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健身教练国职分几级粗真爽啊真爽

爱得太深,伤的太重。

那一条路,我只想和你一起走。

但有时候,有些路,只能自己一个人寂静的走;有些辛酸,只能自己一个人无奈的尝,有些伤痛,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担。

人生苦短,只愿有人,能伴你下去,

我的人生,没有尽头,如果可以,请把我留再回忆里,留在那最好的时光里。

佩薰我……

「冷殇!你在想什麽啊?」佩薰在冷殇的眼前挥了挥手。

「不,没事。」轻轻的笑了,冷殇牵起苏佩薰的手。

冷殇……回来……

真粗真爽啊真爽

我要你回来,我要你回来……

都是她,都是因为她,如果她不在了,你就会回来了……

呵呵,对不对?

「不准伤害她!」冷殇对着天空大吼。

「冷殇你怎麽了!」苏佩薰吓一跳,下意思很害怕,「你在对谁说话?」苏佩薰抬头望去,什麽也没看到,「不能伤害谁?」

冷殇回神过来,才赶紧道:「没事。」

又是没事?

「冷殇你不要逞强,又什麽事就说,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冷殇心一热,有你这句话,什麽都够了,也值了。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佩薰,你以後要多多小心,不,以後你要好好跟在我身边,不要一个人乱跑知道吗?」很难得冷殇竟然一句话就说的那麽长,他一双琥珀色的美谋闪过着担心与不安。

真粗真爽啊真爽

虽然不知道怎麽了,但是苏佩薰还是点点头,绽放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好,以後我天天巴着你嘿嘿。」

「摁。」冷殇点点头,但心里还是一阵害怕。

为什麽会有这一股不安感?

为什麽?

与佩薰手牵着手,站在路边。

冷殇莫名一阵紧张,握着佩薰的手也越来越紧,苏佩薰感到冷殇的异状,只是对他笑了笑,要他安心。

「不要怕,以後我都跟在你身边,不会乱跑,不会一个人做危险的事。」

不,我怕的是祂会做……

「等等我们就可以坐摩天轮了,好兴奋喔哈哈。」苏佩薰望着不远处的美丽华摩天轮,开心的道。

绿灯才刚亮起,苏佩薰就往前跑,然後不知不觉松开冷殇的手。

「佩薰!」冷殇连忙跟上去。

真粗真爽啊真爽

「不用紧张,我只是──」

轰──轰──轰──

一台时速八十的车呼啸过来,让两人都不禁呆愣了几秒,「佩薰,小心!」冷殇马上大吼。

明明知道要跑的,明明抬腿跑开就没事的,但双脚却不受自己控制,如铁一般沉重,怎麽样也跨不出那一步。

苏佩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往意己身上撞,接着全身传来火烧般的疼痛,不过更痛的是,冷殇颤抖的吼叫声。

「佩薰!」

眼前忽然一片黑暗,佩薰吓了一跳,但还是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努力扯了一个微笑,她知道冷殇应该就在眼前,「冷殇,对不起,才刚刚说好,我却乱跑了……」

冷殇摇摇头,不会的,不可能的……

冷殇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缓缓抱住佩薰满身是血的身子,冷殇颤抖的道:「佩薰你……」

苏佩薰扯开了一个笑容,「套一句你的老话,没事的,呵呵。」虚弱的笑了,佩薰闭上眼睛,好累……

真粗真爽啊真爽

「佩薰!佩薰!你醒醒!求求你醒醒!」

「冷殇,没关系的,我们曾经很幸福,够了,真的够了……」

我已经觉得此生无憾,有你在,有冷殇你的爱,我很幸福。

「冷殇,我死後会飘在半空中,然後回忆我们的点点滴滴,我会去看我们踏过的城市,去……」苏佩薰边说边没有力气,全身的力量彷佛被抽走似的,她只能微笑。

「佩薰你在等等,我马上救你!」

「不要!」一双颤抖的手拂上他的脸庞,「不要为了我,再牺牲你自己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死神,是来接那些垂死之人,你不能、不能挽留生命,不然你会……」苏佩薰痛苦的留下眼泪。

「难道要我看你白白送死!」那个男人大吼。

「冷殇,够了。」

「佩薰!」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有……多爱你。」

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深爱,所以不後悔,爱过所以够了。

真粗真爽啊真爽

这一生就够了。

「佩薰!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冷殇的身体忽然莹莹环绕着数道白光,这时後,他的身体渐渐透明,最後只看见他倾世的容颜上,扬起一道极苦的笑容,「佩薰,对不起,忘了我吧……」

*****************

记忆如潮水般涌出,苏佩薰站在地狱的宫殿里,看着眼前钉在十字架上的冷殇。

她什麽都记起来了,什麽都想起来了……

「冷殇!」

没有痛,只有更痛;没有更痛,只有最痛。

痛到被深深绝望给淹没,再也哭不出来,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缓缓走到冷殇前面,苏佩薰看着那个她最爱、最爱的人。

那个为爱付出一切的冷殇。

那个为爱奋不顾身的冷殇。

真粗真爽啊真爽

那个用黑色羽翼挡下一切伤痛的冷殇。

那个默默忍受伤害的冷殇。

那个……

她最爱的,冷殇。

不敢相信,她刚刚竟然放箭了,竟然亲手杀害最爱的人。

不仅後悔,不仅悲哀,不仅绝望,不仅想死……

「佩薰……不要难过……毅陞他已经会活过来了……」冷殇感觉到佩薰在她前面,不想让她难过,「我没事的。」

又是没事?

苏佩薰静静的掉下眼泪,不敢哭出声,因为冷殇不喜欢看她哭,因为她哭冷殇会难过。

因为冷殇看不到。

想起冷殇的深灰色眼眸,佩薰就知道了,等价交换,冷殇付出代价了。

真粗真爽啊真爽

那一天车祸,佩薰明明什麽都看不到了,为什麽在醒过来後,还能看到陈毅陞?因为冷殇。

那一天佩薰趴在桌子上睡觉,醒过来後看到冷殇,但冷殇却没有逃跑,为什麽?因为冷殇不知道她已经醒过来了。

那一天冷殇带着她去美丽华,佩薰问她哪一个颜色的发夹好看时,冷殇悲伤的说不出任何一句话,为什麽?因为冷殇看不到。

因为冷殇看不到……

因为冷殇他……瞎了……

冷殇只能用死神的感知去面对世界。

静静的流泪,苏佩薰在心里不停骂着:笨蛋、笨蛋!

「佩薰,不用自责,这是我的命运,不是你的错。」

不是你的错,听到这一句话,苏佩薰再也受不了,放任自己大哭,「呜呜呜,冷殇,冷殇你这个笨蛋,为什麽、为什麽要让我重新活过来?为什麽要让我忘记你,我明明想记住你一辈子的啊!」这样我不幸福,你知不知道阿,你这个笨蛋……

「佩薰你……」想起来了?

「冷殇你这个大笨蛋!」佩薰哭着大吼,不停用手捶打着冷殇,最後抱住冷殇满是伤口的身子,努力感受他,努力记住他。

真粗真爽啊真爽

努力在最後的时间里,抱紧他。

想到冷殇是用什麽心情活下去时,佩薰就一阵绝望。

冷殇扬起一道苦笑,「佩薰,对不起,我无法接受你从我的身命里消失,能看着你,就很幸福了,我不管你爱不爱我,那都无所谓。」

只要能再次看见你的笑容,就够了……

「笨蛋!我爱你,我爱你你还不知道吗?」

会爱上陈毅陞,是因为冷殇夺走她的记忆,「冷殇你知道吗?我车祸後醒来,虽然什麽都不记得了,但是浅意识却觉得自己很爱很爱一个人,所以才误以为自己爱的是陈毅陞,但那是对你的爱,不是毅生的,不是……」

她爱的,永远只有他,永远。

冷殇苦笑,「我知道,所以我只想让你和毅陞幸福。」

「呜呜呜,你这个笨蛋,冷殇你这个大笨蛋,为什麽要为了我……换那麽多的伤……你这个笨蛋……」

为什麽?没有为什麽。

因为爱,因为内心深处,仍炽热燃烧,始终不肯熄灭的爱。

真粗真爽啊真爽

苏佩薰在冷殇的怀里不停哭泣,她知道,他的世界是单调的黑色天空,没有人影也没有微光,他把自己困在深蓝的茧里,将黑色的羽翼缓缓而优雅的沉入大海。

尽管这寂寞是如此小心翼翼在掩藏,可还是被苏佩薰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他们相拥,他们相爱。

想得到温暖有多难?

想得到爱又有多难?

为什麽相拥的怀抱总是会失去温度,为什麽两人的心明明那麽靠近,却永远也无法到不了那幸福的彼岸。

为什麽总在相拥後错过?

佩薰伸手擦去眼泪,扬起一个坚强的笑容,「冷殇,该还了。」

冷殇一愣,随後一颗心不停的加快,害怕、恐惧……

看着冷殇胸口上的金箭,佩薰心一狠,然後深吸了一口气,就用力的把箭从冷伤身体里拔出,一瞬间,血溅到佩薰的脸上,但此刻她的眼里,闪烁着坚定,没有犹豫,没有害怕。

然後接着佩薰对着冷殇笑了,虽然冷殇看不到,但她还是笑的依旧灿烂无比。

「冷殇,你听,幸福钟声就要响起了……」

真粗真爽啊真爽

趁着冷殇呆愣,佩薰马上就把箭往自己的胸口,猛然狠狠一刺。

这瞬间,连风都放慢了步调,世界像退潮的大海,渐渐归於安静……

「佩薰!你做什麽!你做什麽!」冷殇不敢相信的大吼。

不行……求求你不要离开我身边……

「冷殇,一点都不痛呢!」佩薰流着眼泪,边哭边笑着说。

「佩薰你为什麽……」冷殇流下血泪,苦笑道:「这样我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佩薰你为什麽这麽傻,你为什麽不好好的和陈毅陞在一起?」

「等价交换,一命换一命,该还了,冷殇,我欠你的,我该还了……」这样,比较幸福,比起遗忘你,还要幸福。

冷殇摇摇头。

「冷殇,缘分尽了,真的尽了……」

冷殇还是摇摇头。

痛,是那样的痛。

真粗真爽啊真爽

对不起,佩薰,失去你,我就真的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了。

对不起,请好好活下去。

你要快乐,要幸福。

即使你的幸福快乐,不再是因为我。

可是,那样也够了。

回首百年,我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你,好不容易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回首百年,原来我的世界,不过就是你。

所以,亲爱的,忘了我吧……

真粗真爽啊真爽

即使我,忘不了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