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恩光的解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拉格朗日的检查结果终于出来。

抽血检验的各项指标都算合格,身体功能也没有什么大碍。可能导致它没精神的罪魁祸首很快也被找了出来——是因为食用了寄养店的受潮狗粮,所以闹肚子了。

唐景潇拿着化验结果气得想去拆店。

她把检验报告拍给易北,又跟医生询问拉格朗日是否需要继续住院观察。

兽医点点头,吃坏肚子有时候也可能会导致其他并发症,建议还是留拉格朗日在医院观察几天。

唐景潇从善如流,爽快的交了住院费,顾嘉诚便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安抚着即将要与熟人分离的拉格朗日。

两个人自兽医院里出来,外边已是星空满天。

唐景潇饿了一下午的肚子很不给面子的叫了起来。

顾嘉诚忍俊不禁,拉着她的手上车,“去吃饭?”

“去吃饭!”

美滋滋的在医院附近的餐馆享用完一顿晚餐,顾嘉诚顺路把唐景潇送到了她的小区。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车停在唐景潇的单元楼下,第一次被除易北以外的人送回家,唐景潇有些扭捏的拿不准自己是否应该请顾嘉诚上楼去坐一坐。

顾嘉诚替她解开安全带,在她下车前偷袭成功,强夺豪取,拿到了自己今天的陪同奖励。

嘴唇分开时,唐景潇已心如擂鼓。

“要……要不要上楼去坐一坐……”

顾嘉诚松开钳制住唐景潇的手,暧昧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唐景潇警觉起来,忙摇头解释,“不是,我没……”

接下来的话又被顾嘉诚的吻给吞了下去。

一个近乎于狼吞虎咽的吻,将唐景潇所有的意识都搅碎了。

她的世界里,只剩下真实可感的顾嘉诚的呼吸与热情。

顾嘉诚恋恋不舍的抽回舌头,松开她好似怎么都品尝不够的嘴唇,摸了摸她的脸。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跟你开玩笑的。”

他的下身又有了反应,但以唐景潇的性子,肯定招架不住他的欲望。

他将自己的安全带也解开,熄火走下车来,替腿软的唐景潇打开车门。

“我看你进单元门。”

唐景潇没骨气的搭着他的手才勉强站起来。

她慌乱的在包里掏着门禁卡,恨不得将手提包整个儿都倒过来。

顾嘉诚笑,“别急,我又不会吃人。”

唐景潇终于找到了门禁卡,作势就要刷开单元电子门禁。

想象中足以解救她的刷卡识别声并没有响起。

原本还灯火通明的小区像是忽然被人拉断了电闸。

路灯灭下来,楼道里的灯也灭了下来。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电子门禁显示屏暗下去,再也显示不出来任何识别提醒。

顾嘉诚跟唐景潇都是一愣。

前者已经诧异的挑眉,“看起来……老天今天都不希望我俩就此分开。”

唐景潇跟着顾嘉诚一块儿去小区物业了解情况。

临时接到停电通知的物业已经忙成了一片。

因市政工程不小心挖断了电路导致的停电,完全无法预计抢修工作需要持续多长时间。

物业负责人一万个抱歉的向唐景潇表达自己的无奈,小区门他们可以协助她打开,但是恢复供电这件事情却是实在无能为力。

“大概要多久才能保证来电?”

“不好意思女士,我们也在尽力想办法。无法承诺究竟会停电几天。”

唐景潇颓丧的出了物业服务部。

顾嘉诚在一旁问她,“要不然……停电这几天先住我家。”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像是怕唐景潇又下意识的拒绝,顾嘉诚又补充了一句,“我一个人住。家里也有独立客房。房门钥匙全都给你,别怕。”

名仕苑是这一片的高档小区,哪怕挖断了市政供电,他们也有自己的临时电站。

唐景潇迟疑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先回去拿一下换洗的衣服?”

顾嘉诚紧紧跟上,“我陪你。太黑了,你一个人不安全。”

“……”

最终,唐景潇放弃了今晚回家的打算。

她忐忑的跟在顾嘉诚的身后,同他一起进了名仕苑小区八号楼的电梯。

一梯一户的绝对私密空间里,顾嘉诚打开了自家的大门。

他从鞋柜里找出来一双崭新的女士拖鞋,“先穿这个吧,之前给亲戚来时预备的。”

“谢谢……”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唐景潇略有些拘谨的换好鞋走进去。

近两百平的宽敞三居室,装修风格非常的西式。

有画,有花,有落地灯,还有香插。

客厅没有电视,却有一个家庭式投影。

顾嘉诚将客房钥匙从家里的备用钥匙串上拆下来,递给唐景潇。

“这是大门钥匙跟楼下的门禁卡,这是房间钥匙,这几天你都拿着。”

“谢谢……”

顾嘉诚又指了指厨房和浴室的方向。

“厨房在那边,冰箱里的东西你随便拿。公共浴室在你的卧室左边,不用担心我,我的房间里有独立的卫生间。”

“嗯……”

唐景潇感激他的细心体贴。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顾嘉诚又道,“换洗的衣服,你如果不介意,我有一套刚买来还没来得及穿的睡衣。洗过一次,你先凑合用着。……家里有烘干机,出门的衣服今晚洗完明早就能干。一会儿我再给你找条浴巾,你先去洗澡。”

“好……”

他甚至还不放心唐景潇不会用家里的淋浴系统,手把手带她去浴室里教她认淋浴和喷头切换的冷热水开关。

见她已经羞得又想给自己找地洞了,顾嘉诚这才放过她,笑道,“我在客厅,有事叫我。”

“好。”

所有干净的衣物、毛巾都被放进了浴室外隔间的干净椅子上。

脏衣篓支在一边,底部还细心的垫上了一块毛巾,防止里面的衣物被弄脏。

唐景潇把浴室门锁上,心头依旧有点儿七上八下的紧张。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男性友人的家里洗澡过夜……

浴室吊顶的灯光是白色的,顾嘉诚常用的电动牙刷、剃须刀都整齐的摆放在高档陶瓷洗漱台上。

唐景潇背着镜子脱下衣物,换上他给她找的洗澡用的防滑拖鞋,拉上淋浴间的玻璃门。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客厅里,顾嘉诚已经听着水声开了家庭影院式投影,找了一部情节舒缓的片子,心猿意马的看了起来。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清早,唐景潇已经换上干净的衣服又去了一趟自家小区的物业。

得到的反馈依旧不怎么明朗,初步预计市政抢修最短也需要三天时间,只能让他们这些受到殃及的普通群众体谅。

唐景潇叹一口气,从家里拿了几身换洗的衣服,打了一个小包,犹豫要不要干脆在附近找一家酒店先住着。

顾嘉诚的电话已经打了过来,“今天怎么样?我在家做了早餐,你拿好了衣服直接过来。”

临阵脱逃被人逮了个现行,唐景潇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好。

顾嘉诚放下电话,将燃气灶的火拧灭了,装盘上桌,靠窗看着唐景潇的小区所在的方向。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刚才她的那个迟疑就代表着,如果他没打电话给她,她就没打算回来。

“啊……”

两人结束了自己一整天的工作,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顾嘉诚从厨房里切了一个芒果,用盘子装着,插了一块儿示意唐景潇张嘴。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啊。”

顾嘉诚不亏是医生,做起切水果这种小事来也像是在创造艺术品。

一个芒果被他切的好像每一块果肉都均匀到了分毫不差。

唐景潇咽下甜甜的果肉,顾嘉诚也给自己插了一块,尝了尝,评价道,“还行,熟透了。”

他放下盘子,舒展身体,随意靠在沙发上。

今天不用去指导实习生做临床手术,但也被医院派去应付邻省医院的交流。

高度紧张了一整天的神经终于能在待在家里的这短暂时间内放松,他疲惫的闭上眼,长长的叹了口气。

唐景潇扭头看他。

向来舒展着的眉头此时正微微皱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绕到他身后,轻轻揉上他的太阳穴。

“要不要歇会儿。”

顾嘉诚睁眼,一双眼睛享受的看着她,笑道,“你还会这个?”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之前一个人在外地的时候跟老师傅学过一阵……”

她压力太大时会头疼的厉害,为了防止自己哪一天猝死在外地,还很是装模作样的拜师学艺捣鼓过一阵。

顾嘉诚舒服的重新闭眼,伸手摸上唐景潇温柔的落在他头上的双手,“其实还有比按摩更能治愈我的办法。”

“什么?”

唐景潇把他的暗语当了真,认真的问他。

顾嘉诚扬唇,指了指自己的嘴,“亲一下。”

“……”

顾嘉诚调戏唐景潇成功,捉着她的手笑在自己的嘴边亲昵的啄了一下。

手掌心里,被他吻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

唐景潇忽然开口叫他。

“顾嘉诚。”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怎么了?”

顾嘉诚仰着头再度睁眼,唐景潇的脸已经随着她弯腰的动作低了下来。

“啾。”

轻轻一碰,蜻蜓点水般又掠开了。

“过来……”

他声音沙哑,示意唐景潇从他身后来到他身前。

唐景潇不疑有诈,乖乖绕到了顾嘉诚前头。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他抱着跨坐在他怀里。男人的手臂重重的压在她腰后,强迫她完完全全的贴着他。

他的吻不再局限于她的嘴唇,而是沿着她的下颚一路向下吮吻了下去。

脖颈,锁骨……上衣被解开,胸前的一片春光在拉了窗帘关了灯的客厅里展露了出来。

顾嘉诚的手自她的背脊一路划了上去,来到了她胸衣的后扣位置。

啊和阿的区别 啊 阿

他的手掌火热无比,一寸寸贴着她略显冰凉的皮肤,灼烧一般透过肌理直接烙印在她身上。

他的吻,也不断在她的胸口游移,一点点,一片片。

“可以吗?”

顾嘉诚的声音自她的胸前低低的传来,他的手指搭上了她的内衣扣子,作势要解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