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 不要理智看待问题就要被喷摸 污被摸

今天是结业礼。林春与一大群领奖生坐在前几排座位,在做着所谓的「领奖训练」。四字听起来是响当当的,实际上只是简单的采排而已。一般的学生此时还待在监狱听班主任讲废话,领奖生则要提早一小时上礼堂,一个接着一个的被老师抓上台,轮着鞠躬、试着领奖,少鞠躬一次也被老师骂。之所以这麽认真,是因为每年的结业礼,那些校监、大人物都会来这里观礼。

有时林春也会想,那些大人物是为了什麽才到处拨款资助建学校的呢?名利双收?不不不,如此猜度,未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每次那些大人物来到,总是自顾自的跟旁边的人寒喧应酬,从来没见过他们跟学生说几句话。

坐在广大礼堂的全体学生,就好像一个布景板,大家为大人物所排的一套戏就是叫「善长人翁光临学校,师生校长感激零涕」,一群老家夥年轻时打江山,到了现在老了,看着底下一个学生如小鸭子般坐着、呱呱叫着,也不免唏嘘。

不过,也有很多人出於一片赤诚去助学的。林春记得,某大电视台入面有一个年老的女演员,她总是做闲角,例如倒垃圾的人、清洁女工之类的,对白也很少有多过十句。可就是这一位女演员将她毕生储下的钱,拿去山区建了两间以她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小学,人老心不老的她还很有精力,正筹措要建第三间学校。那些做一线演员的姐仔小生,不知道有几人会有这样的心思呢?

就林春他们在读的学校,也出了一个专搞山区教育的人物,就是前任校长——徐校长。他离任後,就利用人脉,在山区不同地方搞学校,还屡次跟当地的官僚针锋相对,那老校长大概也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了,还有如此心力,实在令人敬佩。思及此,林春又不免想起那群每年穿着西装、衣着光鲜的大人物。

「喂喂喂!看,那个可怜的小男生就是王秀明他弟啦!」身旁的戴志推了推林春的肩,林春茫然望去台上,看见一个低垂着头、脸也涨到赤红的男生,正站在台中央,被老师将他的头按下去、「指导」他学习领奖礼仪。那男生长得清秀嫩白,羞羞怯怯的,有几分惹人怜的意态。

然後他又被老师推去台侧,叫他再次踏上台板,再试一次鞠躬。这领奖礼仪实在复杂,首先要踏上台,在距离颁发者五步之外先鞠躬一次,走过去与颁奖者握手,接过奖状,後退一步再鞠躬,然後合照,方可下台。

污污的 不要摸 污被摸

戴志一边拍着一腿,一边吃吃地笑,说:「那家夥脑袋不灵光,人又呆,已经做错了三次了,现在要再做第四次!喂喂,王秀明,你要不要上去救助一下你弟,看,好像快要哭的样子,真可怜啊!」

王秀明坐在戴志旁边,他们二人同夺这年的「最佳运动员奖」,林春则拿了个全级第一名,陈秋拿了世史科和经济科第一,而李旭是领袖生长,所以也捞到个「群育奖」,他们五人就坐在同一列。

王秀明竟然也跟戴志一起嘲笑他弟,恨不得他再多NG几次,林春见了那男生的窘态,也不禁微笑,说:「哪有做哥的这样对弟弟的?」

「哼,你有所不知了,我这种哥哥呢,只有在别人欺负我弟时我才会出手,因为只有我才有权欺负他!而且你真是有所不知,欺压弟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脑袋差的人果然只会说谬论,又不见得我哥欺负我呢。我和我哥是属於河水不犯井水型的,我不惹他,他也不会管我。」陈秋也搭一句嘴,一脸鄙夷地望着王秀明,他俩真是「前生捞乱骨头」(注一),一碰到就要吵上几句。

说着,另一个男生慌忙冲到台上,拉着王秀明的弟弟,然後手把手的教他一次,台上的老师骂了那男生几句,问他为什麽冒失的冲上台。那男生面不红气不喘的说:「阿sir,见到兄弟有难,我怎能袖手旁观呢!再讲,你们教了那蠢家伙几次也不成,就让我试一试嘛!」

那男生戴着一副呆板的粗黑框眼镜,身材和王秀明的弟差不多,看来也是中二、三左右,不过说起话来一副机灵相的。这时,李旭说了他这天的第一句话:「那是李颜,戴眼镜那个。他和王秀真在小学就认识了。」

「你弟?」林春挑眉,这样看来,那男生的轮廓和李旭也有几分相似,不过李旭的样子较似宅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那李颜却精明聪慧的,果不其然,李颜教过王秀明的弟——王秀真之後,他就能够做对了。林春一想,这姓王的和姓李的两兄弟也好笑,两方的哥哥和弟弟都是互助关系,也算是缘分。

污污的 不要摸 污被摸

「是啦,」王秀明抢答,他和弟弟给人以相反的感觉,一个极端外向,一个是极端内向,他又以那机关枪似的语速说:「我和李旭是在小学时认识的,到了中学也年年同班,就连座位都很接近,不是坐在前後位就一起坐了,可能因为身高差不多。想不到就连我们的弟弟都很有缘,也是在小学认识、年年同班还几乎次次坐在隔壁,不过阿真那家夥真没用,总是受李颜照顾,哪像我这做哥的,年年将李旭照顾得好好的。」

李旭白他一眼,也不屑附和他,转头林春:「一会儿颁奖礼完了,你有什麽地方去?」

「我?应该和我妈去茶楼饮茶吧,今天我妈也有来,就坐在对面那一排……诺,在那边穿着浅蓝色上衣和黑色四角骨裤的就是我妈。她年年都特地请半天假来结业礼。」其他人顺着林春的方向,引领注目,然後纷纷低呼,一个劲在感叹,原来这是这个女人生了林春这前无古人、後无来者的书kai子,又在猜想要给林春喂食什麽东西,才能养出个这麽会读书的家夥。

林春一阵好笑,不跟他们疯,迳自闭目养神,他昨晚没睡好。忽然听到陈秋在他耳边低说:「真可惜,还想结业礼完了之後,叫你上我家。」

林春趁戴志和李旭、王秀明他们疯,就将声音压得极低,回应陈秋说:「我妈只拿了半天假,但我今晚想待在家。」

隔了一会儿,陈秋再略带失望地说:「那明天呢?」

「……明天我早上过来吧,但你要先起床,我可不想等你梳洗完才去吃早餐。」

「住一晚吧?」陈秋语带哀求。

污污的 不要摸 污被摸

「不知道,但……也许。」林春含糊地说。然後陈秋就没说话了,林春用不着睁开眼,也想像到陈秋此时在偷笑,一定是笑得像只洋洋自得的大白兔,想着想着,没来由的几分笑意也涌上林春心头。

然而,林春真想不到,当结业礼完了之後,他和陈秋一出学校就被林母截住。林春一脸吃惊,说:「你不是说先到茶楼等位吗?」

林母笑了笑,脸上显出慈祥的颜色,没正面回答林春,反而跟陈秋笑笑、点了点头,说:「这个就是有钱同学吗?哎,这名称起来真难听,不过阿春在我面前总是这样叫你的。之前阿春经常上你家闹,真不好意思。」

陈秋倒是应变得很快,在外人面前说话时,他出乎意料的是一副乖孩子的样子,礼貌周到,说得头头是道:「伯母,你别这样说,平常是林春照顾我才对,他常上来做东西给我吃。」

林母又跟陈秋寒暄几句,林春讶异地发现,他俩已互相以「阿姨」、「阿秋」称呼对方,之後林母说:「不过阿春上你那儿吃饭吃过那麽多次,却一元都没给回你,我总是很不好意思。这样吧,让阿姨请你去去饮茶,阿秋,你可赶着回家?」

陈秋不只没有婉拒,更一口答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对了,阿姨,如果林春今晚上我家,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呢?吃惯他做的菜後,外面的东西我一点都吃不下,想来林春能有这麽好的厨艺,还是有赖阿姨你这位良师吧!」

陈秋的眉眼本就俊,现在他有心要讨人欢喜,那笑容也就愈发的好看,恭敬而不显卑屈,同时有大男生的自然与爽朗,逗得林母很欢喜,林母向林春眨眨眼说:「阿姨是没问题,就看阿春是否赏面了。」

污污的 不要摸 污被摸

两个人四只眼望着林春,他一阵不好意思,转过脸避开陈秋渴切的眼神,低低地说:「那麽,妈,我今晚就过陈秋那边吃吧。」林春恨恨地心想,好啊,这陈秋也会打蛇随棍上,这次就……就算是顺顺他意吧。

注一:「前世捞乱骨头」,指两个人没来由的特别看对方不顺眼,同义的俗语有「火星撞地球」、「水沟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