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们一个啊 好大又硬又深又粗一个来太多了: 嗯学长

  为了验证要见的房东是否与领导推荐的人是同一人,阮春末加了领导推给她的微信名片的微信,敲门砖把自己备注为:房客+自己的电话号码。

  阮春末想,如果对方把自己的地址发给她,就证明两人是同一人。如果对方没有反应,没通过认证或者认证后满是疑问,就代表两个人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大概是盘点时用脑过度导致脑细胞活跃,每次盘完点回家,即使累得要死,阮春末都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美食类的节目说什么都不能看了,晚上七八点钟吃的那些海鲜已经快消化得差不多,再看美食类节目会容易产生饿的感觉。

  睡也睡不着,微信也没等到。

  阮春末点开游戏,决定玩两盘农药。

  她对游戏的瘾不算大,无聊的时候会开两盘,之后便嫌无聊。也因为平时忙,刚开始上分的时候是有点瘾但也是半夜玩两把,有一次她玩着玩着手机拍脸上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自己被举报了。

  距离上次玩游戏真的已经好久,以至于打开游戏要更新将近一个G的流量。好在网速不错,阮春末起身上个厕所洗把脸的功夫,游戏已经更新好,阮春末戳进去,看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段位,白金一,她原来刚上钻石,新赛季更新就掉了一段。

  阮春末的技术其实一般,能自己打到白金,一半的原因是躺赢的缘故。但她也不算坑,和大部分女生一样善于玩法师和辅助,跑位和操作思路清晰,打不过就溜,决不送人头,跟她一起玩过的同事都表示喜欢她在游戏里样子,不像现实生活中那样凡事冲在前面比爷们还爷们。

  游戏好友里还有一个人在线,是她的同事金又。

  金又的技术在企业内排名还不错,非人民币玩家,在阮春末的游戏好友中段位排名第一,曾一度差点上王者,后来被队友坑回钻石。他跟阮春末一个商场,平时话不多,也不娘们唧唧,两个人关系还不错,经常带阮春末上分。

学长你们一个一个来太多了: 嗯学长

  “又哥,不睡?上分?”

  “刚给孩子哄睡,盘完点睡不着,上分。”

  金又的女儿刚刚满月,正是辛苦的时候。金又老婆也是企业内同事,现还在休产假的阶段,平时金又上班,都是她独立带孩子,金又体恤老婆,夜里自己能帮多少帮多少,除了喂奶都争取让老婆多睡一会儿。

  “真辛苦。”

  阮春末感叹。

  “抓紧时间上分吧,一会儿我女儿醒了。”

  于是两人快速组队打排位。

  阮春末挺不喜欢钻石局的其实,因为她玩得好的英雄有限,不是小菜鸡被禁就是小扇子被抢,挺闹心。

  一组五人,除了阮春末和金又,另有一个叫“难凉”,另外两个,一个叫“卿卿”、一个叫“我我”,还各有一颗心的标志,应该是情侣。

  进去选英雄界面,先是双方禁英雄,阮春末这边禁了一个放冷枪的和一个抓不到人的,对面禁了一个控到死的和一个吸血怪。然后双方选英雄,金又先选抢了小菜鸡辅助,之后阮春末选了刺客打野,然后是那对情侣,一个选了小狐狸,一个选了无限回血的肉,最后那人选了个射手,调整阶段金又和阮春末英雄互换,阮春末用小菜鸡辅助。

  倒计时里,卿卿说:“坑就跑,清兵线都行。求别送,演员举报。”

学长你们一个一个来太多了: 嗯学长

  大家一致回答说好。

  开局阮春末先加了2技能眩晕,帮射手打了几下红BUFF,差不多了就跑去清兵线,等发育得差不多了,对方英雄上来打阮春末的小菜鸡,射手远远放了个大,眩晕住了对方英雄,这时候阮春末马上加了1技能补血,之后不到一分钟,两人顺利拿了一个人头、一个助攻,推掉一塔。

  两个陌生人初次配合,还挺默契,全程都没怎么发信号,回城补蓝之后,帮上路推了1塔,射手又帮法师打了蓝BUFF。

  对方眼看要输,开始犯贱,在频道里刷下限。

  “对面小菜鸡奶得可以呀,是不是平时没少躺小鲁班身下奶他啊~”

  “情侣死全家!”

  “卿卿,你这小狐狸昨天晚上挺sao啊~”

  “小鲁班,你老婆今晚借我caocao行吗?我保证让她欲仙欲死。”

  阮春末的游戏名字叫“热血”,热血难凉,很容易被人误会成是情侣。

  尽管两人确实不是情侣,但对面的人怎么回事?情侣碍到你们什么事了?

  阮春末愤怒回怼:“送了十个人头的小辣鸡儿,回家cao你二大爷吧。”

学长你们一个一个来太多了: 嗯学长

  “cao!***”

  对方打了一堆被系统自动屏蔽的脏话,阮春末权当没看见。

  但三个男生不再忍了。

  “请打开语音!”

  “请打开语音!”

  “请打开语音!”

  阮春末玩游戏不喜欢开语音,这几个人似乎也不喜欢开,似乎大家玩得都很好,交流全靠简单的信号。

  此时都让打开语音,阮春末想,还是不要了,肯定全是骂对方的话。

  之后的局面像是一种默契,大家不再推塔,慢条斯理地清理兵线、打野打怪,维持着高高的经济,只要对方那两个喜欢放臭屁的人一露头就五个人一起围着追杀,如此反复几次,那人开始受不了,又是道歉求饶、又是骂队友不给面子不痛快投降。

  游戏里面有一个设置,如果觉得打不过对方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可以点击投降,投票制,五个人至少有四个人同意投降才可以。

  又闹了差不多十分钟,五个人集中推中路,拆水晶,当胜利的标志出现,游戏结束。

学长你们一个一个来太多了: 嗯学长

  大约是产生了什么革命性的友谊,五个人相互加了游戏好友后,相继下线了。

  第二天阮春末六点钟醒来,开始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虽然妈妈还在与她冷战,但该干的活还是得干。八点钟都收拾妥当,阮春末看了眼手机,对方还没回信息,大概真的不是同一个人,阮春末按照之前打过电话的号码又搜索了一次微信,然后又发一次验证信息:房客+手机号码。

  对方依然没回,阮春末百无聊赖,给电话重新定了九点半的闹铃,闭上眼睛开始睡回笼觉。

  窗外阳光渐渐隐去,大雨倾盆而下,阮春末被雷鸣声吵醒,睁开眼睛那一刹那以为自己一觉睡到了晚上。

  按开手机,阮春末发现自己才睡了一个小时不到,有新的微信信息提醒,阮春末点开,发现是房东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

  这人连招呼都不打,甚至自我介绍也没有,直接把所在位置的地图甩给了阮春末,还好没忘记标注一下几单元几零几。

  “记得带好菜再来。”

  这是除了地址之外,唯一的一句话。

  阮春末戳开地图,她决定看在地理位置以及房租价格的面子上,忍一忍,毕竟那房子离她上班的单位是真的近!就是昨天晚上吃饭的食肆所属的小区!阮春末觉得这房子不用看了!直接搬进去就可以了!

  “好的,务必最嫩的牛肉、最鲜的菜。”

  阮春末谄媚地回。

学长你们一个一个来太多了: 嗯学长

  雨还在下,且夹了风。

  阮春末妈妈在卧室里面喊:“阮春末快点把窗户都关上,你是不是傻,下雨刮风不知道关窗户。”

  阮春末本来挺好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默默关好了窗户,洗漱换衣服拿了车钥匙下楼了。

  她本来想等雨小一点再走的,可妈妈喊她关窗户,后面还非得骂她一句傻。

  “哎。”

  阮春末难过地叹了一口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