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老熟妇的麻批舟:沈一宇

之荷才再庆幸沉家没有那麽多糟心事而已。

沉磊的糟心事就来了。

疗养院那里传来消息,沉磊的母亲要见他。

接到这个消息沉磊一点也不开心,他宁愿母亲活在他的回忆中。

也不想再去见想杀他的母亲。

他永远也忘不了他母亲跟他说过的话。

那也是你的弟弟,就算你芬他一半沉家的家产又如何。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太过贪心了,看在他母亲的份上,其实他可以容忍得了他的。

可是那个男人却想要藉着他的母亲除掉他,霸占沉家所有的家产。

他凭甚麽要当那个男人的踏脚石。

所以沉磊直接回说不见。

陈一舟:沈一宇

他跟他母亲还是这样隔得远远的就好。

可是没想到没几天,他却收到了他母亲失踪的消息。

他可不相信他母亲会无缘无故的失踪。

而他母亲这是想要做甚麽?

又想要杀了他替她所爱的男人跟小儿子报仇吗。

想到这沉磊的心情就不好。

他在之荷跟沉淮的身边加强了他们的保护。

也不明白,为什麽他母亲不能就这样算了。

难不成她真想要杀了他这个儿子吗。

之荷当然也看出了沉磊的坏心情,只是她甚麽都没有问。

只是静静地陪在沉磊的身边,而他现在需要的也是这种无声地陪伴而已。

陈一舟:沈一宇

然后没几天,沉磊就收到消息了,他的人在机场发现了他母亲了。

可是他母亲却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她的身边有一个十来岁的少年。

而且那个少年喊他母亲做妈。

接到这样的消息,沉磊已经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只能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了。

又过了几天,他又收到消息了,他母亲要求见他一面。

如果可以的话,他连见都不想见他母亲,想直接让人把她送回国外去。

可是在这个城市里,他虽然可以不甩很多人,可是有几个人的面子他还是得卖的。

高家老爷子就是其中之一。

高家跟沉家其实也算是有姻亲关系。

高老爷子的第一任妻子就是他爷爷的亲妹妹,只是那位姑婆再生第一个孩子时难产,母子都没有保住。

陈一舟:沈一宇

但姻亲关系虽然不在了,可是两家的交情仍在。

当年他父亲去世时,高家老爷子也帮过不少忙。

所以不论如何,高老爷子的面子他还是得卖。

他是不知到他母亲是怎麽说动高家老爷子的,但是既然高老爷子出面了,他也只能去见见他的母亲了。

当沉磊第一眼见到他母亲时,他只觉得陌生。

他们母子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应该说从沉磊把他母亲送出国后,他就不曾再见过她了。

沉夫人一见到儿子,第一件事就是流眼泪。

只是她的眼泪打动不了沉磊的心。

[阿磊你还怪我妈。]

沉磊没有回答。

陈一舟:沈一宇

只是他怎麽可能会不怪他母亲呢。

他也是她十月怀胎所生的,可是她对他做了甚麽?

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男人要杀他,还要他不要计较。

甚至还要他娶了那个男人的女儿,把家产分给他的儿子。

[阿磊。]沉夫人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沉磊并不想要听这一些。

他只想要知道他母亲回来是想要做甚麽?

[你为什麽回来。]沉磊面无表情地问。

对母亲的眼泪,他只是视而不见。

因为他对他母亲的眼泪已经麻木了。

过去她有甚麽要求总是哭着要求他。

陈一舟:沈一宇

听沉磊这麽问,沉夫人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她知道儿子还是没有原谅她。

[阿磊我知道我错了。]

她真的知道她错了。

沉磊也是她十月怀胎所生的,她不该因为那个男人跟小儿子伤了沉磊的心。

只是那时她也是不得已的啊。

手心手背都是肉,舍弃那一个她都舍不得,她只是希望他们能共存而已。

沉夫人是哭得很伤心,但是对她所说的话,沉磊是一句也不相信。

这时沉夫人才想起来,他对她说过,她不能总是哭,她得告诉别人她的想法才行。

[阿磊我是回来看你的,顺便让你见见你的弟弟。]

他那来的弟弟,他的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而已。

陈一舟:沈一宇

只是这话沉磊没有说出口。

他想到了那个跟他母亲一起回来的少年。

[阿凯是一个好孩子,你会喜欢他的。]沉夫人的嘴角有着笑容。

但沉磊却觉得这抹笑容碍眼极了。

[他是谁?]他记得他收到的定期报告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他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阿凯是爱德华的儿子,也是我的丈夫。]沉夫人的脸上有着幸福的笑容。[他是一个好人。]

这下沉磊愣住了。

他的母亲甚麽时候结婚的,他怎麽不知道。

那些人是怎麽办事的。

[你是甚麽时候结婚的。]沉磊的脸色十分难看。

陈一舟:沈一宇

沉夫人听儿子这麽问,脸上有着害羞的表情。[我们决定下个月结婚,我先带着阿凯回来,爱德华他会晚一点到。]

想起了爱德华,沉夫人的心里就觉得一片的甜蜜。

她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在最绝望的时候认识了爱德华。

是他将她从地狱里拉了出来,否则她现在还在绝望中痛苦的哭泣着。

沉磊想了一下,就知道这个爱德华是谁了。

他是她母亲在疗养院里的主治医生。

他之前也让人查过他的背景,他的背景很单纯。

结过婚,有个儿子,但他跟妻子在十年前离婚了。

原来是妻子外遇。

他的妻子在七年前已经再嫁了。

母亲口中的阿凯,应该是爱德华的儿子凯尔吧。

陈一舟:沈一宇

[你是因为要再婚了,所以才回来的。]沉磊他不在乎他的母亲要不要再婚。

在他的心里,他的母亲跟个路人甲差不多了。

只是因为血缘跟名分的关系,他不能不管她而已。

沉夫人点点头。

[阿磊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前不该那样对你,你也是我的儿子,那时我想的只有手心手背都是肉,再加上那时你弟弟还小,所以我一昧地只站在他那一边,却忘了虽然你那时虽然已经长大了,可是也还是个孩子,也需要我这个母亲的关爱的,是我对不起你。]

沉夫人一脸的坦然。

他母亲会说出这样的话,到让沉磊有些意外。

如果这话不是他母亲当着他的面亲口说的,他还会以为是谁教她的呢。

只是前车之监太过刻骨铭心了,所以现在他母亲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相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