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好长永远没必要去讨好婆婆:啊好长

俗话说的好:「好奇心会害死一只猫。」

我偷看人家简讯不成,反倒被抓了包……

「冬唯希!」宇烨厉声对我喝斥,

我缩了一下肩膀,反射性的快速关闭手机萤幕。

冰冷的目光从书桌的另一端远远凝视着我,

时间仿佛就此冻结。

「我…我只是……」事情发生的太过於唐突,

我试着解释,

但是廉耻让我想不出任何理由、任何藉口,

只好卑微的低头,

不敢直视他,

呜~好长:啊好长

支支吾吾的开口。

宇烨移动了步伐,缓缓走到我正前方,

伸出手掌垫着我下巴,

并稍稍施了力扳起我的头,

使我不得不看着他。

湿漉漉的发丝滴了几滴水珠在我脸上,

冰冷的程度跟现在的夏宇烨一样。

「只是什麽?」他挑起左侧的眉毛,似戏弄又严厉的问我。

当时间停顿於此,

我们就像森林中的狼和羊。

我是被狼擒住的羊,

呜~好长:啊好长

无法挣脱、无以反抗,

但是羊试着鼓起勇气,

挑战狼那般锐利的神情。

我什麽也没有多说,只是一直看着夏宇烨。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他朝我狠瞪,咬牙切齿切齿的说。

「只是什麽?」他又问了一次,更坚定的看着我。

既然宇烨都这麽问了,我直说也无仿,反正到头来还是他要解释!

我笃定了这一点,开口坦白…

「杨梓暄传简讯给你,我因为好奇所以试图开来看,

嗯…怎麽说呢…总之我猜到令我意外的密码,正要点开讯息时,

很不凑巧,你出现了……也就是说我什麽都还没看到。」

呜~好长:啊好长

我拿开他的手,垂眸个几秒後调适自己,直视夏宇烨。

他微微怔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麽的左右移动双眼,

用一种极为复杂的表情眯着看我。

「你是怎麽猜到密码的?」宇烨拧眉。

闻言,我不理会他的问题,吞了吞口水继续道,

「你和梓暄…到底是什麽关系?」我撇撇嘴角,等着他回覆,

暗自祈求自己的眼神没有流露丁点哀伤,因为现在的我,

被强烈嫉妒感包围而觉得空虚无力。

这一次,换夏宇烨避开我的目光,

为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语塞。

如果不是像我方才心虚,他何必逃开我的目光呢?

呜~好长:啊好长

到底是谁在逃避谁啊?

我想听宇烨的回答,又不是很敢听到答案……

我害怕事实所承载的伤害,而好奇心一直在怂恿我。

也许…

全都只是我多想了…

吗……?

墙上白底黑框的时钟清楚显示着时间正一分一秒过去,

当分针仍在行走,

我们却还这般静默……

5分钟後,

宇烨的叹息声打破了只听见彼此呼吸声的悄然。

呜~好长:啊好长

「我和杨梓暄什麽也没有。」他依然不用正眼瞧我。

「是吗…什麽也没有呀……」我逼自己几出一抹微笑,

这是个生硬、不自然的微笑。

真的什麽也没有吗?

反倒是夏宇烨突然冷笑了几声,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他终於看我了。

用那该死的揶揄眼神!!!

我承认自己是有点吃醋…

但是我不是笨蛋,怎麽可能连这都坦白?

我故意翻翻白眼,

「猪头喔!因为梓暄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呜~好长:啊好长

讲到好朋友,

不知怎麽的,

心…居然抽痛了一下……

他莞尔一笑,

变成那个温柔的夏宇烨。

「好啦好啦!我猪头,满意了吧?」

我噗嗤的笑了出来,

融化先前尴尬的气氛。

「我想向学校请上午的假……」我转身从书包内拿出手机。

「嗯,我帮你请。」他点点头後问,「休息吗?」

我摇头告诉他我想去一趟警局厘清昨天的事件。

呜~好长:啊好长

「不好,你自己去我不放心,我陪你。」深邃的眼神透着暖意,

那瞬间的我又怦然心动了。

我发自内心,高兴的看着他。

「还有…对不起,我企图偷看你的手机。」

看着宇烨,

我想起了自己的所做所为,

惭愧的道歉。

他平静的开口,

用宽大的手掌拍了我的头一下,

「没关系。」

「猪头。」他好气又好笑的骂我,

呜~好长:啊好长

而我含笑瞪他。

夏宇烨,你到底在隐瞒什麽呢?

不过…不管你和梓暄有什麽也都无所谓了,

只要能维持现状,

我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我愿意相信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