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花的放荡同人文谢景行和沈妙H生活 嗯校花

隔天礼拜日雪甫整天待在顶楼没有下来,悠执似乎也安静地在家中疗养,而礼拜一接近凌晨的时候,雪甫快速地在大街及校园附近晃过一遍,确定没有麻烦的妖怪出没。

唉,

我何必为了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人那麽卖命?

雪甫坐在顶楼水塔旁看着一群睡眼惺忪、走路摇摇晃晃的大学生走进校园,无奈地眯起眼睛大大地打着哈欠,不由得感到有点头痛。毕竟,依照雪甫之前逍遥不羁的性格,现在老早就前往下个城市了。

但是,

韧松婆婆似乎又在隐讳些什麽,

大学校花的放荡生活 嗯校花

当然,自己本身也有一种必须留在这里的感觉。

雪甫习惯性地看着雪霸山的方向,要是让讨厌人类的赤知道自己正在做这档蠢事,他一定会爆跳如雷吧,明明活了七百多年,有些事物却依然非常棘手。

雪甫苦笑後把视线移回校园,非常巧地穿着白色的衬衫的悠执正走进校园,他平常上学的样子比起周末显得个外简单朴素,没有太多饰品或者特别抓过的头发,一切简单。也许是因为就读兽医这种时常跟小动物接触的科系,悠执看起来平易近人,但又不失理科男性会有的一股气概,他虽然不是那种会让女性疯狂尖叫的型,但似乎也保留了一定程度的粉丝。

是啊,就连奇怪的妖怪都口水直流了。

雪甫抽出腰间的扇子、眯起水蓝色的眼睛盯着校门口,只见一名穿着破烂西装的中年男子突然却步,他抽动着鼻子,感受到雪甫的气息之後便落荒而逃。雪甫明白那是一只大老鼠,虽然老鼠妖精在城市里不是甚麽稀奇的东西,一般而言顶多把垃圾场翻得乱七八糟的,但为装成人类尾随猎食雪甫是是头一次看见,而且还是在大白天。

啊啊,难不成要设下结界吗?

大学校花的放荡生活 嗯校花

──真麻烦。

雪甫伸个懒腰,一阵风吹来让他的鹅黄发丝抚过自己的脸庞。就在雪甫整理着头发的同时,顿时灵光乍现。他剪下一小搓头发,接着撕去身上白袍的里衬,把头发包在里头之後长长地吹口气,一个看似普通的护身符就这麽诞生了。

雪甫拿护身符,打开楼顶的铁门後变回普通人的样子,他闭起眼睛感应着悠执的位置,接着便三步并成两步地无碍前行,开放式的大学校园就是有这种通行无阻的好处。

不久,雪甫就来到理工大楼,他走到悠执所处的实验室门口,但而实验室里头看起来正在上课。雪甫坐在走廊上的椅子,理科的教室感觉上比较新,联外头的沙发皮都亮晶晶的,空间采光应该有特别设计过,折射进来的阳光不会太亮也不会太暗,透过窗子能看见操场跟再过去一点的游泳池。

#Tobecontinued

大学校花的放荡生活 嗯校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