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粥记 晚上忍不住和老师做了沈子逢

之荷已经很久没有穿过晚礼服了。

可是沉磊说今晚要带她参加一个宴会,所以需要她盛装打扮。

下午就有工作室的人来帮她梳妆打扮了。

之荷本来就长得美,再盛装打扮后更是美上三分。

她的穿着打扮也不复杂。

一身淡紫色的短礼服,不露肩也不露背,看起来是很保守,但是她的身材好,所以看起来十分的曲线玲珑。

搭配上整套的钻饰,长发则松松的挽了起来,这让她更增添了几许的妩媚。

没有女人可以抵抗的了珠宝华服的,所以女人的衣橱里永远都少一件衣服,珠宝盒里永远少一件首饰,鞋柜里也永远都少一双鞋。

就算是之荷这种没有甚麽慾望的人,也抵抗不了美丽的珠宝华服。

只是她不会像一些女人一样,拿着信用卡疯狂的刷新款的衣服首饰。

而是非常的有节制的,每季买个几套衣服。

食粥记 沈子逢

至于珠宝,光这阵子沉磊送她的就已经够她戴一辈子了。

这样的打扮让沉磊很满意,这是他要将之荷带进公开场合的第一步。

之荷可以不应酬,不参加那些烦人的聚会,但是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他认可的伴侣。

这样以后别人看到她,才会敬着她。

当然举办一场婚礼是最好的方法,可是现在的情况却还是不可行。

只是这些烦心的事,之荷她并不需要知道。

她只要安稳地待在家里等他回家就行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他以前根本就不在乎家这种东西,更没有想过要娶一个女人回家,甚至连孩子他都只想要找几个高智商高学历的女人捐卵子,然后让代理孕母生下几个孩子,他再从中挑一个最优秀的当继承人。

可是有了之荷,有了沉淮后,他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女人不需要多,一个贴心的就好。

儿子也不需要多,一个聪明的就好。

食粥记 沈子逢

而今晚的宴会则是他介绍他女人的日子。

当沉磊带着之荷出席成家的宴会时,感到吃惊的人并不多。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更何况之荷的事也不是秘密。

之荷是救了沉磊的学长的女儿,母亲死后就被沉磊收养了。

可是几年前之荷失踪了,他们也曾听说沉磊再找她。

但现在看来那只是障眼法而已,之荷是被沉磊送出国去生孩子,等孩子大了一点后,沉磊就把他们母子接回来了。

只是他们本来以为之荷是个孤女,但没想到她居然是伍家的女儿。

别看伍家现在一团乱,但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

谁知道伍家老爷子失踪前有没有留下甚麽后手,还有伍家那消失的万贯家财是不是在之荷的手中。

虽然人们的心里感到好奇,但是不会有人笨得当面问。

如果之荷只是沉磊的一个床伴,那麽他们的确可以不把她放在眼里。

食粥记 沈子逢

可是沉磊带着之荷出席成家的宴会,这代表着什麽意义,有脑袋的人都清楚。

所以得罪之荷事小,但是得罪了沉磊,那问题可就大了。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所以当然不会有人干蠢事。

虽然一时之间气氛良好,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

是不是真心的笑容是一回事,但是至少不会有人笨得找砸。

一整个晚上之荷都待在沉磊的身边,脸上都挂着得体的笑容,礼仪更是无懈可及。

眼看宴会就要结束了,大家都可以说拜拜了,要去第二摊的人可以准备了,要回家睡觉的也可以离开了。

主人家也要为聚会写下完美的句点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就是伍之荷,长得也不怎麽样吗?]

这话绝对是违心之论。

如果之荷长得叫不怎麽样的话,那麽眼前的这个女人也只能叫住女人而已。

食粥记 沈子逢

之荷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可以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敌意。

可是她却不认识她。

所以她以为是沉磊以前的风流债。

[白茉你有甚麽事吗?]沉磊的语气虽然有礼,但是却冰冷无比。

他认得白茉。

她是白洋的表妹。

如果白洋是被白家的老夫人给宠坏了。

那麽白茉就是被她的母亲给宠坏了。

白茉的母亲是白家的女儿,年轻时嫁给了一个世交子而妻,可是运气不太好。

结婚没有三年,她的丈夫就去世了。

食粥记 沈子逢

她带着她的嫁妆,跟她丈夫名下的财产就回了娘家。

过了两年又嫁给了一个画家,只是这次的运气也不太好,那个画家再一次出外采景时发生车祸而死。

一连两个丈夫死于意外,就有了白茉的母亲克夫的传言。

后来白茉的母亲就不在嫁了,几年后就生下了个女儿,那就是白茉。

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则没有人知道。

在白茉两岁时,她的母亲就带着她出国去了,一直到她十八岁时才回来。

也许是在国外生活了太久的关系,白茉的个性十分的开放,而白母又宠她。

所以白茉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

她交过的男友两只手绝对数不出来,如果只是交交男友也就算了。

她还天性放荡,2p3p的跟男人或是女人玩性爱游戏,更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

当然沉磊也曾跟白茉打过交道,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白茉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所以他向来不跟她有任何的牵扯。

食粥记 沈子逢

[我来看看杀了我表哥的凶手长得甚麽样啊。]白茉一脸不屑地说。

听白茉这麽说,之荷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

[你再胡说甚麽,你表哥的死跟之荷有甚麽关系。]沉磊搂住了之荷,表情无比的冷漠。

白沫冷笑了一声。[别把我当笨蛋好吗,欧美娜跟我表哥是甚麽样的关系,她怎麽可能会杀了我表哥,更别提杀了我表哥对她更是没有半点好处了。]

虽然白茉口口声声的说别把她当成笨蛋,可是在沉磊的眼中她跟笨蛋是差不多的,否则她又怎麽会笨的当场挑衅他呢。

对没有大脑的人,沉磊向来是懒得浪费口舌的。

所以沉磊只是低下头对他怀里的之荷说:[我们走吧。]

之荷根本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因为她心虚。

毕竟她自己知道,白洋他们三个的确是死在她的手上。

但是她并不后悔。

食粥记 沈子逢

因为如果那一天让他们得逞了,那麽生不如死的就是她了。

白茉见沉磊跟之荷理都不理肯她,火气也爆发出来了。

她已经闷了好几了,从知道白洋的死后,她就想要替他讨个公道了。

可是家里除了外婆外,美个长辈都是不许。

而且居然还有人相信是欧美娜杀了白洋,这只要有脑袋的人就知道是不可能的吗。

在白茉看来,他们那里是不知道,而是因为沉磊势大所以不想要得罪他而已。

毕竟白洋虽然有外婆疼着,可是他也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人。

不像她只要有她母亲在,在白家就没人敢给她脸色看。

白茉挡在沉磊的面前说:[你们不许走。]

沉磊冷冷地看着白茉说:[帮白洋讨公道,是白家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白茉不明白沉磊的意思。

食粥记 沈子逢

在她看来,她是白家人,出面帮白洋讨个公道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讨厌跟笨蛋打交道是有原因的,连他的话都听不懂,这样的人跟她说话根本就是浪费口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