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污花茎和花梗区别污被摸

「Do、re、mi、fa……」

「不不不,我已讲过很多次,这个是C,不是do。你知道吗?音乐之中有分为大调、小调,比如说是A大调吧,在A大调中,A音才是do,而C是mi,啊,不,Csharp才是A调的mi,C要升高半度……」

「管他的!我就爱管这叫Do、这是re,什麽CDE音,根本听不明你在说什麽。我连大调和小调都分不清楚,总之歌好听就行了。你明知我是音乐白痴,讲解时就不要用上太艰深的词汇吧,难明死了,你这样教人,日後你的学生都会被你闷得睡着。」

林春这时坐在家里的琴凳上,他旁边的人是陈秋。陈秋这天上他家了,对,这家夥上来是为了做阅读报告的,怎会演变成上钢琴课的呢?

林春忍受陈秋这音痴所制造出来的噪音,扶着发痛的太阳穴,细思着前因後果。现在是七月底,可大部分中七生都未开始温习。如果是往年的林春,必定在暑假的第一天就开始温习,但这时的他破天荒的、一页书也未曾掀过。罪魁祸首不又是身旁的陈秋,还有今天不在场的戴志。

这两个人在先前的十多天都拉他往外面跑,戴志有时抓他和陈秋,还有王秀明和李旭一起打球,大热天下顶着火炉似的太阳、上身脱得精光的打一场球赛,这体验对於林春来说是十分新鲜的。不过他还真是个文弱书生,打了几天球,就熬出了一场小病。

此後,他们有时会到体育馆内打羽毛球。除了打球,这个月内林春又去看陈秋cosplay,看了两次,一次是cos《源氏物语》中的藤壶王妃,一次竟是cos吕雉。吕雉在历史上不是什麽大美人,但在陈秋的演绎下,却有一种张狂骄傲的美,陈秋的眼睛大而上挑,上过浓浓的眼妆後,既有猫眼那种懒劲儿,浓黑却又为之添上杀意。

被强污污被摸

其余的日子,除了林春要学琴和补习的两三天之外,晚上都会上陈秋家度过,虽然陈秋常吵着要他留宿,但林春说什麽也只愿意每星期住一天。

而这一天,陈秋、戴志、李旭和王秀明都上了林春的家,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做中化科阅读报告。是这样的,香港有一种制度叫做SBA,即是抽取学生平时的部分课业的分数,用以算进公开试的分数,大约占公开试分数的十分之一。听起来很重要,对吧?然而,当局却说,SBA的分数虽然理论上会算进公开试分数内,以免「一试定生死」(注一),学生会抱怨说不公平,但是,重点是当局同时又说,在计算总分数时,会根据公开试的分数,再对SBA作出「微调」,然後才计算。

听得头昏脑胀了吗?好吧,说得简单一点:如果SBA分数,也就是你平时的课业分数奇高,可是公开试考砸了,那当局就会将你的SBA分数压低,结果你的总成绩依然低。那代表什麽?那代表公开试成绩才是一切,什麽SBA全都是掩眼大法而已。考评局(注二)似乎将老师学生都当白痴,可是现实总是荒谬的,这种连小小学生都明白是垃圾的SBA制度,竟然实行了几年,并且将会再实行很多年,要老师学生一起花时间精力去做这场「大龙凤」(注三)。

说回正题。林春他们这天要做中化科的阅读报告,正正就是要算入SBA分数内。偏偏这本书十分沉闷,很多人都看不下去,全班几乎只有林春一人说好看,结果戴志他们就吵着要跑上林春家做阅读报告,实际上就是想办一个「抄袭大会」,互相抄抄,粗制滥造的弄个阅读报告出来交差。

然而王秀明来了一会儿後就忽然闹肚子痛,林春问他说要不要吃些保济丸(注四),他又捂着肚子摇头,说不是想上厕所的那种肚痛,李旭见状,便半扶半抱的带王秀明回家,他们自小相识,亦巧合地是邻居。他们两人还未走,戴志就接到陈心的电话,他面色一变,走到厨房以极低的声量跟陈心聊了几句,之後他一出来就说要走,惶恐地说:「惨啦,书kai子,这次惨了!原来我今天约了心哥,但我竟然给他忘掉了,害心哥等了我十分钟。他、他刚才还恐吓我说如果五分钟之内不出现……」

「行了,我老哥都说到这个份上,你还敢赖在这里跟我们说前因後果?赶紧走吧。」陈秋不耐烦地掏掏耳朵,林春则默默地替戴志收拾文具、笔袋之类的东西,戴志便一阵风似的出了去。於是,屋内又只剩下陈秋和林春两人。

陈秋说,其实他并不觉得那本书沉闷,那是阿城的《棋王‧树王‧孩子王》,三篇小说的背景都是文革年代。他之所以上来,只是单纯对林春的家感兴趣而已。林春出奇地问:「有什麽值得你感兴趣?我早就说过我家很小,而且没有游戏……」

「因为我对你有兴趣。」陈秋本来正在打量着林春的书柜,忽尔转过头来对林春一笑。林春一时不好意思,别过脸,有点懊恼地叹气:「本来打算做报告,现在……」他想说现在陈秋又在这儿,但想想看,这样说好似暗示陈秋必定会对他做些什麽似的,是以林春又收住话。可陈秋轻笑出声,似乎猜到林春的言外之意。

被强污污被摸

林春索性离开饭桌,放着桌上一大堆的杂物不收拾,迳自坐在钢琴面前,打开琴盖,放上琴书,然後练起钢琴来。他已经考过八级的钢琴试,日後上到大学就可以出外面教琴,赚些零用。在香港,只要通过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八级钢琴考试,就有资格到琴行做钢琴教师。当然,如果你是在大学读音乐系的学生,那就更容易找到教琴的好差事。

他弹起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林春喜欢沉重的音乐,月光奏鸣曲就是那种会在丧礼上播放的曲子,林春有时想,他死之前一定要叫子孙在他的葬礼上放这曲子。每次弹这首曲,他都想起河流,在无人的夜晚中、默然向前流的河水,尤如生命,每一分一秒都在逝去,逝去之後就不可能再回来。可是,表面上,河流看起来却如静止一般,然而生命不也是这麽一回事吗?纵使人每分每秒都在老去,但是光是一秒过去了,我们的模样也不会有什麽大改变,只有年月的流逝,才有能力在人脸上刻上痕迹。

回神过来,陈秋就已经坐在林春身边,要林春教他弹琴。陈秋以食指用力敲下琴键,短促的琴音重重的响起来,好似小孩子在弹琴。林春笑了,说:「先教你认音吧。这个是middleC,然後D、E、F、G、A、B,再回到C,再循环……」

「为什麽G之後不是H?」

林春眉一挑,不慌不忙地反问:「那为什麽me的串法一定是m和e?为什麽me代表『我』,而不是he代表『我』?」

陈秋白他一眼:「鬼才知道。」

「这就是我要给你的答案。」林春轻笑,陈秋气愤地扯着他的脸颊。结果弹了一会儿,陈秋还是记不住CDEFGAB那几个音,也不知道什麽是sharp和flat,更不明白什麽是小调,他一掌拍下琴键,敲出一阵杂音,然後没好气地说:「钢琴,一点都不好玩,真不明白你为什麽要学。」

「因为现实。」

被强污污被摸

注一:「一试定生死」,「一试」是指「公开试」,意指官方仅用一次公开试来决定学生能否升中六或上大学,是不公正的做法。

注二:考评局,负责公开试事务的官方机构。

注三:「大龙凤」,意指做大戏、做表面工夫。

注四:保济丸,一种专指肚泻的有名成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