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轻点,,好痛h蔷薇少女八个人偶图片:嗯学长

──一年之前,仲夏。──

吵架了。

喔不,严格来说其实也没有吵起来,毕竟依自己的个性并不会直接跟赤起冲突,只是……

咚隆、咚隆、咚隆──坐在火车上的雪甫看着手上吃了一半的铁路便当,不禁想起前几年才跟赤一起来买过,当时他就坐在自己对面。没错,赤之前就是坐在自己正对面的位置,一面抱怨为甚麽要待在满是人类臭味的地方,一面抱怨与其坐火车不如使用妖力要快得多。不过,他虽然满口不悦但还是陪自己来了,而且还一口气吃了三个便当,甚至吃到连骨头都不剩。

当然,除了便当之外还有很多事,像是硬是要帮自己拿行李啦、硬是帮自己投明明只有三步远的贩卖机啦、或者硬是帮自己拦公车之类的,虽然赤也是满口抱怨,抱怨为何妖怪要带行李、抱怨妖怪吃垃圾食物、抱怨妖怪为何要搭公车……不过现在想想,那些举动其实也没那麽讨厌,反而有那麽一点点让人会心一笑。

不过,现在这些事都得自己来。

学长,轻点,,好痛h:嗯学长

雪甫搔了搔变成褐色短发的头,乌黑的眼眸望着窗外飞逝的景物。不知道自己一声不响地就跑出来旅行赤会不会生气?虽然跟他交往了四百五十年,但头一次出远门没有跟他报备。我想,他现在一定在山上大发雷霆吧。

雪甫翻着手上杂志的星座专栏,瞥见牡羊座的性格分析时不禁莞尔。

也罢!反正自己在认识他之前就是个游走五湖四海的人,而且能够四处旅行一直是自己多年的梦想。

雪甫三两下吃完铁路便当,接着伸个大大的懒腰,决定把一切都先抛在後头好好让自己沉淀一下,整理好情绪後用心去旅行,也许晃个几圈再回去面对贪狼,一切会比较明朗。再说,火车的稳定度比起十几年前要好很多,不好好享受就真的太浪费了。

「请、请问需要餐点吗?」列车服务小姐推着小餐车经过雪甫身旁。

呵,终於来了,雪甫露出一抹微笑。

学长,轻点,,好痛h:嗯学长

「柠檬汽水跟牛肉乾。」他没有犹豫的就点了这两项零食,接着二话不说就「波!」地一声把汽水打开,吸了一大口後抹抹嘴,彷佛喝完生啤酒般大吐一气,他觉得人类的饮料不管经过多久都一直很有趣;他接着把牛肉乾拆开,全部倒在刚刚从包包抽出的荷叶,不理会旁边是不是否有人正看着,顺势就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玻璃罐子。

他把罐子里的香料漏了一些在手心上,接着眯起眼睛,雪甫原本黑色的双眸瞬间还原成天生的水蓝色,他把手掌靠近唇前,徐徐一吹,只见香料盘旋飞散到肉乾上,呈现出一种很独特、像是火烤过的纹理,雪甫快速地把肉乾包裹好,用细长的食指在荷叶上烙下一个五角星,接着用细麻绳绑了起来,上头还特地留了一个圈好可以提着。

做完伴手礼,雪甫完成荷叶包之後一口气把汽水饮尽,此时车厢的跑马灯映出一排铁路公司预祝旅途愉快的红字,於是雪甫索性背起侧背包、戴上帽子,一手拎着荷叶包伴手礼迈开了他的第一步。

#Tobecontinu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