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文女人吃什么调理身体健康从小就有肉的高H_嗨文肉

光阴似箭,转眼之间秋天就过去了,寒假也快要到来。悠执忙着打包行李,准备全部寄回家里去。「我把垃圾拿去丢喔!」悠执对着室内喊到,接着三步并成两步跑下去,去追垃圾车了。

「小雪要回去了吗?」

「是啊,贪狼吵着要回去打猎啊,再晚点回去可能就要下雪了,不太方便。」

「呵呵,雪坊主也会嫌弃白雪?还是因为小贪狼……」

「呵呵,前辈别说了──」雪甫看着一旁的贪狼说道,感觉贪狼已经恼羞成怒地竖起毛发。「是说,前辈要留下来吗?」

前璋站了起来,一脸愉悦地说:「定居。」

「诶──不要擅自决定啦!」只见丢完垃圾的悠执走了进来。

「有何不可?」

养成文从小就有肉的高H_嗨文肉

「是、是也没有什麽不可以的啦。」悠执撇过头,总觉得最近一旦被前璋注视心就会抨抨地跳,脸也微微发烫。

「好了好了,你们好好相处,前辈别欺负人。」雪甫呵呵地说,接着背起一个袋子,虽然袋子不重但马上被贪狼接了过去,雪甫只好无奈笑了笑拿起斗笠木杖。

「老师要回去了啊……」悠执觉得心中彷佛有一股情绪再翻脚,总觉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越来越习惯跟这群妖怪住在一起,雪甫贪狼的离开总觉得有一点点不舍。

「有空会回来的。」雪甫露出一抹笑容。

「恩!」悠执点点头,接着拿给了雪甫一盒东西。「给你做礼物。」他笑着说。

雪甫打开盒子之後,发现里面是一只琉璃海豚,不由得发出惊呼声。

「海豚是老师第一个在冰雕社的作品,我拜托认识的朋友做成雕塑了。」

「谢谢。」雪甫温柔地说道接着戴上斗笠,「我们先走噜。」他接着说。

养成文从小就有肉的高H_嗨文肉

「恩!老师再见。」在雪甫他们走出门的一瞬间,悠执突然觉得有一股暖暖的感觉冲上鼻头,接着眼前就开始泛起泪光,悠执看着关上的房门,久久没有移动视线。

「你啊,」前璋走上前去,用扇子敲了一下他的头,「爱哭鬼。」他短短地说。

「吵死了。」悠执笑着短短回了一句,又哭又笑的感觉很矛盾,「相处久了有感情的好不好。」他接着说。

前璋摸了摸刚刚打悠执的地方,接着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到外面去吧。」他接着说。

「外面?不要啦,我怕老师会看到我在哭。」

「他们已经走很远了──」

「都走了干麽还要出去啦。」悠执现在彷佛变成一个小孩子,抽抽鼻子啜泣说道。

养成文从小就有肉的高H_嗨文肉

「你啊,果然很不会面对分离的场合啊,拿出你原来的乐观吧。」前璋接着一把就把悠执拉起来,直接拖出房门。

「诶──」正当被拉出门的悠执想要抱怨之时,顷刻之间,一朵白色花从空中落下,掉在悠执房门口,此时,悠执突然忘记正在哭泣这件事。

前璋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接着抽出扇子,在空中一撇,半空中顷刻之间浮现出将金黄色的字体:「银花入体不需寻,千回百转如烟云,你问菩提心何处?举凡处处皆人情。」

「什麽意思?」悠执捧起花,一脸疑惑地问前璋。

「呵,那是写给韧松的。」前璋接着把悠执直接圈进怀里,悠执一开始挣扎了一下,但是後来渐渐安定了下来。

就在此时,白色的花朵如同下雪一般飘落下来,淡淡的香气浅而迷人。

「好、好厉害。」悠执简直看傻了眼,不知名的白花彷佛飞雪,飘呀飘地把附近的道路房屋都染白了。

「呵,土地神的礼物。」前璋悠悠地说。

养成文从小就有肉的高H_嗨文肉

前璋把悠执又抱得更紧一点,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浅酒杯给悠执。

「乾杯。」酒杯轻轻地撞击,悠执顷刻之间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彷佛跟前璋坐在一棵开花的大树下赏花,悠执下意识地靠着前璋,也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心又开始抨砰地跳,不过,这次不一样,因为自己彷佛还能听见前璋的心跳声。

前璋打开摺扇,看着面前如大飞雪般的花瓣。

究竟悠执体内的银花还在不在呢?

天晓得,也不重要了。前璋呵呵地笑,接着又酌了满满一杯酒。

我想,依照土地神婆婆的个性,这雪应该会下上一整天吧。

全文完

养成文从小就有肉的高H_嗨文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