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抗击疫情手抄报上面写的资料哦-啊阿大

两人踩着点到达了练习室门口,苏筝迟疑地停下来,偏头拽了拽陆辰的袖子,“你先进去吧,我过一会再进去。”

陆辰知道她这是想避嫌,毕竟两人之前并不是很熟,只是前后辈的关系,私下也没有联系。她加入社团的时候他已经不常来了。

陆辰偶尔做大型的演出活动才会过来,和大家一起排练。这样想来,好像每次过来的时候苏筝都在,只是没想到,这个每次看到自己都有些羞怯的女孩子还会有这样一面,还真的是,意外之喜呢。

他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可以分开走,你先进去。”

苏筝也没推拒,先进去了练习室。因为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已经布置好了桌椅,苏筝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那边好朋友秦月招手唤她,便走到了旁边的位置坐下。

“月月,差点迟到,吓死我了。”

另一边也是社团里她的熟人,“子澈,你也好早。”

周子澈微微一笑,说了一句什么,这时候控场的同学刚好放了音乐,声音嘈杂,苏筝只看到他开口说了什么,为了听清楚,便倾身靠近了周子澈。

啊哦-啊阿大

陆辰就在这时进入了教室,一眼便看到了苏筝和一个很清秀的男生靠的极近,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几乎是在男生的怀里了。男生专注的看着苏筝,笑得温柔,苏筝不知在讲什么,也是笑靥如花。

陆辰眼底一沉,面上也似结了冰霜一般,散发着不悦。刚才就不该让她自己进来,避嫌就是为了这个?

社长正在核对人员名单,看到陆辰进来,当即放下资料迎了过去。其他人亦十分惊喜。叽叽喳喳的议论开来。

“之前没听说陆学长要来啊,我真的好幸运啊”

“对呀对呀,学长马上要毕业了,现在听说在外面和别人合伙开了自己的律所,一直都很忙呢,可能之后真的很难见到呀。”

陆辰压下心底怒气,平静地和社长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社里今日换届考核,我过来看一眼。你们正常走流程就好,不用管我。”

目光却时不时扫过苏筝,看她也注意到了这边,只是站在那边,和旁边兴奋的女孩子在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陆辰气得咬牙切齿,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指着苏筝旁边问,“我可以坐那边吗?”

他平日待人进退得当,却一直都有些疏离淡漠,如今展眉,当真如清风朗月。社长连连点头,示意在苏筝和周子澈之间加一把椅子。

啊哦-啊阿大

与此同时,苏筝脚下一软,口中溢出一抹呻吟,周子澈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苏苏,你怎么了?”

苏筝为了防止跳蛋掉出来,两腿一直用力,有些酸麻。如今穴里夹着的东西猝不及防开始微微颤动,挤压着已经湿透的小穴,媚肉下意识地吮吸着,她有苦说不出。

正要回答,“只是……啊…嗯……”跳蛋震动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没说出口的话又变成了不堪的呻吟声。

她下意识抬眼看向陆辰,他已经和社长说完了话,正要走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苏筝强压着下面扩散开来的快感,坐下来推开周子澈,“就是胃疼,我…偶尔会这样,不用…担心。”

周子澈关切地看着她,苏筝点了点头,“休息一会就好了。”

“那你有事就叫我,不要强撑。”

啊哦-啊阿大

陆辰已经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坐在苏筝的旁边,装作关心地样子问,“学妹这是怎么了?”

一个小插曲结束,活动按时开始,大家都专心地观看舞蹈,进行评判打分,没人注意到苏筝这边。

苏筝被情欲折磨得眼角有些泛红,气愤地斜瞋他一眼。

她以为的气愤,在陆辰看来却带着万种风情,眸中有潋滟的水光,娇媚勾人,看得他心里发痒。

周子澈以为苏筝太疼了,便替她回答,“陆学长好,苏苏说是胃疼,让她休息一会就好了。”

陆辰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复杂,有玩味,有气愤,有不屑,还有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敌意。

苏苏?叫这么亲密?最终只是点点头,回身看着苏筝,意味不明地说,“哦?是胃疼啊。”只是胃疼两个字在舌尖辗转,被特意加重,苏筝听了,更是脸上发烫。

陆辰若无其事地看着正在跳舞的同学,把开关调到了最高档,余光满意地看到苏筝伏在了桌上。口中断断续续地喘息只有离她最近的自己听得见。

啊哦-啊阿大

苏筝两条腿不住发抖,想敞得更开又想夹紧。她的小腹起伏着,花穴一抽一抽的吐出更多的淫水,内裤湿答答一片。

小穴深处却仿佛被虫蚁啃食一般发痒,还有疯狂渴望被填满的空虚。跳蛋带来的快感让苏筝沉沦,却又远远不够。昨日被压在床上操透的淫靡画面在脑海翻滚,她想要再一次被大肉棒

填满,被揉捏着乳头干到高潮。

陆辰凑近她,借着纸袋的遮挡在她腿心摸了一把,“小骚货这是怎么了,淫水都快流到椅子上了。”

苏筝抬眼茫然又渴望地看着她,脸上布满了情欲的红潮,“学长,求你别这样。”

“别哪样?你不是玩的很开心,下面水流个不停。”

“我……裙子要…被弄湿了啊…嗯…。”

陆辰却不再理她,只是嘴角的笑意表明他心情很好。

啊哦-啊阿大

苏筝十分无助,求而不得的难耐让她快要哭出来。无奈之下,她向秦月说了一声,起身去了卫生间,想要把那个磨人的东西取出来。

她费力地夹紧双腿,走出练习室一放松,花液便顺着大腿流下来,幸好走廊上并没有人,她忙向卫生间走去。

在她之后,陆辰也向社长打了招呼离开了。看到苏筝的背影在拐角一闪而过,他大步跟了上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