,脸上写着「哈哈,你看看你」字样的他,完全是看好戏的心态。

「关你什麽事情啊……」别过头,我抬头望向二楼的窗台。我可爱的小咪咪正抓着玻璃,一脸无辜的注视着我,似乎是在问我怎麽不赶快上去陪牠玩。

哦,我可爱的小咪咪,妈咪对不起你。我今天居然忘记带钥匙了,害我现在得站在这里接受罗密欧的质问,我没脸去看罗密欧啊,这麽蠢的事情,被他知道肯定会笑我整整三天三夜。

「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没有带钥匙对不对?」他扬起一抹奸诈的笑容,食指轻底在他粉嫩的薄唇上,像是在说他会帮我保密。

我咬住下唇,不甘心地朝着他大吼:「怎样!老娘就是没带,你做出那麽猥亵的动作是怎样啦?」眯起双眼不悦地瞪着他,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了一秒,挑高眉满脸嘻笑。

原本长相就算阴柔的他,再做出这麽撩人的动作,根本一点都不男人了好吗,也许他可以考虑转型去当女性模特儿。我噗哧的笑了出来,摀住口鼻等着他的回话。

「哼哼,这样吧,我和茱丽叶他们今晚约好要一起在我家写作业,要不要一起来啊?」他冷哼了两声,伸出手来邀请我一起和他回家。

不知道为什麽,面对这样的他,我竟然会感到一丝的害羞。羞红了脸,手轻轻搭上他的手心,掌心的温热从他那儿传递至我的手心。

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_哦好深

他勾起一抹迷死人的笑容,两个深邃的小酒窝挂在他的脸庞两侧,我顿时感到身旁开出了朵朵小花,我第一次觉得罗密欧是这麽有魅力的帅哥。

脸上的红,究竟是被太阳所晒出来的呢?还是看见罗密欧这抹笑容所泛起的呢?我不知道。脸上的炽热尚未退去,心脏不停扑通扑通的狂跳。

和他牵着手并肩走在夜晚的街道,路灯的白光又替我们两人之间增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氛。十指紧扣,我和他是好哥们,绝对不是什麽情侣啊、爱人之类的。

「别想跨过这条线。」我闭上双眼,在心中默默警告自己。现在的我还不够成熟,还不能够去触碰恋爱这种禁忌的东西。

它令我向往,同时也令我退却。

两人之间陷入沉默的胶着,挥之不散的却是暧昧。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在路灯的照耀下,我看见他白皙的脸庞上多了几抹红,将视线移到远方,不敢正视我的他难道也会害羞吗?

噗的笑了出来,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挂在上,月光洒在行人的身上,像是替他们洒下幸运的祝福似的。啊,明天的天气肯定是个大晴天。

他将视线移回我的脸上,结结巴巴的说道:「干麻、干麻笑啦!」

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_哦好深

没有回他,笑的眼眸都弯成了美丽的月弯状。多麽可爱的罗密欧啊,我们两人之间有着共同的默契,很多事情不用说便知道对方脑子里在想些什麽。

停在一栋独栋的透天别墅前,他松开我的手,从书包中拿出金色的钥匙。将钥匙插入钥匙孔中往左轻轻转了两下,「嘎嘎」两声,大门缓缓打开。

连钥匙都做成金的啊,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床边故事。

「你掉的钥匙是金钥匙,还是银钥匙呢?」这种莫名奇妙的故事,到现在依然存在於我的脑海里,没办法,内容虽然很荒唐,但现在读起来却别有一番风味。

罗密欧拉着我的手往最里面的房间走去,他们家跟我们家其实差不多大,不同的只是装潢的风格,他们家是欧式装潢,墙壁上挂满了水彩画,每幅画的右下角都被签了小小的欧字。

他的画画技术这麽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每天都在画,怎麽可能不好呢?我在心中咒骂自己像个白痴,曾经还以为他是去那种速成班学画画技巧的,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红色的窗帘在微风的吹动下缓缓飘起,昏暗的走廊中只有鹅黄色的小台灯在一旁照亮这阴森的走廊,不时吹来的冷风让我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现在可是夏天啊,怎麽会有冷风吹进来呢?正想开口问罗密欧原因时,我瞅见他的脸色苍白,和刚才红润有气色的他完全相反。

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_哦好深

难道这里真的有传说中的……的好兄弟吗!冷汗直流,我抓紧了他的手,试图从他手心的温度中找寻一丝的安全感。

他回过头,对我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将眼前核桃色的大门打开。大门随着他的出力缓缓打开,里面白色的灯光照在我脸上,双眼眯起。

「嘿,罗密欧你居然偷偷拐了个灰姑娘,可耻啊!」白马王子正坐在红色的高级沙发上,一手拿着遥控器转着那台液晶电视,另一手放在作业簿上。

「哦!灰姑娘你怎麽也来了?刚刚不是和我说你要先回家吗。」低头写着作业的茱丽叶猛然抬起头,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紧盯着我,食指轻抵下颚,满脸不解的神情。

我嘿嘿的乾笑了两声,我怎麽能和他们说我没带钥匙的蠢事情?将眼神飘向罗密欧,他松开我的手,一脸不在意的笑道:

「我跟你们说啊,灰姑娘之所以会来这里的原因全是因为……」他的眼神落在我身上,坐在白马王子旁边的他等着我的反应。

一时之间,我慌了手脚,两手在胸前挥来挥去苦笑。一紧张便什麽都说不出来的我,根本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了啊!

「什麽什麽?快说啦!不要卖关子!」茱丽叶与白马王子兴奋的大叫,一手勾住罗密欧脖子的白马王子像是要把他掐死一样。

抱起她的腰用力撞击挺_哦好深

快点把他掐死啊!我怎麽能让这种人把我的小秘密说出来?我是个死爱面子的灰姑娘欸!脑子中灵光一闪,哼哼哈哈,罗密欧你就等死吧!

几个箭步上前,我将食指轻抵在罗密欧的唇上,勾起一抹妩媚至极的笑容。

「亲爱的,我们不是说好要保守这个小秘密了吗?」褐色的长发散落在我的肩上,发丝轻轻抚过他的脸庞,原本奸诈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刷白了脸色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似乎在问我到底在搞什麽东西。在一旁的白马王子与茱丽叶吹着口哨大声惊呼。

哈哈,罗密欧啊,现在是谁害谁了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